Ian Yang
新车

昨天去提车了,成为北京日均增新车2000辆中的一辆,没什么特别的心情,出行是方便了,但堵车也是挺熬人的。

大众途观,不错的德国车。性价比比本田CRV差点,不过心里开着身心都舒服些。

 

 

iAn @2010/11/2 17:48:24 评论:7


随便说说

虽然身为人父,我还是个“愤青”,自我感觉愤青没什么不好。五四运动时期那是举国愤青。但我与那些上街游行的人有些小区别:我更愿先思考再行动,偏低调而实际的行动。其实如果每个人都如我这般,别的愤青也不必上街游行号召抗日了,没必要对不对?当然,按照中国人对日本的崇拜程度,如果真不必游行了,那可能就是战争年代了。抗日战争时期还有谁上街游行抵制日货去?

所以我说愤青的抗日游行,也是有原因的。

好像是搜狐正在做的调查,93%的人对日本的心态是尊敬。我可以理解尊,但对于敬这一块感到很遗憾。先不说日本到底值不值得中国敬,从现实一面来说,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敬,多少有点甘拜下风的意思,甚至有点我就是不如你的感慨。我相信这93%的大部分人,之所以产生敬,并不是他们感悟自身需要发奋图强并努力赶超,而是他们在感慨日本太强大而自身太无能,根本无法被超越。他们投的这一票,不是在选择日本人能赢,而是选择中国人必输。

何故?还是一盘散沙。总是在自我否定的民族一定有问题,而且是大问题!大中国唱得多嘹亮,中国人还是底子里自卑,注意是自卑,不是谦逊。

我也没投票日本人很可恨。我这人不愿意把恨放心上,那是自残。我很奇怪那个网站只有这么片面的选项,网页编辑估计还是大学应届的吧。如我之前表达的一致:我会用最实际有效的行动表达我的不满,即抵制日货。我不会去特意用心得恨日本人,日货,因为他们很多从硬件来看确实不错,没必要恨更不值得恨。

从心底里我感激那些激昂的愤青,他们做了我当年想做但没做的事情,虽然人难免冲动发烧,但是也希望他们能减少恨,而用更温和的方式,让更多人理解他们,加入他们。以理感人,以德服人,让日本人也看看中国人团结起来能干什么事。如果中国人能做到这一点,那也许有日本人给中国人投93%尊敬的一天。中国人自信心肯定爆棚。

当10多亿人同时以实际行动告诉日本人:钓鱼岛是我们的。效果应该是很明显的。

iAn @2010/10/29 12:18:05 评论:6


随想

1,关于爱国,韩国人,中国人俗称的高丽棒子,在行动力方面绝对比中国人强几倍。一个小国家敢于去和小日本争独岛,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我去过韩国,首尔街道上行驶的汽车,自有品牌的占有率至少在50-70%之间;中国也是如此,不过是被外资控制的合资品牌。。。。

在韩国抵制日货是好汉,中国人喊一句,马上有一帮人说会影响合资品牌就业,是被政夫利用的愤青,是义和团;是只会耍口舌之快的汉奸。同时一般人也会觉得这种人吃饱撑的,把自己过好就是对国家最大的贡献,自己过好了就是国家强大了,还瞎整什么抵制日货?中国人目光短浅之心由此可见一般,一团散沙,也是包括中国足球在内的团体合作项目几乎成为国家耻辱的核心内因。

如果大家觉得我对日本有偏见,说我是狭隘民族主义;我想为自己辩解我不是,因为我觉得相比日本,韩国就是一个很有分量,更值得中国尊敬学习的民族,如果不是韩国的弹丸之地确实不容许他更大的作为,否则我一点都不认为大韩民国这个称谓有何不妥。本人一直反日,但是我从来没有说过韩国坏话,调侃的话是说过一些的,但几乎不含贬低的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反日的不是愤青,但是反韩的倒是有点做秀的意思。


2,我和翁伟做了一个约定,在此公开,截止明年7月1号前,北京四环外五环内房价如果离今年高点跌幅不超过25%,本人捐出5000元给NGO慈善组织,反之由翁伟捐出1000新币。不为别的原因,就是希望各位能看到这篇文章的人,别忘了汶川地震还有几十万受难同胞,希望我们的举动能够提醒已经被社会生活日夜所累的朋友们。本来没必要这么高调,但我想想高调没什么不好,往大里说,这个社会多几个高调的陈光标和冯军,没什么不好的。


3,我已经忘记自己已经有多久没买日本品牌了,实话说我以前也没有强制性得排斥日货,但无意中就发觉自己好些年没碰日货了。今天在此公开声明,未来一年(一年更新一次)我不会在任何情况下主动买日本品牌产品,实在迫不得已买了,必定主动在网络公开道歉。本人的原则是意志自由,期盼但不指望通过此事在网络号召何事和影响何人,别人买不买日货不是我的事,但是鼓励不买国货就别怪我口下不留情了;好比不骂日本强盗抓中国人没关系,但是如果触碰我神经说钓鱼岛不是中国的,那别怪我不留情面。要大张旗鼓得抵制日货是我的新想法,出发点是买个心安,为了南京大屠杀日本的官方道歉,为了掳华民工的赔偿,为了靖国神社里恶灵早日湮灭,为了中国尽快完全占有钓鱼岛等...不用日货,至少心里不窝。日本以前用武力建立起来的大东亚共荣圈没能维持多久,但是通过经济入侵建立的共荣圈却彻底得征服了整个华人世界。而“宽宏大量”,或者说自私自利的中华民族几乎忘记了死难的同胞至今未得到足够的关注和赔偿,30万南京同胞至今死得不明不白,钓鱼岛/东海油气田事件预示着中日未来根本不会是友好邻邦。旧恨新仇,国人还能居危思安?莫非族性本是如此软弱得逃避残酷现实?我不想也不愿承认,但是满大街的日货却很刺眼。

其实,我抵制日货的原则很简单:尽可能让日本经济不从我身边得到好处,除非日本表现出足够让我改观的实际行动。

4,最后说说近期我坚决抵制日货的实践:30万价位SUV有丰田,本田,日产,斯巴鲁(日牌),雷诺和大众可选,从家人喜好和性价比等考虑,日牌应该略优,我的原则是坚决排除日货。这三个月内我应该会提现车,目前的计划是即使别的车加价购买,10年内不会考虑任何日本车,除非日本向中国人表示出足够的尊敬。

不管是否真实,我很欣赏那些说日本车安全性能差的中国人,他们是行动派的纯爷们。但是我不会说,不是我风格而且我没比较过,但我真心得觉得:日本车,目前来说每个牌子都让我感觉恶心。假如有朝一日中日起矛盾,我会很庆幸自己没有为日军弹匣里的一粒子弹做过贡献,而这粒子弹可能会穿过任何一个中国人的胸膛。

iAn @2010/9/13 16:14:24 评论:36


近来

其实距离上一篇博客,不能说是近来了。但日子过得很快,甚至没有时间去思量远近,稍稍停下来回头看看,这过去的一年过得倒也不远。

结婚了,再过四个多月就将身为人父,而今公司也成立了大半年。

近来主要的成就就是这些。一年前我绝对没有上述任何计划,甚至念头。但一年内就这样了,我接受得非常和谐,泰然,这一点本人非常吃惊,其实我适应能力挺强。

最近一直在关注房产,有些话想说在前头。我是希望房价降的,因为眼睁睁看着年初看中13500的房子3,4个月涨到25000,心态极度不平衡。

1,狗屁刚性需求。挺价的都爱拿刚性需求说事,可简单的名词他们偏偏爱混淆。需求和下单买房那是两码子事。谁脑子进水4个月多付一倍的单价去满足“刚性”去?这都是卖房的自己意淫出来的。

我只认可一个真理:我不奢望天上掉我一块馅饼,但谁要是想我从天上扔一块馅饼给他,门也没有。

其实,到底有多刚,真不好说。既然说刚性,就得问谁需要刚性,不基本上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和整天往上爬的小白领们嘛,农民工也想刚,能刚得起来吗?算算这些年轻人的平均收入,即使现在25000掉回13500,又有几分之几能刚得起来。

当然,啃老嘛。除了家里有个领导爹和生意娘,似乎,也啃不动这么刚硬的房价吧?(福利房和内部价除外,太乱)

2,保经济就得保房价。狗屁!这次出台的房贷新政,与其说是保民生,不如说是保Z府。聋子都听说房价有泡沫,一旦泡沫破了,嚎得最惨的估计就是Z府。是的没错就是Z府,这个国家都是Z府的。一个崩溃了的社会经济,对任何统治者都不是好事。

什么保8,银行贷款底线,尽都扯淡。百姓收入不涨,怎么掏钱买房?说到涨收入,不得不提的是:为了降低人力成本(其实就是多找些廉价劳动力),富士康内迁了,这还没看出大部分中国人未来十年的平均工资还会基本维持在改革开放初期水平吗?有人会说,这些人根本就和房价没关系,房价倒退十年估计也轮不到他们做房奴。这话可以说十年,十五年,那25年,30年呢?因为人家也是爹妈养的,他们也不想总是眼馋旁人先富起来,千年等一房,这会让排队的人们很骚动的。

所以,多建廉租房适用房很重要,当然,建起来后给谁用更重要。

有时候,我觉得国家为了社会稳定,应该禁止公开买卖房价,因为如今路边动辄出现500-1000万一套的二手房广告,让那些每月只拿千儿八百的农民工心里如何泛酸。

我一直都认为G产挡是很聪明的。党校,政委不是吃素的,他们这个优良传统的团队应该很明白如何避免自取灭亡,那些整天喊着“打倒XXX”的反动分子基本上可以歇菜了,可能性不会高于国足捧起大力神。

因为所以,G产挡推行了房贷新政,一个先为己后为民的新政。

从13500到25000,这是一个肺活量很大的泡沫,如果这个泡沫继续维持现状,或在这个泡沫上面痛快点再加5000-10000,那我们可以期待华丽的“砰”一声响。原因很简单:继续在这个价位买房的人都是赌徒,如果一个国家的经济是由一群赌徒在操纵,离驾崩是不远了。

假如,真的是我小看了中国人民的致富能力,如果25000真是反映了普通百姓的刚性消费能力,以我对这个国家民生的那点了解,那我相信它在其它方面的泡沫将更为可怕。

其实,我倒不是觉得25000这个数字多么可怕,而是觉得从13500到25000这个过程很有节奏感,有种赌徒亢奋激进的体味,无意投身房价“大跃进”。我觉得了,相信大家都能觉得,这世道,谁比谁傻?涨起来快,跌起来中国人向来跑得也不慢。

3,最近我很看好一个预言:10年内中国经济必定下坡,15年内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彻底停止,甚至倒退;而30年内中国将房满为患。

再来一个任志强式的预言,一年内房价至少跌30%!

iAn @2010/7/14 11:35:40 评论:7


《南京!南京!》观后杂感

今天去电影院看了《南京!南京!》,终于有点东西让我写点什么了。

有点惭愧,我看过的电影,95%以上不是在电影院看的。《南京!南京!》这部片子,我很早就关注了,是我长这么大第一部打定主意要去电影院看的电影。陆川,或者这个片名,都是一个让你走进电影院的完美理由。

其实看电影之前心情是挺沉重的,反倒是看完电影,很欣慰留下的不是心头的重压,更多的,是思考。《南京!南京!》,陆川花了很大心思去拍,在我看来,如果陆川能够更好得处理影片中导演发功的痕迹,这部片子堪称完美。而且我很清楚得感觉到:陆川最期盼的观众是日本人,他也曾经在公开场合多次表达强烈希望在日本上映的愿望,很可惜,目前看来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感觉很震撼,或者视角很特别?要么因为你不怎么了解南京大屠杀,要么就因为你不是日本人。《南京!南京!》最好的演员应该是日本演员中泉英雄,而最佳的观众就是整个大和民族。

为什么?

那我先解答这部影片为什么叫《南京!南京!》,而不是更广为人知的《南京大屠杀》吧。整部影片,涉及“屠杀”二字的内容,估计不会超过10%(陆川说剪辑时再三思量还是删了不少屠杀的片段),更多的是描写了屠杀前(刘烨戏份)和屠杀后(高圆圆戏份)的事件,分别讲述的是屠杀前中国残军的抵抗和屠杀后日军的(奸)淫,仅凭这些内容如果贴上南京大屠杀的标签,显然是对30万南京死难者的不公。所以,片名很巧妙的用了《南京!南京!》这个名字,既不失与南京大屠杀的密切联系,又为影片的情节展开立下了路标。其实,如果拍成《南京大屠杀》,估计我也不会有多大热情去看了,很少有人愿意去看几十年前自己的国人是如何被侵略者屠杀的。提醒一下各位,在日本没有“南京大屠杀”这个名词,只有“南京事件”。电影取个名字叫做《南京大屠杀》,就算日本政府允许上映,也没几个日本人理你。《南京!南京!》,从取名字就花尽了心思,可见制作团队的用心何等之良苦。

《南京!南京》给我一些意料中的意外,但可惜并没有给我多少意料之外的意外,所以影片并没有给我想象中的巨大震撼,但这完全不妨碍我对它的极高评价。整部片子那句“中国不会亡!”是唯一能够给与我极大震撼之处。这句被极尽艺术加工的台词,让我之前做好的心理防备一触即破。也许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和历史积淀,让稍存热血的国人对于亡国二字的刺痛变得极度敏感。如果你是站在中国人的角度来看这部影片,那好吧,唤醒我们对于人性的究解也好,对于战争的反思也好,但从切身的实用主义角度来说,这部电影的“教育意义”又是什么?(别和我说电影只是娱乐,不是政治工具,至少这部电影不是。)“中国不会亡”?事实上,当年的中国花了八年时间都只是证明了“中国还没亡”而已,无法想象如果日本不打珍珠港,不分兵东南亚和南亚,今天的中国是否真能这般庆祝邪不胜正?走出那个讲述历史故事的电影院,你又拿什么来保护中国?一个没有危机感的民族也正是一个脆弱的民族。而人类文明史上,脆弱从来都是生物进化过程中努力淘汰的一链。战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只是未必体现在军事行动上罢了。

再次证明陆川功力的地方是:看完电影完全没有增加我对日本人的恨,我很平静得理解了电影中日军的各种暴行。战争,也许这才是你真正的面目!?陆川最近的一次访谈,他的说话很有意思:"不能同意日本人是魔鬼的说法,说他们是魔鬼,实际上是在为他们的罪行开脱"。这和我一直以来对日本人的看法是非常相近的。犯下南京大屠杀罪行的,不是日本鬼,而是日本人!南京大屠杀和战争行为学,极端人性学之类的理论无绝对关系。解读南京大屠杀,正确的途径是解读日本人。

同时,这部片子也更加坚定了我抵制日货的决心。和看《南京!南京!》无关,我对于日本的厌恶早已到了预定的峰值,不想也不会再努力去突破什么新高;再高,我还没那么愤。我是个实用主义者,我不喜做杀伤力为零的无用功,所以我会选择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且我一直坚信,仅仅自强是无法抵御嗜血的侵略者的,二战时美国和苏联老大哥都用血淋淋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所以,我不会放弃任何抑制日货的机会,即使我所能造成的杀伤力约等于零。这是我表达内心情感的方式,算是对于“南京事件”,“靖国神社”和“钓鱼岛”等名词无声的抗议。这只是我的个人行为,不鼓动他人效仿,不攻击他人的媚日,也不会像韩国人那样动辄斩指抗议,更加从来不敢轻视日本这个固执的邻居。生活中会不会有这样一种人让你心怀恐惧:即使把他打趴了,而且大家都认为他应该被打趴了的时候,你还是很担心他随时再扑上来咬你一口?我个人感觉,日本恰好是这样一种你永远不能放松警惕的人。说句实话,大和民族很优秀,甚至让我羡慕不已,我也欣赏日本的不少东西;做个日本人,感觉应该很不错。可既然我出生在中华民族,就只能,也只会站在“中国不能亡”的立场说话、做事。

说了那么多,可能让人感觉我在宣扬反日。并非如此,如果真是如此,那我就实在辜负陆川导演的一片苦心了。其实导演的目的很明显是奔着消减仇恨,增强了解而去的,而且目的也很成功得达到了。日本影帝中泉英雄能够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出演这部片子,让人敬佩。片中的日本兵角川这个角色,很好得贯穿了南京大屠杀始末,正是他的存在,使战争的血色显得不是绝望得狰狞,也为地狱般的生死之城披上了一缕白色的挽联。不得不说的是,影片最后部分角川的自杀,处理得很耐人寻味。但艺术加工成分过于浓厚,毕竟和1945年天皇宣布战败后日军的自杀人数想比,为南京大屠杀死者赎罪的日本侵略者,实在可以忽略不计。有个网友说得好:“是否有点过于美化侵略者了?”是的,是有点,这也是陆川的良苦用心之一,按照他的话说,就是奔着让电影在日本上映的野心去的。陆川,胸有城府,是个做大事的人。

City of life and death
,英文名取得很好。当影片结尾一个中国士兵和小孩奔奔跳跳得走上他们的生命之路的时候,在他们不愿回头的身后,是三十万亡灵,被困在那沉重的生死之墙之内,角川说了一句话:活着的人比死者更难过。跳出电影幕布之外的现实中,也许只有通过这样的难过,人才能继续活着,生存也显得比死更有价值。

《南京!南京!》想表达的比我所写的深厚得多,我写的是随想,暂时也就想到这些了。关于更深刻的思索,详见各大影评网站,论坛和博客等,分析比我深刻得多独到得多,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这部片,中国人不看,最痛惜的人是你自己;日本人不看,最痛惜的人是陆川。

最后套用陆川的一句话:盼着日本人成群结对来中国谢罪的那一天。

 

iAn @2009/5/1 0:01:28 评论:16


说几句

第一句:谨代表全体博客风风客们对wuvist做“在墙里打了个狗洞”的比喻,表达强烈的不满,保留后续提出精神损失的权力。

 提示:照你的意思,今天我来来回回钻“狗洞”不止三四次了...

 第二句:很高兴看到羊群回羊圈的样子,但似乎好多羊不知道羊圈里有狗洞了...还需多多宣传,建议wuvist多去招揽孤魂野鬼...

第三句:回来了没什么可贡献的。今天看了一个广告,山寨版的周杰伦+恒源祥。谁要是不打算吃夜宵的话,可以尝试挑战人类极限坚持看完它。真诚得奉献给有冒险精神的风客们:

http://news.sina.com.cn/s/2008-09-02/083416216001.shtml

虽然我个人很乐于分享我的痛苦,但我还是有一句忠言:周杰伦fans忌看~~

 说句贴心话,虽然这个广告策划人很有娱乐心态,不过出于人身安全考虑,奉劝他还是保持低调为好。

iAn @2008/9/2 22:16:12 评论:4


今天学了一个新词

首先,谁说我土我和谁急。如果哪个壮士好汉不服气,可以约个时间地点单挑。

耽美,的安耽,摸诶美,合起来念就是耽美。今天有人告诉我的一个新词,不懂中文的看这里:又叫BOY S LOVE

在百度搜索一下,“耽美”有很详细很系统的解释。抓住要义的话,我这个乡巴佬就简单说个中心思想:“60年代以后,耽美这个词逐渐从原意中脱离,变成了漫画中一类派生产物的统称,那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BL」,描写男男爱恋的动漫(小说)作品。 ”

说太多没用,朋友很阴险得直接把视频给我看了。秉着有难同当,我死你也别想苟活的共产主义精神,我也很无私得推荐给大家:

第一部: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Y5NTIzMjg=.html
第二部: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EzNTE5Ng==.html

说实话,欣赏还可以,但很可惜没有打动我。

说完了,大家该遛狗的遛狗,该溜人的溜人,这种非主流文化,就是小心轻放,严防日晒的玩意儿,非日常家居用品,闲人免用。

谴责一下自己,太久没发表博客了。我深深得意识到这是妨碍中国与世界和谐交流的丑陋行为...

iAn @2008/8/26 16:36:43 评论:17


网速还行,放两张泰国照片

在泰国出差中,昨天晚上出去忘了带相机,朋友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挺泰国的。

泰国的综合市场:

主角是我身后的长鼻子家伙,喂他吃甘蔗可把我手黏糊,大象的鼻涕...

iAn @2008/8/10 15:22:07 评论:2


这个~这个博客风就这么半瘫了?

上博客风实在是窝火。博客风的心情永远处于“读取中”的状态,网页的版面被改得很不适合十八岁以上的儿童阅读... 现在的博客风,说不好听点就是个植物体~有没有奥运后解禁的可能性呢?最难受的不是死亡,而是猜度和等待死亡... 寨主,发个话吧,要战略转移,还是第二次反围剿,我跟着你干!以后革命胜利了记得分红就行... 去泰国出差,估计得要一个星期时间左右,很不幸,我等了一年的奥运会开幕式,BOSS一个一分钟的电话就给捏得连粉都没了..~
iAn @2008/8/3 21:35:31 评论:7


捎鸡毛信的来了

作为博客风众多的支持者之一,面对一直无法打开的风页,我突破重围,用了代理,希望用风客们比较和谐的声音来向海外同胞们表达一下沉重的心情,一个字:无语!两个字:很无语! 因网络龟速关系,发言结束。我等一切安好,暂未打砸抢少,勿念。
iAn @2008/7/14 22:59:58 评论:6


  下一页 尾页 (本页为第 1 页 共7页)  
导航
博客风
Ian Yang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网志分类
某年某月某一天(27)
借米糊口(6)
无厘头(11)
有一说一严守一(12)
凉话热说(13)



网志存档
2017年12月
2017年11月
2017年10月
2017年9月
2017年8月
2017年7月
2017年6月
2017年5月
2017年4月
2017年3月
2017年2月
2017年1月
2016年12月
2016年11月
2016年10月
2016年9月
2016年8月
2016年7月
2016年6月
2016年5月
2016年4月
2016年3月
2016年2月
2016年1月
2015年12月
2015年11月
2015年10月
2015年9月
2015年8月
2015年7月
2015年6月
2015年5月
2015年4月
2015年3月
2015年2月
2015年1月
2014年12月
2014年11月
2014年10月
2014年9月
2014年8月
2014年7月
2014年6月
2014年5月
2014年4月
2014年3月
2014年2月
2014年1月
2013年12月
2013年11月
2013年10月
2013年9月
2013年8月
2013年7月
2013年6月
2013年5月
2013年4月
2013年3月
2013年2月
2013年1月
2012年12月
2012年11月
2012年10月
2012年9月
2012年8月
2012年7月
2012年6月
2012年5月
2012年4月
2012年3月
2012年2月
2012年1月
2011年12月
2011年11月
2011年10月
2011年9月
2011年8月
2011年7月
2011年6月
2011年5月
2011年4月
2011年3月
2011年2月
2011年1月
2010年12月
2010年11月
2010年10月
2010年9月
2010年8月
2010年7月
2010年6月
2010年5月
2010年4月
2010年3月
2010年2月
2010年1月
2009年12月
2009年11月
2009年10月
2009年9月
2009年8月
2009年7月
2009年6月
2009年5月
2009年4月
2009年3月
2009年2月
2009年1月
2008年12月
2008年11月
2008年10月
2008年9月
2008年8月
2008年7月
2008年6月
2008年5月
2008年4月
2008年3月
2008年2月
2008年1月
2007年12月
2007年11月
2007年10月
2007年9月
2007年8月
2007年7月
2007年6月
2007年5月
2007年4月
2007年3月
2007年2月
2007年1月
2006年12月
2006年11月
2006年10月
2006年9月
2006年8月
2006年7月
2006年6月
2006年5月
2006年4月
2006年3月
2006年2月
2006年1月
2005年12月
2005年11月
2005年10月
2005年9月
2005年8月
2005年7月
2005年6月
2005年5月
2005年4月
2005年3月
2005年2月
2005年1月
2004年12月
2004年11月
2004年10月
2004年9月



个人链接

RSS 2.0

用户名:
密 码:
 记录我的登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