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笑

《后会无期》观后感-补7月日志
2014年重要马上要过去了,今天翻了翻发现7月27日写了篇日志,但没有发出来。那个时候自己心情已经走出了低谷,并在帮助一个感情陷入困境的老同学,于是就写了这篇。现在趁着2015年到来前,把它发出来吧。

题外话,《后会无期》剧情比较简单,被别人称赞了很多的音乐,我也觉得其实并不如英文版的好听。所以还是贴英文版的歌曲吧。

------------------------------------------------

周六意想之外意料之中的去看了《后会无期》,其实原本早已经计划周五去的,但生命就是由一连串的意外事件组成的。如今这样也很好。后会无期,的确也正是我想对有些人说的话。我一直相信在我生命中出现的人,总是有其到来的意义。他们或多或少,或深或浅的在我身上心上留下了一些印记。相遇总是缘分,何必去问对错、真假、爱恨。连真心都付出了,又何必计较呢。两颗紧紧靠近的心,如果有一天分开了,那么只要其中一颗可以寻找到它的幸福,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吗?当云烟消散,繁华褪去时,留在记忆中的不是痛苦,而是曾经的美好和甜蜜。再多的羁绊,也就让时间化去吧。就像今晚我和一个旧友说的,有时候white lie比真相更加合适,很多时候,人不得不活在谎言中。谎言不是痛苦的开始,谎言被揭穿的时候,才是痛苦的开始。Forgive us our trespasses, as we forgive those who trespass against us. 分别的话语不是每次都有机会都适合说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就此别过,彼此安好,谢谢曾经来过,后会无期。


Nothing to forgive
十二点钟声敲响后,跳舞的精灵就必须从大厅消失。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让风悄悄的吹走一天所有的肢体记忆,一动不动,只是静静地听着Downton Abbey的nothing to forgive一遍遍的播放。这是2011年圣诞特辑的片尾曲,我总能很自然的回想起在片尾,镜头从远拉近雪中的Downton Abbey,那里站着一对两个衣着单薄的可人儿。这个场景依附着我很多回忆。回忆一,勇敢的凌凌。那年冬天我在Christ Church摔扭了脚,最后一刻缺席湖区的旅行而没有认识她,但后来我去剑桥旅行,还是因缘际会的认识了她和M,并一起游玩了,她还好心的借出她的宿舍。就是那次在那里她使我接触到了Downton Abbey,后来我就自己追着看,以至于着迷。之后去北京出差多次,每次去我都会找她,每次去也都能看到M千里迢迢的来看她。她是个勇敢的人,看到她我就感到信心的力量,再过一个月我就能见证她的幸福了!回忆二, François Villon的诗。以前我喜欢的都是William Woodsworth这样人的诗。第一次接触法语诗是在The longest day中的Blessent mon cœur d'une langueur monotone,那时年纪尚小,夹在战争片中的这么一句诗也没有让我有太深感触和太深印象。然后二十年后的这一集里面的Mais où sont les neiges d'antan却让我印象极其深刻,此去经年,当什么都不用再提起,所有深深的怀念都化成一句诗句的时候,那种寥落或是淡然,也让我向往着迷。以至于也变成我下定决心好好学好的原因之一。回忆三,大雪中的石制建筑。我在很多国家很多城市经历过冬月,经历过雪天,我在牛津只经历了两个冬天。在这么多地方中,最令我怀念的依然是在冬夜里傍晚顺着Museum Road踩着积雪回College去的情形。我很喜欢在大雪里走在冰冷的石制建筑间的感觉,两种冷冷的感觉叠加在一起,反而有一种奇妙的温暖。我一直没有参加毕业典礼,也许很多年后,我会特意再去,就是为了参加毕业典礼也是为了再感受下那古老石头建筑在大雪纷飞下的氛围。

过多的回忆是衰老的表现,但这一刻,我心里燃起的更多的是对未来生活的憧憬,未知的未来向我迎来,如今是我第一次看不清未来的走向,但我心里却有种踏实的希望。就像我再次看到大雪中冷冷的石制建筑前的两个衣着单薄的人的画面时,我心里涌起的是温暖的感觉。




腹黑度测试

http://goisu.net/cgi-bin/psychology/psychology.cgi?menu=c045

什么都不说了

 


别了温哥华

突然想起03-04年度时候看的《别了,温哥华》。那个时候很喜欢里面的赵琳,也喜欢它的结尾曲,《逃》。




My hatred is my love

The longer I stay in this land, the more hatred to this land stems from my heart. The people I interacted with, the services I encountered, the food I had and even the air I breathed, literally, made me suffered as if I was in a prison. Actually, to me, this two years period is a prison.

The people I interacted with performed a play full of lies, cheatings, and double-dealings. Even those who had so-called good education still act like a charlatan to me. Though they thought they camouflaged their purpose well, their clumsy actings only reflected how stupid and naive they were.

The services I encountered, from banking, telecom, health service to airon service, only has one purpose -- squeeze more money from your pocket while don't care about service quality and customers' feeling at all.  All these abnormal behavours become routines here as if these services don't want any returning customers.

I have to made some amendment that I still see few tasteful and marvellous food occasionally, but spicy food is way too far popular here. I can only think, based on my conspiracy theory, that those who cooked the food, who I don't want to use the chef to describe, want to cover some tangy taste from the food.

For the air, I think the phrase Beijing Cough is the perfect foot note.

When I say "your fxxking mainlanders", I am fully aware that I am one of them. Yet I still have some expectations for this land even though many aspects in this land are much lower than my bottom line. Secretly I might still care now, but if one day when I stop cursing this land and mainlanders, it's the time that I totally give up.


  (本页为第 1 页 共1页)  

导航

博客风
三笑首页
联系

网志介绍


微笑

个人链接

网志分类

吐槽(5)

网志存档

2017年8月
2017年7月
2017年6月
2017年5月
2017年4月
2017年3月
2017年2月
2017年1月
2016年12月
2016年11月
2016年10月
2016年9月
2016年8月
2016年7月
2016年6月
2016年5月
2016年4月
2016年3月
2016年2月
2016年1月
2015年12月
2015年11月
2015年10月
2015年9月
2015年8月
2015年7月
2015年6月
2015年5月
2015年4月
2015年3月
2015年2月
2015年1月
2014年12月
2014年11月
2014年10月
2014年9月
2014年8月
2014年7月
2014年6月
2014年5月
2014年4月
2014年3月
2014年2月
2014年1月
2013年12月
2013年11月
2013年10月
2013年9月
2013年8月
2013年7月
2013年6月

累计浏览:40227
RSS 2.0

用户名:
密 码:
 记录我的登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