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研究】2017年《中国教育报》12次扬言:熊丙奇不是“教育学者

2017年《中国教育报》12次扬言:熊丙奇不是“教育学者”

 

【仅供新闻媒体从业人员讨论研究参考,初稿,待充实修改】

 

《百度百科》解释,学者,属于社会学概念,有广义、狭义之区分。广义的学者:系指具有一定专业技能、学识水平、创造能力,能在相关领域表达思想、提出见解、引领社会文化潮流的人。狭义学者”“者,觉也《说文解字》,系指通过学问觉悟之人,即专门从事某种学术体系研究而通达智慧的人。学者包括:思想家、哲学家、法学家、文学家、史学家、科学家和各类文化的理论或学术专家。

学者,属于社会学概念,有广义、狭义之区分。有歧义的概念,内涵不够精准。歧路亡羊。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百度百科》介绍,中国教育报刊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直属的新闻出版机构。现编辑出版两报四刊:《中国教育报》、《人民教育》杂志、《中国高等教育》杂志、《神州学人》杂志、《中国民族教育》杂志、《中国教师报》,创办了中国教育报网站、神州学人网站和中国教师报网站。

2016年10月21日,教育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沈晓明到中国教育报刊社调研,看望慰问编辑记者

中国教育报刊社党委书记、社长李曜升

中国教育报刊社总编辑、副社长翟博

中国教育报刊社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连保军

 

《百度百科》介绍,《中国教育报》是教育部主办的以教育新闻为主的全国性日报。是国内惟一一份国家级的,面向全国教育界的教育日报,是迄今为止中国最具权威和最有影响力的教育新闻媒体。

2011年8月11日,教育部人事司司长管培俊在中国教育报刊社中层及以上干部会上宣布教育部任免通知,2011年7月19日决定,任命翟博为《中国教育报》总编辑兼中国教育报刊社副社长。中纪委驻教育部纪检组长、党组成员王立英在会上做了重要讲话。她指出,教育部党组认为翟博同志是担任《中国教育报》总编辑的合适人选,相信他一定能秉承政治家办报,教育家办报的宗旨,把《中国教育报》办得更好。

2014年8月25日,《教育部关于翟博等职务任免的通知》(教任[2014]61号):经2014年7月22日部党组会研究决定:翟博任中国教育报刊社总编辑,免去其担任的《中国教育报》总编辑职务;李功毅、陈志伟任中国教育报刊社副总编辑,免去其担任的《中国教育报》副总编辑职务。 

《中国教育报》党总支书记、副总编辑张显峰

《中国教育报》副总编辑张圣华

《中国教育报》编委、总编室主任蔡继乐

《中国教育报》总编室副主任黄蔚

《中国教育报》首席评论员、编辑记者张树伟

 

《中国教育报》副总编辑张显峰的答案是:改版,就是求生。2015年《中国教育报》改版的核心词是改文风,而2016年则是专业性

 

中国教育报编辑部目前在职人员名单(拼音排序)

B 白 弋 鲍效农  C 蔡继乐 曹金敏 柴 葳 常 晶 陈宝泉 陈志伟 陈中原 储召生  D 丁京红 杜 悦  F 樊世刚 冯 华  G 高海涛

 

或许是受媒体吹捧的启发和诱导,2015年4月1日,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在《齐鲁晚报》发表广告:《我是熊丙奇,是一名教育学者。》

http://epaper.qlwb.com.cn/qlwb/content/20150104/ArticelB04005FM.htm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留下了自我标榜自吹自擂的“自白书”。为茶余饭后提供了谈资笑料。

目前,中国大陆自称教育学者的或许只有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一人。绝无仅有,史无前例。不说是恬不知耻厚颜无耻吧。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自称教育学者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名垂青史还是遗臭万年?都做不到。

《中国教育报》属于媒体,不是学术期刊。在《中国教育报》发表言论,一般不涉及学术价值。教育专家一般不在《中国教育报》发表言论。经常在《中国教育报》发表言论通常不是教育专家。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如果听到别人称自己教育学者,或许手舞足蹈,飘飘欲仙,得意忘形。

吹捧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媒体,或许责无旁贷,罪孽深重。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110月到2017420日,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利用《中国教育报》发表言论159篇。

 

《中国教育报》至少159次声明: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不配“教育学者”的称谓。

《中国教育报》从未承认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是“教育学者”。

熊丙奇不过是以出售议论文稿为生的自由撰稿人罢了。披着没有任何行政级别的民办非营利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的乞丐服,一副可怜巴巴的囧相。

2016年以来,《中国教育报》至少43次宣示: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不是教育学者。按平均每篇稿酬250元计算,2016年《中国教育报》发给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稿酬万余元,好比廉价雇佣了一个“编外”打工仔。好比施舍给乞丐一碗剩饭菜。

2017年.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不得不继续出售文稿,换点稿酬,充饥饱腹。打肿脸充胖子。

例举如下:(暂举12例)

第1例

2017年1月6日,《中国教育报》《教育思考:校长摘官帽 你怎么看?》(熊丙奇)《学校内部治理改革须跟上》:(作者熊丙奇,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http://guancha.gmw.cn/2017-01/06/content_23418470.htm

第2例

2017年2月14日,《中国教育报》(熊丙奇)《问责违规组织实习不能轻描淡写》:(作者熊丙奇,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17-02/14/content_472267.htm?div=-1

第3例

2017年2月17日,《中国教育报》(熊丙奇)《应对师资困境地方政府要出钱》: (作者:熊丙奇,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17-02/17/content_472486.htm?div=-1

第4例

2017年3月5日,《中国教育报》(熊丙奇)《读经班与私塾需纳入法律框架》:(作者熊丙奇,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http://www.jyb.cn/zgjyb/201703/t20170305_468957.html

第5例

2017年3月7日,《中国教育报》《传统文化教育如何从》(熊丙奇)《社会齐发力 文化深扎根》:熊丙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http://www.cssn.cn/jyx/jyx_jyqy/201703/t20170307_3442859.shtml

第6例

2017年3月15日,《中国教育报》(熊丙奇)《民办校招生掐尖伤害教育均衡》:(作者熊丙奇,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17-03/15/content_474075.htm?div=-1

第7例

2017年3月31日,《中国教育报》(熊丙奇) 《学生身心健康应是教改题中之义》:(作者熊丙奇,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17-03/31/content_475332.htm?div=-1

第8例

2017年4月6日,《中国教育报》(熊丙奇)《破坏教育生态的恰是升学政绩观》:(作者熊丙奇,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17-04/06/content_475844.htm?div=-1

第9例

2017年4月11日,《中国教育报》(熊丙奇)《按大类招生还需更多配套改革》:(作者:熊丙奇,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17-04/11/content_476173.htm?div=-1

第10例

2017年4月12日,《中国教育报》(熊丙奇)《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时代的必然要求》:(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http://www.cssn.cn/jyx/jyx_zcyd/201704/t20170412_3483775.shtml

第11例

2017年4月18日,《中国教育报》(熊丙奇)《学区房降温关键靠均衡力度》:(作者熊丙奇,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http://www.cssn.cn/jyx/jyx_kspx/201704/t20170418_3489553.shtml

第12例

2017年4月20日,《中国教育报》(熊丙奇)《纾解入园贵须用普惠药方》:(作者熊丙奇,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http://www.cssn.cn/jyx/jyx_kspx/201704/t20170420_3492660.shtml

 

读完以上文字,给读者的初步印象是:《中国教育报》2016年至少43次向全国宣告: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不是教育学者

《中国教育报》2017年至少10次向全国宣告: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不是教育学者

2016年以来《中国教育报》发表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评论文章后缀(熊丙奇 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而不是后缀(熊丙奇 作者系教育学者)。可以理解为,目前为止,《中国教育报》仍然不承认熊丙奇是教育学者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在《中国教育报》发表的言论,每一篇都平庸无奇。放在一起稀松巴懈,怎么看,也达不到专家水准。个别编辑手下留情,不当垃圾处理就不错了。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披着没有任何行政级别的民办非营利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乞丐服,属于屌丝阶层,难免社会地位极低,被轻视蔑视。

《中国教育报》过多发表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言论,人们或许逐渐把《中国教育报》当“下三滥”垃圾看待。

2014年12月26日,新浪网熊丙奇的博客【《我不是教授,连教师也不是》补记】:再旧事重提,且补记上最近几年自己的身份变化,还是希望还原自己的真实,媒体不要再称我是某大学的教授,我已经在这所学校的很边缘地带了,而且职称本来就不是教授;提某大学的编审也不必,因为我也已经离开以前的工作岗位,虽然还有这一职称;如果要用单位身份,就用21世纪教育研究院研究人员,连副院长也不必提——这不是什么官位,因为21世纪教育研究院本就没有任何级别——如果不用单位身份,就用教育研究者或者多年关注中国教育者吧。最好,就用我单独的姓名,如同10年前,我希望的那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cf47710102vcnh.html

读完以上文字,给读者的初步印象是: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在媒体发表言论,后缀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是熊丙奇健忘或是熊丙奇不诚实守信。

难道是媒体编辑记者把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强加给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吗?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脱掉“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的乞丐服,给读者的初步印象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难掩羞涩。

《中国教育报》根据什么认定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作者:熊丙奇,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呢?不得而知。一团浆糊。(恐怕连大萝卜刻的公章开具的介绍信也没有,寒酸?寒碜?磕碜?)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以民办非营利社会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的名义身份利用媒体发表的言论,应当引起注意和警惕。

需要说明的是:

第一、21世纪教育研究院是民办非营利社会组织,没有任何行政级别,不具有官方权威。马尾巴拴豆腐,提不起来。能不提,就尽量不要提起了。

第二、民办非营利社会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不是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的指挥部或设计院。媒体采访教育事务,应当首选国家教育行政机关和公办教育科研机构,而不是民办非营利社会组织。

第三、民办非营利社会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不是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的总指挥或总设计师。

第四、主流媒体是御用喉舌,不是民办非营利社会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舆论平台和发号施令的工具。

第五、主流媒体应当做到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绝对不可以把话语权拱手交给民办非营利社会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及其代表人物。

第六、个别媒体(包括早报、晨报、时报、晚报等等)不要拿着民办非营利社会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鸡毛当令箭,肆意挑战执政党和政府的权威。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提供给媒体的文章把西方发达国家的教育制度说得天花乱坠,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制度说得一无是处一团漆黑,进而提出按照西方发达国家的价值观全盘西化中国教育,无事生非,小题大做,诟病行政治校,侈谈民主决策,仿佛要搞教育政变取而代之。蚍蜉撼树,螳臂当车。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提供给媒体的文章有时主题不明确,概念不确切,事实不准确,观点不正确。

媒体人都喜欢以挑毛病的眼光来看待问题?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多年种刺栽棘吐槽跋扈,该收获什么呢?理所当然,不言而喻。

主流媒体发表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不当言论或许得不偿失。

全国主流媒体从业人员发表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言论应当审慎,以免损害媒体的可信度和公信力。以免误导公众舆论导向。

 

以上内容,约****字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中国互联网协会 京ICP备05006316号-2 互联网真实身份认证平台*认证码:10005616

动态IP:亚太地区43.224.213.100  中国106.39.248.100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年过花甲不知天命。老朽愚钝幼稚可笑。独特方式报效国家。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常引用网络文字资料,发表文章不是为了得稿酬,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112583
shangjiang @ 2017/4/21 6:11:38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教育研究

 请发表评论

  名字:
  主页: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