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研究】上海狂人屌丝熊丙奇叫板相声演员郭德纲自讨没趣

上海狂人屌丝熊丙奇叫板相声演员郭德纲自讨没趣

 

【仅供新闻媒体从业人员讨论研究参考,初稿,待充实修改】

 

2006年6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锦涛签发《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二号:《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于2006年6月29日修订通过,现将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公布,自2006年9月1日起施行。第二条 国家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制度。 义务教育是国家统一实施的所有适龄儿童、少年必须接受的教育,是国家必须予以保障的公益性事业。第十一条 凡年满六周岁的儿童,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送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条件不具备的地区的儿童,可以推迟到七周岁。 第十四条 禁止用人单位招用应当接受义务教育的适龄儿童、少年。 根据国家有关规定经批准招收适龄儿童、少年进行文艺、体育等专业训练的社会组织,应当保证所招收的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自行实施义务教育的,应当经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批准。

2011年6月23日,《东方早报》(熊丙奇)《郭德纲涉嫌违反义务教育法》:这几天,经媒体确认,知名相声演员郭德纲的儿子郭麒麟已正式辍学,跟着到郭德纲本人创建的德云社开始混江湖。对于郭德纲的儿子放弃中考,辍学学相声,不少舆论予以支持,认为成才的道路绝非仅靠考高中、上大学一条路,小郭今后完全有可能超越老郭,甚至拿出韩寒来做比较。确实,如果郭德纲的孩子在初中毕业之后,放弃中考,而选择子承父业学相声,这可以视为别开门路的成才方式,也可与韩寒比较。然而,初中未毕业即辍学学相声,却和初中毕业之后学相声,以及韩寒高中阶段退学是完全不同的性质。初中毕业之后的教育,属于非义务教育,公民个体有选择的自由,而初中阶段的教育,却属于义务教育,在现阶段,上学接受义务教育,是公民的强制性义务。我国《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适龄儿童、少年的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依法保证其按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同时规定: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和乡镇人民政府组织和督促适龄儿童、少年入学,帮助解决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困难,采取措施防止适龄儿童、少年辍学。郭德纲的儿子初中未毕业而辍学,涉嫌违反《义务教育法》,非但不值得赞美,还应对监护人问责。舆论不分是非的赞美,让《义务教育法》很不堪。有人说,现在初中生辍学十分普遍,不值得对郭德纲儿子辍学大惊小怪。在我国一些地方,确实存在大量初中阶段辍学问题,但这不表明这一行为是合法的,而是暴露出《义务教育法》执法力度不够的严重问题,需要我国各级政府主管教育的部门加以重视,并出台措施解决。如果初中生辍学比例增大,而这些辍学的学生不再接受教育,那么,我国将出现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26.2%,同时受教育年限低的人口比例也大幅增加的困境,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将成为新的社会难题。郭德纲这样的名人应当在遵纪守法方面,起表率作用。另外,出于对当前教育的不满,辍学者往往被视为反抗现行教育体制的先锋。也有人探讨放弃学校教育,进行学校之外的家庭教育,近年来私塾在各地兴起,就是由于这一原因。如果辍学者是为了接受自己更感兴趣、更适合的教育,这种探讨并非没有意义。在美国,在家教育就开展得轰轰烈烈,好些家庭选择让孩子在家完成义务教育。但是,在我国,在家教育在目前的法律中并未被允许,因此,选择在家教育与现行《义务教育法》抵触。而就是在家教育,也不是可自顾自,可以没有质量要求,不接受监督。拿美国来说,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为规范全国的在家教育,美国全国州教育委员会协会提出建议,各州应为家庭教学建立标准,诸如家长应有教师资格证书,应采用认可的教材,应重视学生在基本学科的表现,各州应要求家长定期向学校官员汇报学生进步情况,以保证家长能胜任教学。所以,对于我国初中生辍学,在学校外接受教育也罢,参加工作也罢,目前都应视为违反《义务教育法》。而针对家庭和受教育者的多元教育需求,我国应该重视探索在家教育模式,有必要启动《义务教育法》的修订,给在家教育以生长空间。在这种情形下,如果家庭有条件保障自己的孩子能受到达到义务教育标准的教育,则完全可以让他们选择学校教育之外的求学方式。(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http://news.ifeng.com/opinion/society/detail_2011_06/23/7197949_0.shtml

2011年6月24日,新浪网狼头长啸《又拿郭德纲炒冷饭》 昨天我才发表了《见谁不爽就灭谁》一文,而且文中谈到不久前有人看深受群众喜爱的相声艺人郭德纲走红,心中很是不爽,就搬出三俗这条钢鞭来想要掉郭德纲,却没料到,许多知名人士挺身而出反对封杀郭德纲。事有凑巧,今天居然在凤凰网上又读到一篇署名熊丙奇撰写的《郭德纲涉嫌违反义务教育法》博文。不同的是,这回熊丙奇不仅要用犯法来试图那见之不爽郭德纲,而且在文尾还特意用括号(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这种类似广告词的自我介绍来虚张声势,似乎不亮出他这职务,就没法吓唬住我们这些幸存于21世纪的网民;另外的潜意思,分明是在炫他那顶网民眼中不屑一顾的官帽子;但更明显的用意,恐怕还是想把大腕艺人郭德纲当作冷饭来炒,并借此炒热不为人知、名气冷落的自已。熊丙奇在文中说:这几天,经媒体确认,知名相声演员郭德纲的儿子郭麒麟已正式辍学,跟着到郭德纲本人创建的德云社开始混江湖。对于郭德纲的儿子放弃中考,辍学学相声,不少舆论予以支持,认为成才的道路绝非仅靠考高中、上大学一条路,小郭今后完全有可能超越老郭,甚至拿出韩寒来做比较。熊丙奇接着开始挥舞政治大棒、乱扣政治帽子:我国《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适龄儿童、少年的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依法保证其按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同时规定: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和乡镇人民政府组织和督促适龄儿童、少年入学,帮助解决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困难,采取措施防止适龄儿童、少年辍学。郭德纲的儿子初中未毕业而辍学,涉嫌违反《义务教育法》,非但不值得赞美,还应对监护人问责。舆论不分是非的赞美,让《义务教育法》很不堪。这个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何须你21世纪的副院长来研究教育?众多网民对熊丙奇的炒冷饭行为,嗤之以鼻,狂拍砖头。是的,网友们的砖头拍的好:有网友指出,在小郭开始觉得我们现在的教育已经味同嚼蜡时,可爱的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却拿义务教育的政治高帽来扣老郭,这是什么道理?你做不出一手好菜还强按牛头,让人家一吃到底?你们这些专家的研究,也太本未倒置了!拿这个炒作,恶心。咋不见副院长你过问一下许多童星——影视的,体育的,黑煤窑里的,路边卖花的为啥辍学呢?有网友嘲讽说,这简直是无聊的饭后茶资!人家小郭自愿不上的,又不是老郭强迫的!人家老郭没有剥夺儿子受教育的权利吧,人家就是要自己教育儿子成材就犯法了吗?你熊丙奇有空了,请先去管管那些想上而又上不起学的孩子吧,别张口闭口的讲什么义务教育。我们真的有义务教育吗?在中国最缺德的行业首当其冲就是你这教育行业!上大学又怎么了?学铁路的毕业就业金融,学建筑的就业软件,还不如专学一门技艺谋生靠谱。 有网友发脾气了:马马的!农村那么多孩子早就上不起学了,你怎么不去管?跑网上来瞎炒作!你这么狠损的扣政治大帽子说老郭违法了,那么,拜托你去把山区成千上万上不起学孩子的家长们全都抓起来吧。有网友分析指出,首先来讲,你熊丙奇是在无事生非混稿费;其次你熊丙奇指责说小郭弃学学技术,最终一代比一代没素质,其实说别人没素质的人,他们大都自己才真没有素质。好吧,你义务教育,然后收取高额费用,还立法不许别人不上......觉得中又拿郭德纲炒冷饭国离收取空气使用费都不远了。瞧瞧现在的初中教育,多少无辜的孩子流离失学;再看看现在的大学毕业生,毕业三年都找不到正式工作。人家老郭家孩子不缺钱,但还要走自己创业的道路,错在哪里了?你完全是在吹毛求疵!你有时间多去做点正事,最没劲就是你这种人。

http://control.blog.sina.com.cn/myblog/htmlsource/blog_notopen.php?uid=1634823061&version=7&x

2011年6月25日,新浪网廖胜林的博客《郭德纲的儿子辍学违不违法》:根据媒体报道,德纲的儿子郭麒麟已正式辍学,放弃中考,到郭德纲创建的德云社开始学习相声。对此教育学专家熊丙奇副教授在媒体发表文章称,郭德纲儿子辍学涉嫌违反《义务教育法》。郭德纲的儿子放弃中考,辍学从艺,是否违法,我试着做个分析。首先分析主体。是郭德纲的儿子主动辍学还是郭德纲强制自己的儿子辍学或者是学校强制孩子辍学。其次,分析行为,是主动辍学,还是迫于压力放弃学业;是主动放弃上学还是放弃考试;是主动放弃考试还是迫于压力放弃考试。再次,分析法律依据。根据《宪法》第十九条规定:国家发展社会主义的教育事业,提高全国人民的科学文化水平。”“国家举办各种学校,普及初等义务教育,发展中等教育、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并且发展学前教育。”“国家发展各种教育设施,扫除文盲,对工人、农民、国家工作人员和其他劳动者进行政治、文化、科学、技术、业务的教育,鼓励自学成才。第四十六条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根据《义务教育法》第二条规定:义务教育是国家统一实施的所有适龄儿童、少年必须接受的教育,是国家必须予以保障的公益性事业。”“国家建立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保证义务教育制度实施。第四条规定,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适龄儿童、少年,不分性别、民族、种族、家庭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并履行接受义务教育的义务。第五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履行本法规定的各项职责,保障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适龄儿童、少年的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依法保证其按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依法实施义务教育的学校应当按照规定标准完成教育教学任务,保证教育教学质量。”“社会组织和个人应当为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创造良好的环境。 从法律角度而言,首先,《宪法》和《义务教育法》都不是强行法。《义务教育法》规定的较为严格的义务主体有:国家、各级政府、教育部门、学校、家长。而适龄儿童、少年,虽有接受义务教育的义务,但更多的是作为保障对象,他们更多的是享受权利的主体而非义务的承担者。至于《义务教育法》的强制性规定,应当理解为管理性规定,而非效力性规定。因此,一字不落的抠字眼断定郭德纲的儿子辍学行为违法,根本没有法律依据。同时,适龄儿童有享受义务教育的权利,从权利角度而言,是权利,作为权利的主体就有相应的处分权,放弃学业是对自己的义务教育权的处分行为,何来违法一说!退一步说,《宪法》第十九条有明文规定,国家鼓励自学成才。即便郭德纲的儿子放弃所有义务教育阶段的学业,跟着父亲学习相声,准备子承父业,这也是法律鼓励的行为。国家为义务教育立法,强调的是国家的义务,是为了提高整体的教育水平和人口素质,而有人认为所有人应当本本分分地全程接受义务教育,通过义务教育走向成才之路,或者进一步认为,只有接受义务教育,才能成才。这是完全曲解了上述两部法律的立法目的的错误观念和狭隘想法。当然不排除极个别人,为了哗众取宠吸引眼球而故意制造话题,至于法律的规定,他根本就没有认真地看过、研究过,完全是信口开河!某些专家信口说话时除了没有研究法律,也根本就没有认真地分析过郭德纲儿子的行为的性质。现在中考正在进行,从这一点来看,郭德纲的儿子放弃的应当是中考,而非义务教育范围内的初中阶段的学业。中考不是义务教育范围,中考成绩也不是个人义务教育成果的检验标准,至少不是关键标准,考试只是通向升学的一次机会。郭德纲的儿子放弃中考,并非没有完成义务教育,而仅仅是放弃了升学机会,至多拿不到初中毕业证。这个机会是郭德纲儿子的权利,他放弃了,是他个人的选择。用不着他人痛心疾首的为他惋惜。从现有的信息来看,郭德纲的儿子没有违法,郭德纲同志也没有违法。他的行为也不会引起多米若骨牌的连锁效应,因为,除了他和他的兄弟姐妹(如果有的话)以外,没有人的爹是郭德纲。小郭放弃了中考的后果,至多是这个社会多了一个不上高中的孩子。但是我们可以善良地期待,他将成为一个优秀的相声演员,娱人娱己,有何不可!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a446260100t630.html

2011年6月27日,深圳新闻网(王传涛)《郭德纲的儿子辍学到底该不该算违法?》:近几日,经媒体确认,知名相声演员郭德纲的儿子郭麒麟已正式辍学,跟着到郭德纲本人创建的德云社开始混江湖。对于郭德纲的儿子放弃中考,辍学学相声,不少舆论予以支持,认为成才的道路绝非仅靠考高中、上大学一条路,小郭今后完全有可能超越老郭。对此教育学专家熊丙奇副教授在媒体刊文称,郭德纲儿子辍学涉嫌违反《义务教育法》。郭德纲是个话题人物。他的一举一动,很容易成为社会的焦点。只要是焦点,就会引来争议——郭德纲儿子辍学一事,在意料之中招来了许多反对之声。但是,有理说理不等于有冤报冤,不是郭德纲做的所有事情都要加以批判,更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拿着违法违纪的大帽子往上扣。郭德纲儿子辍学,只是一个社会人、一个有责任心的父亲为儿子选择了一条更适合他自己的路,与违反《义务教育法》何干?《义务教育法》在本质上不是一部强制法,而是一部保障法。这一点,通过义务二字就能看得出。《义务教育法》第二条规定义务教育是国家必须予以保障的公益性事业国家建立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保证义务教育制度实施。可以看到,义务教育法的实施主体应该是国家,是各级政府,是各地教育局。第四条规定,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适龄儿童、少年,……依法享有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并履行接受义务教育的义务。可以看到,《义务教育法》立法的目的是为了保障那些没有条件上学的孩子读完小学和初中,而不是惩治家长;履行义务故然是一种责任,但出于对自己孩子前途与成长的考虑,这种责任也并非强制履行。《义务教育法》的终极目的,说得通俗一点,就是培养对社会有用的人才。判断是否成为人才的标准无非是:能否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出对社会有益的事。只要能实现这个终极目的,殊途同归也是可以的。问题在于,《义务教育法》更应该去关注那些一天吃两次土豆、上不起学的流浪儿童,而不是去关注知识精英子女的教育问题;更应该去关心那些受不到良好的教育乡村孩子,而不是去责问谁受到了比义务教育更好的教育。要说违反《义务教育法》,比郭德纲更为甚者,还大有人在。其一,许多贪官并没有让孩子接受完义务教育,就让孩子出国读书了,其数量与恶劣程度远远比郭德纲更为严重;其二,《义务教育法》更应该惩治一下那些让希望小学荒废掉的教育官员,那些不让孩子吃三顿饭的校长,那些克扣教育经费的各级衙吏,而不是针对家长和知识精英提出一些杞人忧天的怪问题。孩子在义务教育期间辍学,并成长为国家栋梁的例子有很多很多。郑渊洁让儿子郑亚旗在小学辍学就是最明显的例子。郑渊洁是童话大王,自己有自己的教育理念和生存哲学,对于当下学校教育中的一些弊端,很是了然。于是,他冒着巨大的社会压力让儿子辍学,自己通过非正常的家教去让郑亚旗学到了普通学生许多学不到的东西。相同道理,郭德纲让儿子辍学不过是为自己的儿子打造一个更加适合他个人的成长发展模式——这无异于标识上了一个责任自负的条子,根据法不禁止即为自由原则,郭德纲儿子辍学无可厚非。社会应该尊重《义务教育法》,但更应该尊重那些希望自己孩子通过辍学找到一条更为合适成长发展道路的家长。从这个角度而言,郭德纲就算不是一位好的相声艺术家,也一定是一位负责任的好家长、好父亲。《义务教育法》应该去教育或惩治那些让孩子早早辍学打工的坏父亲,而不是郭德纲这样的好父亲。

http://www.sznews.com/culture/content/2011-06/27/content_5781700.htm

2011年7月5日,《武汉晚报》(崔巧琳)《郭德纲回应违反教育法:儿子已完成九年义务教育》:日前,一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的文章在网上流传——《郭德纲涉嫌违反义务教育法》。文章指出,郭德纲的儿子初中未毕业而辍学,涉嫌违反《义务教育法》,非但不值得赞美,还应对监护人问责。7月2日晚,在德云社十五周年庆典上郭德纲终于就儿子郭麒麟初三退学一事作出正面回应。郭德纲说,虽然一开始他也曾对郭麒麟的这一想法有所犹豫,但是儿子确实已经读完了初三的课程,按照法律规定,已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并自愿辍学不再继续考高中,因而他对此完全尊重。而加入德云社做演员的郭麒麟也不是违法童工,因为我国法律规定,文艺、体育单位经儿童和监护人同意,可招收未满16岁人员。

http://ent.sina.com.cn/j/2011-07-05/08313351386.shtml

读完以上文字,给读者的初步印象是: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批评郭德纲引起网友反弹。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对法律似懂非懂,不懂装懂,信口开河,自讨没趣。

2015年4月1日,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在《齐鲁晚报》发表广告:《我是熊丙奇,是一名教育学者。》

http://epaper.qlwb.com.cn/qlwb/content/20150104/ArticelB04005FM.htm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留下了自吹自擂boast的自白书

目前,中国大陆自称教育学者的或许只有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一人。绝无仅有,史无前例。不说是恬不知耻厚颜无耻吧。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自称教育学者或许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给社会的印象是,心里没有守舍的,嘴上没有把门的,想说、爱说、敢说、胡说。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内在特征是三不: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是干啥吃的;不知道自己能吃几碗干饭。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外在表现是三大(头大、脸大、嘴大)。头大,多么大的高帽都敢戴:教授”“教育学者”“教育专家”“教育问题专家”“高考志愿填报和职业规划专家”“教育大咖等等。脸大,什么场合都敢露面,连续三年每年一次与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白岩松连线,居然还到全国各地搞所谓的公益讲座,为第一高考网驱鱼”“驱雀。嘴大,四两的鸭子半斤的嘴。什么大话都敢说,甚至于公开否定党中央国务院教育宏观发展战略部署,扬言废除985、211工程,企图另搞一套。蚍蜉撼树,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提供给媒体的文章有时主题不明确,概念不确切,事实不准确,观点不正确。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言论或许经不起实践、人民、历史检验。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或许是难得的反面演员,应充分发挥其警示”“警醒”“警告作用。

对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发表在媒体上的奇谈怪论,可以商榷、质疑、驳斥甚至批判。努力肃清流毒。

对发表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胡言乱语奇谈怪论的媒体,应当严肃批评。,

主流媒体发表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不当言论或许得不偿失。

全国主流媒体应当增强政治意识和责任意识,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全面做好新闻宣传工作。媒体从业人员发表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言论应当审慎,以免损害媒体的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和公信力。

 

以上内容,约****字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E-mail:hljshangjiang@qq.com

QQ:3391607971

 

authentic

 

中国互联网协会 京ICP备05006316号-2 互联网真实身份认证平台*认证码:10005616

动态IP:亚太地区43.224.213.110  中国106.39.248.110 黑龙江111.40.52.110 大庆60.218.21.110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并非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年过花甲不知天命。老朽愚钝幼稚可笑。独特方式报效国家服务人民。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杀鸡不用刀,水平比猴高。常引用网络文字资料,发表文章不是为了得稿酬,也不指望得到国家教育部党组嘉奖。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Authority

欢迎主流媒体采访教育部新闻发言人

教育部办公厅副主任、新闻发言人续梅 电话:01066097225 01066096612

教育部办公厅新闻处处长 赵建武 新闻处副处长魏亚平01066096143,66097225;传真:0106609661 信箱:xw@moe.edu.cn

教育部办公厅新闻处负责与中央有关部门和新闻单位的沟通、联系,落实有关部门关于教育新闻宣传工作的要求,协调、接待、安排新闻单位采访。

 

 

 

主流媒体咨询中国教育问题,请与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联系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中路46号

邮政编码:100088

电话:010-62003408

传真:010-62003408

电子邮箱:zjyb@nies.net.cn zjxxzx@nies.net.cn

 

 

 

当您利益受损时,请先尽快向所在地教育部门举报。

教育部设立统一监督举报电话和邮箱接受社会监督。

电话:010-66092315/3315(7×24服务,全年无休)

邮箱:12391@moe.edu.cn

 

 

 

你如果想了解熊丙奇,请咨询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

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领导班子成员

 

宣传部部长、新闻中心/文明办主任  胡 昊 34206226

宣传部副部长(兼)、医学院宣传部部长  闵建颖 63846590*776346

宣传部副部长  谈 毅 34207614

文明办副主任  王琳媛 34206278

宣传部副部长  朱 敏 34206264

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办公室迁往闵行校区宣怀大道行政B楼,

 

室号         部门                          新电话号码                传真

717  党委宣传部、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34206221 34206231 34206278    34206223

708  党委宣传部                            34206226                34206223

709  新闻中心(含交大新闻网、校刊编辑部)34206274 34206264         34206254

721  网络宣传与管理办公室                34206266

 

 



113630
shangjiang @ 2017/12/4 13:43:38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教育研究

 请发表评论

  名字:
  主页: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