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研究】上海屌丝熊丙奇利用媒体鼓吹“12年义务教育”蛊惑人心

上海屌丝熊丙奇利用媒体鼓吹“12年义务教育”蛊惑人心

 

【仅供新闻媒体从业人员讨论研究参考。初稿,待充实修改】

 

《百度百科》解释,义务教育,是根据宪法规定,适龄儿童和青少年都必须接受,国家、社会、家庭必须予以保证的国民教育。其实质是国家依照法律的规定对适龄儿童和青少年实施的一定年限的强迫教育的制度。义务教育又称强迫教育和免费义务教育。义务教育具有强制性、公益性、普及性的基本特点。我国义务教育法规定的义务教育年限为九年(小学六年,初中三年),这一规定符合我国的基本国情,是适当的。

《百度百科》介绍,十二年义务教育,是指将高中教育纳入到义务教育范围之内从而推行十二年义务教育,中国特区、民族地区、浙江、广东、河北多地都尝试了高中免费教育,取得很好反响。但主要还集中在民族地区、沿海等发达地区,没有大范围普及。

2017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代表热议十二年义务教育。有政协委员提议要在全国普及十二年义务教育,对此,社会各方意见不一,有学者认为时机尚不成熟,有学者认为中国的基本条件已经具备。因此,关于在全国普及十二年义务教育的提案还在进一步论证之中。

 

上海狂人屌丝熊丙奇原来自称高等教育问题专家,后来不知不觉把手伸向基础教育,好像地球装不下他了。上海狂人屌丝熊丙奇不懂义务教育的内涵,却妆模作样对政府实施义务教育发号施令,不可一世。他提出12年义务教育却不能确定在九年义务教育基础上向高中延伸还是向幼儿园延伸。他不知道高中阶段和幼儿阶段教育成本和经费需求,却说不差钱。他不知道义务教育的强制性侵犯受教育者不读书权利,不知道有些人不具备接受高中教育的能力。他不懂义务教育与免费教育的区别,蛮横无理地指责政府不作为

举证如下:

2009年4月2日,新浪网熊丙奇的博客《12年义务教育差钱吗?》:广州日报3月31日报道,在为期一周的第九届中国青少年素质教育——成功计划研讨会暨少年儿童行为习惯培养课题研讨会上,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透露,正在广泛征集意见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将在今年8月公布,但九年义务教育是否改12年仍是未知数。针对这一报道,教育部昨日表示,我国仍坚持九年义务教育,目前义务教育的重点是巩固九年义务教育和两基攻坚计划(实现西部地区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12年义务教育的做法不符合我国目前国力。(新京报4月1日)关于实行12年(或13年)义务教育,其重要性不必多说,不但可以减少老百姓接受学前教育、高中教育的经济负担,而且可以大面积提高受教育者的受教育年限,从而提高人力资源整体素质,无论从民生角度,还是从国民素质角度,都有好处。观察国外基础教育,不少国家已实行12年义务教育(小学、初中和高中义务教育)或者13年义务教育(包含1年学年教育)。但是,与延长义务教育年限相对应,首当其冲的便是教育经费投入问题,教育部的多次正式表态,都与教育经费投入有关。那么,我们不妨分析一下,我国的财力是否可以支撑12年(或13年)义务教育。根据2007年教育事业发布统计公报,我国高中阶段学生总数为4341.9万人,其中,普通高中2514.5万人,成人高中17.5万人,中等职业教育1809.9万人,以各地高中阶段公办学校学费标准看,平均在800元左右(普通高中生均公用经费为509元,中等职业教育生均公用经费为718元),以此计算,如果全免高中阶段学生学费,每年需要政府新增投入350亿元。假使每年约1900多万的初中毕业生,在新实行新义务教育制度后,全部上高中,那么,新增高中生规模每年为500万左右,根据《2007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公告》,普通高中生均预算内教育事业费(包括教育事业费、科研经费、基建经费和其他经费)为2648.54元,中等职业学校生均预算内教育事业费3124.01元,那么,为新增教育规模,预算内教育事业经费每年将增加150亿元。也就是说,在目前基础上实行高中义务教育,每年将新增教育投入500亿元。那么,国家有无国力来解决这笔费用呢?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08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为30万亿元。而最新公布的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为3.32%(据《2007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公告》),如果使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提高到4%(199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中提出,到2000年前实现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民生产总值4%),以30万亿元计算,将增加投入2000亿元。当然,这一两年来,随着农村和城市九年义务教育相继免缴学杂费,加上补上普九欠债,我国财政性教育投入占GDP的比重已接近4%,在4%的盘子中,实行12年义务教育,困难重重。但是,如果将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进一步提升,比如5%,那么,推行12年义务教育并非不可能。近年来,不少教育界人士呼吁,我国财政性教育投入应在达到4%之后,逐步提高到5%。按照这一比例计算,在GDP数值不变的情况下,增加1%即增加3000亿元。事实上,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5%并不是一个高的比例,根据世界银行2001 年的统计,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日本、英国和美国等高收入国家公共教育支出占GDP 的均值为4.8%,而哥伦比亚、古巴、约旦、秘鲁等中低收入国家公共教育支出占GDP 的均值为5.6%。印度2003年的教育投入达到了5%,而美国2003年教育经费占GDP的7.5%,其中政府投入为5.7%。当然,也许有人会说,即便政府投入增加到5%,由于需要钱的地方太多,比如提高九年义务教育质量,提高生均教育经费,解决基础教育欠债问题与不均衡发展问题;提高高等教育办学质量,提高高等教育生均成本,解决高等学校的2000亿以上的欠债问题等等,也轮不到发展12年义务教育。那么,这就需要政府进一步思考政府发展教育的核心职责是什么,以及怎样通过改革打破高等教育资源的垄断,引入社会资源发展高等教育,从而让政府有更多精力投入办好基础教育,普遍提高受教育者的修学年限,提高国民素质。总之,只要下定决心,在未来的10年中,推行12年义务教育,并非不能,而在于政府为不为。也就是说,12年义务教育不是受限于国力,而是受限于对教育的真正重视,以及对发展教育的科学认识。对于有效时间长达10年以上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刚要的制订来说,这一牵涉到教育基本责任、培养怎样的劳动者的问题,有必要深入思考。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cf47710100ckob.html

2009年4月2日,荆楚网《熊丙奇:如何让12年义务教育符合中国国情》:在为期一周的第九届中国青少年素质教育——成功计划研讨会暨少年儿童行为习惯培养课题研讨会上,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透露,正在广泛征集意见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将在今年8月公布,但九年义务教育是否改12年仍是未知数。针对这一报道,教育部昨日表示,我国仍坚持九年义务教育,目前义务教育的重点是巩固九年义务教育和两基攻坚计划(实现西部地区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12年义务教育的做法不符合我国目前国力。这与去年一则关于延长义务教育年限的新闻,几乎一模一样——在去年两会期间,先是有媒体报道,教育部副部长赵沁平在政协小组审议间隙告诉记者,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实现13年义务教育,正在作为一个政策进行研究。但紧接着,教育部部长周济随即表示,当前还是要把精力主要放在巩固九年义务教育上。不能超过中国发展的阶段,估计过高。关于实行12年(或13年)义务教育,其重要性不必多说,不但可以减少老百姓接受学前教育、高中教育的经济负担,而且可以大面积提高受教育者的受教育年限,从而提高人力资源整体素质,无论从民生角度,还是从国民素质角度,都有好处。观察国外基础教育,不少国家已实行12年义务教育(小学、初中和高中义务教育)或者13年义务教育(包含1年学年教育)。但是,与延长义务教育年限相对应,首当其冲的便是教育经费投入问题,教育部的多次正式表态,都与教育经费投入有关。那么,我们不妨分析一下,我国的财力是否可以支撑12年(或13年)义务教育。根据2007年教育事业发布统计公报,我国高中阶段学生总数为4341.9万人,其中,普通高中2514.5万人,成人高中17.5万人,中等职业教育1809.9万人,以各地高中阶段公办学校学费标准看,平均在800元左右(普通高中生均公用经费为509元,中等职业教育生均公用经费为718元),以此计算,如果全免高中阶段学生学费,每年需要政府新增投入350亿元。假使每年约1900多万的初中毕业生,在新实行新义务教育制度后,全部上高中,那么,新增高中生规模每年为500万左右,根据《2007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公告》,普通高中生均预算内教育事业费(包括教育事业费、科研经费、基建经费和其他经费)为2648.54元,中等职业学校生均预算内教育事业费为3124.01元,那么,为新增教育规模,预算内教育事业经费每年将增加150亿元。也就是说,在目前基础上实行高中义务教育,每年将新增教育投入500亿元。那么,国家有无国力来解决这笔费用呢?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08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为300670亿元。而根据教育部、国家统计局和财政部发布的2007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公告显示,2007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为3.32%,离开4%的计划比例尚有0.68%的差距,以300670亿元计算,就是2000亿。而据此前有关人士对2020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达到GDP的5%计算,在GDP数值不变的情况下,1%即为3000亿。这一两年来,随着农村和城市九年义务教育相继免缴学杂费,我国财政性教育投入占GDP的比重已接近4%,在4%的盘子中,实行12年义务教育,困难重重,但是如果将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进一步提升,比如5%,那么,推行12年义务教育并非不可能。事实上,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5%并不是一个高的比例,根据世界银行2001 年的统计,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日本、英国和美国等高收入国家公共教育支出占GDP 的均值为4.8%,而哥伦比亚、古巴、约旦、秘鲁等中低收入国家公共教育支出占GDP 的均值为5.6%。印度2003年的教育投入达到了5%,而美国2003年教育经费占GDP的7.5%,其中政府投入5.7%。当然,也许有人会说,即便政府投入增加到5%,由于需要钱的地方太多,比如提高九年义务教育质量,提高生均教育经费,解决基础教育欠债问题与不均衡发展问题;提高高等教育办学质量,提高高等教育生均成本,解决高等学校的2000亿以上的欠债问题等等,也轮不到发展12年义务教育。那么,这就需要政府进一步思考政府发展教育的核心职责是什么,以及怎样通过改革打破高等教育资源的垄断,引入社会资源发展高等教育,从而让政府有更多精力投入办好基础教育,普遍提高受教育者的修学年限,提高国民素质。总之,只要下定决心,在未来的10年中,推行12年义务教育,并非不能,而在于政府为不为。对于有效时间长达10年以上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刚要的制订来说,这一牵涉到教育基本责任、培养怎样的劳动者的问题,有必要深入思考。

http://news.163.com/09/0402/08/55SOJKUV00012Q9L.html

读完以上文字,给我的初步印象是熊丙奇极力鼓吹12年义务教育蛊惑人心作茧自缚。

2009年4月9日,《第一财经日报》(熊丙奇)《12年义务教育对中国大有好处》:教育部近日表示,我国仍坚持九年义务教育,目前义务教育的重点是巩固九年义务教育和两基攻坚计划,12年义务教育的做法不符合我国目前国力。关于实行12年(或13年)义务教育,其重要性不必多说,不但可以减少国民接受学前教育、高中教育的经济负担,而且可以大幅提高受教育者的教育年限,从而提高人力资源整体素质。无论从民生角度,还是从国民素质角度,都大有好处。但是,与延长义务教育年限相对应的,首先是教育经费投入问题。教育部的多次正式表态,都与教育经费投入有关。那么,我们不妨分析一下,我国的财力是否可以支撑12年(或13年)义务教育?根据2007年教育事业发布的统计公报,我国高中阶段学生总数为4341.9万人,其中,普通高中2514.5万人,成人高中17.5万人,中等职业教育1809.9万人,以各地高中阶段公办学校学费标准看,平均在800元左右,以此计算,如果全免高中阶段学生学费,每年需要政府新增投入350亿元。假使每年约1900多万的初中毕业生全部升入高中,那么新增高中生规模每年为500万左右。根据《2007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公告》,普通高中生平均预算内教育事业费(包括教育事业费、科研经费、基建经费和其他经费)为2648.54元,中等职业学校生平均预算内教育事业费3124.01元,那么,为新增教育规模,预算内教育事业经费每年将增加150亿元。也就是说,在目前基础上实行高中义务教育,每年将新增教育投入500亿元。我国有无国力来解决这笔费用呢?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08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为30万亿元。而最新公布的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为3.32%(据《2007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公告》),如果使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提高到4%,以30万亿元计,将增加投入2000亿元。当然,这一两年来,随着农村和城市九年义务教育相继免缴学杂费,加上补上普九欠债,我国财政性教育投入占GDP的比重已接近4%,在4%的盘子中,实行12年义务教育,困难重重。但如果将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进一步提升,比如到5%,那么,推行12年义务教育并非不可能。近年来,不少教育界人士呼吁,我国财政性教育投入应在达到4%之后,逐步提高到5%。事实上,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5%并不是一个很高的比例,根据世界银行2001 年的统计,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日本、英国和美国等高收入国家公共教育支出占GDP 的均值为4.8%,而哥伦比亚、古巴、约旦、秘鲁等中低收入国家公共教育支出占GDP 的均值为5.6%。印度2003年的教育投入达到了5%,而美国2003年教育经费占GDP的7.5%,其中政府投入为5.7%。当然,也许有人会说,即便政府投入增加到5%,由于需要钱的地方太多,比如提高九年义务教育质量,提高生均教育经费,解决基础教育欠债问题与不均衡发展问题、高等教育经费等,也轮不到发展12年义务教育。那么,这就需要政府进一步思考发展教育的政府核心职责是什么,以及怎样通过改革打破高等教育资源的垄断,引入社会资源发展高等教育,让政府有更多精力投入到办好基础教育中,从而提高国民素质。总之,笔者以为,只要下定决心,在未来的10年中,推行12年义务教育,并非不可能。也就是说,12年义务教育不是受限于国力,而是受限于对教育是否真正重视,以及对发展教育的科学认识。而对于有效时间长达10年以上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的制定来说,这一牵涉到教育基本责任、培养怎样的劳动者的问题,还有必要进行深入思考。(作者系上海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http://finance.ifeng.com/news/opinion/jjsp/20090409/522216.shtml

上海屌丝熊丙奇应当知道几笔比较大的中国教育欠债。需要用新增教育经费预算化解。

第一、中国九年义务教育欠债需要化解。2011年2月19日,《中国财经报》(李存才)《全国农村义务教育债务化解698亿元 完成化债目标任务的67%,有200多万农村债权人受益》:国务院农村综合改革工作小组办公室主任王卫星日前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说,2007至2010年,中央财政累计拨付地方补助资金303.61亿元,其中2010年当年拨付123.12亿元。截至2010年底,全国共化解农村义务教育债务698亿元,完成化债目标任务的67%,有200多万农村债权人受益。王卫星表示,2011年,农村义务教育债务清理化解工作要完善相关政策措施和制度办法,多渠道筹措偿债资金,严格执行国库集中支付制度和偿债销号制度,确保化债工作顺利进行。同时,继续开展其他公益性乡村债务清理化解工作,选择公益性鲜明、与农村干部群众利益密切相关、债务底数相对清楚的乡村债务开展清理化解试点。加强监督检查,建立农村义务教育和其他公益性乡村债务监管系统,严格防止新债产生。

第二、中国普通高校教育欠债需要化解。2009年1月4日,《新京报》(记者郭少峰)《全国高校贷款达2500亿 教育部力图化解债务风险》:2007年,不同部门或研究机构对于高校债务的额度有不同统计。《2007年中国教育蓝皮书》披露,到2006年底,全国高校贷款规模在4500亿元到5000亿元。而当年全国政协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全国高校贷款总额达2500亿。报告警示说,部分高校已存在严重的财务风险,有可能引发社会风险

第三、中国高中阶段教育欠债需要化解。2014年4月18日,半月谈网 (作者:刘敏 胡浩 郑天虹 王海鹰)《1600亿!高中巨额负债调查》:全国高中负债1600亿!今年全国两会上,民进中央《关于尽快化解普通高中债务的提案》一出,语惊四座。大学巨额债务仍待消解,高中又步其后尘,高中巨额负债的背后还有哪些问题待破解,半月谈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这份提案指出,截至2010年底,我国普通高中债务总额达到1600亿元。据我所知,这笔债务近几年并未减少多少,并且学校债务规模已远超过学校偿债能力。这份提案的牵头人,民进中央副主席姚爱兴不无忧虑地说。要考虑建立普通高中债务化解机制。应当按照防控新债、锁定旧债、分清责任、分类处理的原则,尽快启动普通高中债务化解工作。积极尝试采取市场化方式引导社会资金解决学校建设资金问题。通过出让闲置校舍、社会捐资、转让股份等方式,拓宽经费来源,多渠道多形式筹集偿债资金。

可以说,在2020年以前,把各级各类教育欠债全部化解掉,就是了不起的成绩。

毋庸讳言,2020年以后,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维持在7%亦非易事。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持续增长)存在隐忧。

2017年5月4日,中国经济网(记者 杨淼) 《2016学前教育经费低引热议 多地推进学前教育改革》:据教育部官网消息,教育部近日公布了2016年全国教育经费统计数据,据中国经济网了解,这是教育部首次以快报形式公布全国年度教育经费。具体来看,2016年,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为38866亿元,比上年增长7.57%。据中国经济网了解,2016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为31373亿元,比上年增长7.36%,主要包括公共财政预算安排的教育经费,政府性基金预算安排的教育经费,企业办学中的企业拨款,校办产业和社会服务收入用于教育的经费等。教育经费(总投入)在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阶段教育、高等教育、其他方面的投入分配分别为2802亿元、17603亿元、6155亿元、10110亿元、2195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15.48%、9.76%、6.75%、6.22%、7.78%。支出方面,2016年全国幼儿园、普通小学、普通初中、普通高中、中等职业学校、普通高等学校生均教育经费支出分别为8626元、11398元、16010元、16781元、16985元、30457元。

http://www.sohu.com/a/138152914_120702

 

上海屌丝熊丙奇所说总之,只要下定决心,在未来的10年中,推行12年义务教育,并非不能,而在于政府为不为。或者是无知,或者是无良,或者无知加上无良。教育债务需要真金白银支付。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站着说话不腰疼。

 

2017年3月12日,新华社(记者胡浩、施雨岑)《教育部部长陈宝生:目前不具备延伸义务教育至12年的条件》:要不要将9年义务教育延伸至12年?对于近来引起社会热议的这一问题,教育部部长陈宝生12日表示,目前仍不具备延伸的条件。义务教育是我国一项非常重要的基本教育制度。义务教育向上或向下延伸,要依法确定,是国家事权。陈宝生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记者会上说。他指出,义务教育具有强制、普及、均衡等特点。如果将学前或高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从强制、普及、均衡的要求来看都会存在一些问题。我国9年义务教育普及时间还不长,水平还不高,中西部地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方面还面临很多问题。向上、向下延伸基础还不牢靠。此外,在学前和高中阶段,保留一定的个人选择、家庭选择余地,对孩子成长也是有好处的。所以,现在我们还不具备延伸的条件。什么时候具备条件、什么时候延伸、向下延还是向上延,那要看以后的发展,让发展回答这个问题。陈宝生说。对于一些省份实行15年免费教育的做法,陈宝生说,免费教育和义务教育是有区别的。是不是要推行免费教育,要从我国的国情出发,量力而为,精准发力,保障公平。

http://news.cnr.cn/native/gd/20170312/t20170312_523652797.shtml

2017年12月5日,人民网 (记者林露)《教育部回应九年义务教育升级为十二年:不具备条件》:当前,还不具备把高中阶段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条件,高中阶段教育的主要任务是加快普及步伐,满足初中毕业生接受高中教育的需要。针对近日网传九年义务教育升级为十二年制,中考将取消的消息,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回应表示,现阶段不可能将九年义务教育升级为十二年制。该负责人表示,今年教育部等四部门印发了《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提出到2020年全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但普及、义务和免费是三个不同的概念,普及高中阶段教育重在解决有学上的问题,不是将高中阶段教育纳入义务教育或者实施免费教育。该负责人说,义务教育具有普及、均衡、强制和免费等属性,《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我国实行九年义务教育。义务教育是重中之重,到2016年我国九年义务教育巩固水平已达93.4%,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取得显著成绩,但义务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仍然突出,未来一段时间进一步提高义务教育巩固水平和均衡发展水平的任务仍然繁重。在普及的过程中,要妥善解决好家庭经济困难学生上学问题,目前我们已经建立了资助体系,下一步要重点做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免费工作。该负责人表示。同时,针对中考将取消的消息,该负责人明确表示不属实。根据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总体部署,教育部于2016年颁布了《关于进一步推进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我们一直强调,本次改革推行初中学业水平考试,并不是取消中考,而是将初中毕业考试和高中招生考试合二为一,实现一考多用,避免多次考试,减轻学生重复备考的负担和压力。该负责人强调,本次改革是对原有中考制度的改进和完善,旨在建立新的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录取模式,更好发挥考试招生制度在推进素质教育中的正确导向作用,促进教育公平。他表示,目前教育部正在积极指导各地按照文件要求,结合实际细化制定本地中考改革实施意见。

http://edu.people.com.cn/n1/2017/1205/c1006-29687646.html

 

 

2008年10月2日,腾讯网熊丙奇的博客《国家和我》:相比我为国家做了什么,国家为我做的可就多了。仅设计并实施高考制度一件,就感天动地,让我能得以改变农村户口,成为上海人,否则,现在我最多到城市做一个带着眼镜的农民工,经常端着饭碗蹲在工棚边吃饭。

熊丙奇,男,1972年7月生,四川资中人。1972年7月出生;1978年入小学,1984年入初中,1987年入高中。1990年高中毕业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电力工程系,1994年上海交通大学本科毕业,留校做行政工作,在职读硕读博(企业管理学)镀金,2004年起担任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按处级干部管理)或许属于"iron rice bowl"or"golden rice bowl" ,后被罢黜解职(或许不是双开)。(熊丙奇“当选”的中国高校校报协会副会长,上海市高校校报研究会理事长等衍生职衔理应过期作废,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目前,熊丙奇的组织人事劳动社保关系或许仍挂靠上海交通大学,疑似事业单位吃空饷人员(不知道是否享受五险一金,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还有住房公积金;不知道是否还交党费和工会会费;不知道是否依法纳税;不知道是否遵守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从2008年12月23日起,熊丙奇披上了没有任何行政级别的民办非营利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破衣烂衫,以特约评论员名义混迹于媒体赚稿酬度日。有时冒充专家学者以“公益讲座”为名为第一高考网招徕“用户”谋取利益。目前,熊丙奇相当于一个自谋职业的社会闲散人员。21世纪教育研究院是民办非营利组织,不是教育科研机构。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是政客走卒爪牙,不是专家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没有任命文件或聘任证书或聘任合同等一纸文书,自封的一官半职,相当于个体户雇佣的打工仔,马尾巴拴豆腐,提不起来。能不提,就尽量不要提起了。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不是国家教育部及其附属机构的新闻发言人,他利用媒体对中国教育的解释为无权解释(有的属于胡乱解释)。山野村夫,人微言轻,不足挂齿,不必介意。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在媒体发表的言论不属于教育科研成果,不过是市井流言而已。

2012年6月3日,新浪网熊丙奇的博客冷嘲热讽并不是什么坏事》:如此看来,冷嘲热讽非但不是什么坏事,而是把事情做好的促进力量。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cf47710102e310.html

读完以上文字,给读者的初步印象是:对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不妨冷嘲热讽

2013年1月31日,中国新闻周刊网(熊丙奇)《缺少质疑和批评 正常人会被神化》: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4_63894.html

读完以上文字,给读者的初步印象是::对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应当质疑和批评,防止被神化。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品质属性是“四自”:自以为是,刚愎自用,自不量力,自命不凡,可转换为“四叠自”:自吹自擂,自卖自夸,自作自受,自暴自弃。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给社会的印象是,心里没有守舍的,嘴上没有把门的,想说、爱说、敢说、胡说。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内在特征是三不: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是干啥吃的;不知道自己能吃几碗干饭。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脸谱鉴定:看不准火候,踩不上节拍,猜不透心思,拍不正价位,赶不上潮流,留不下英名。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外在表现是三大(头大、脸大、嘴大)。头大,多么大的高帽都敢戴:教授”“教育学者”“教育专家”“教育问题专家”“高考志愿填报和职业规划专家”“教育大咖“中央电视台特约访谈学者”“成都市教育局政策规划顾问” 教育部阳光高考专家 “中国民间高考改革第一人”等等。脸大,什么场合都敢露面,连续三年每年一次与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白岩松连线,居然还到全国各地搞所谓的公益讲座,为第一高考网驱鱼”“驱雀。嘴大,四两的鸭子半斤的嘴。一尺水十丈波。什么大话都敢说,利用早报(晨报)、晚报、时报、都市报等连篇累牍大放厥词,甚至于公开否定党中央国务院明文确定的高等教育宏观发展战略部署,扬言废除985、211工程,企图另搞一套。蚍蜉撼树,螳臂挡车。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之流提供给媒体的文章有时主题不明确,概念不确切,事实不准确,观点不正确。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之流的言论或许经不起实践、人民、历史检验。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或许是难得的反面演员,应充分发挥其警示”“警醒”“警告作用。

对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之流发表在媒体(包括博客、论坛)上的奇谈怪论歪理邪说,可以开展有说服力的商榷、质疑、驳斥甚至批判。努力肃清流毒影响。

对发表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之流胡言乱语奇谈怪论的媒体(特别是主流媒体)及其从业人员,应当严肃批评教育。

主流媒体发表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之流的不当言论或许得不偿失。

全国主流媒体应当增强政治意识和责任意识,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全面做好新闻宣传工作。媒体从业人员发表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之流的言论应当审慎,以免损害媒体的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和公信力。

 

以上内容,约****字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E-mail:hljshangjiang@qq.com

QQ:3391607971 

authentic

中国互联网协会 京ICP备05006316号-2 互联网真实身份认证平台*认证码:10005616

动态IP:亚太地区43.224.213.110  中国106.39.248.110 黑龙江111.40.52.110 大庆60.218.21.110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并非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年过花甲不知天命。老朽愚钝幼稚可笑。独特方式报效国家服务人民。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杀鸡不用刀,水平比猴高。禁虚止假,抑狂制癫。常引用网络文字资料,发表文章不是为了得稿酬。“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Authority

欢迎主流媒体采访教育部新闻发言人

教育部办公厅副主任、新闻发言人续梅 电话:01066097225 01066096612

教育部办公厅新闻处处长 赵建武 新闻处副处长魏亚平01066096143,66097225;传真:0106609661 信箱:xw@moe.edu.cn

教育部办公厅新闻处负责与中央有关部门和新闻单位的沟通、联系,落实有关部门关于教育新闻宣传工作的要求,协调、接待、安排新闻单位采访。

 

主流媒体咨询中国教育问题,请与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联系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中路46号

邮政编码:100088

电话:010-62003408

传真:010-62003408

电子邮箱:zjyb@nies.net.cn   zjxxzx@nies.net.cn

 

当您利益受损时,请先尽快向所在地教育部门举报。

教育部设立统一监督举报电话和邮箱接受社会监督。

电话:010-66092315/010-66093315(7天×24小时服务,全年无休)

邮箱:12391@moe.edu.cn

 

你如果想了解熊丙奇,请咨询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

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领导班子成员

宣传部部长、新闻中心/文明办主任  胡 昊 34206226

宣传部副部长(兼)、医学院宣传部部长  闵建颖 63846590*776346

宣传部副部长  谈 毅 34207614

文明办副主任  王琳媛 34206278

宣传部副部长  朱 敏 34206264

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办公室迁往闵行校区宣怀大道行政B楼,

室号         部门                          新电话号码                传真

717  党委宣传部、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34206221 34206231 34206278    34206223

708  党委宣传部                            34206226                34206223

709  新闻中心(含交大新闻网、校刊编辑部)34206274 34206264         34206254

721  网络宣传与管理办公室                34206266 34205021   

 

 

 



113639
shangjiang @ 2017/12/6 6:43:06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教育研究

 请发表评论

  名字:
  主页: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