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经传的浪花
捡拾几瓣碎片/ 串成不见经传的浪花/ 困顿的大海/ 也许能飘扬/ 一串串新鲜的气泡 (声明:全部原创,如需转载,请电邮联系。谢谢。)

【动力】终于复苏了,我的博客

      终于复苏了,我的博客   

也记不得多少年了,反正好几个年头了,把自己的博客帐号在网络上搜索,都没法显现出来。也不厌其烦,隔不了多久,一次一次的输入自己的博客载体进行搜索,即使有这个条目,但点击后,也无法打开这个网站!有谁想到,今天,竟能打开了!

记得在2004年,由于出现了木子美事件后,才令人们了解到博客的存在。于是在2005年,国内不少网站开设了博客板块。博客,一时风靡整个神州!

先知先觉的朋友在这一年,在网上注册了一个博客,他把网址电邮给我,嘱我有空进去浏览一下,并给一点意见。

与朋友认识多年,对文学也有相同的爱好。吃宵夜或茶聚时,他都会把近作拿出来文友们看,以期能给予修改意见。不时也有作品在报纸上发表。对他的作品颇为欣赏。

如今听说带先睹为快的心态,很快打开了他的博客:那蓝天白云绿树海滩的版面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短短的几行网志,点明了他设立这一网页的宗旨;那分类栏目中的诗歌、散文和小说写得很有特色。不能不写一个服字!

我把自己的读后感告诉他。他问我为什么不申请一个网址?哪一个不希望自己的文章有有发表的机会?你看那些写文章的人,只要写了那么一些东西,就纷纷拉赞助或自费买书号,要把自己的心血装订成册了。你不用学他们,像我那样搞个网页,一分钱也不用花,何乐不为呢?

他的话,让本来寂静的心湖扬起了一点微波。说实话,真的,喜欢文字的人,有哪一个不希望自己写的东西能够现之人的眼前?

我行吗?

他说,你怎么不行。你上网看一看其他人的博客再说吧。

不看不知道,一看,那一个个网站,仿如走进一座大城市,里面既有花草树木,又有蓝天白云;既有高楼大厦,也有低矮民居;马路上单车摩托车汽车来来往往,行人有的西装革履有的蓬头垢面花枝招展——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妨碍观瞻,自己为什么要担心呢?何况在“不背叛现实”的基础上匿名发表,别人又怎知道你是谁?

于是,在这个博客板块中注册了一个个人博客。取了一个博客名,然后把自我感觉良好的文字贴了上去。

在这个博客里,一切都由我作主,要写什么就写什么,要张扬个性就不会隐瞒,要低调也不会高调到哪里,贴上去的文字可以删除……在这一块园地上,你可以跃马扬鞭,尽情驰骋;也可以顺马由缰,自由自在。

在这里,坚持了两年,把成熟了和青涩的文字摆了上去。间中会收到一些评论。从中也能获取教益。

人是堕性动物。慢慢就失去了把文字贴上去的动力。

几年后,再想登入自己的博客时,已再也没有这个条目出现在显示屏上了。

也不甘心,隔不了多久,再登陆,依然弹不出自己的那个网站!渐渐,这个网站从记忆中走丢了。

记忆也有复苏的一天,利用搜索引擎,敲入自己的那个博客名,真的想也想不到,已不记得“冬眠”了多久的博客终于复苏了!当然,我的博客的那个载体也复苏了!

在这个博客群体中,写博客的网友不甘人后,也像以前那样热火朝天,每天每时每刻也有人在更新。

也许有人会说,博客的文字登不上大雅之堂,说这话的人不是浮于表面,就是没有钻到深层,只要花点时间,走进“内核”,不难发现里面有一枝生花妙笔的人不少。真的,这个群体卧虎藏龙,不可小觑!退一步来说,虽然不全是展翅的雄鹰,但毕竟是自己的东西——令博客主找到了“我是谁”,从这个意义上说,有哪一个能否定它的存在价值呢?

在微博微信盛行的今天,博客依然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

110808
点点浪花 @2016/4/9 8:15:20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动力


~婷儿 在 2016/4/11 2:39:47 说:

太棒了

请发表评论

 
  名字:
  主页:
  内容:
 

   


导航
博客风
不见经传的浪花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捡拾几瓣碎片/ 串成不见经传的浪花/ 困顿的大海/ 也许能飘扬/ 一串串新鲜的气泡 (声明:全部原创,如需转载,请电邮联系。谢谢。)



网志分类
默认分类1(19)
(4)
(2)
考你IQ (1)
不是换夫/妻 (1)
这朵花怎么算是花? (1)
笑看秋月春风 (1)
幻像明天 (1)
疑幻似真 (1)
天秤 (1)
动力(2)
新闻人物(1)
山净江空水见沙(1)
画人心逐世人情 (27)
疑是地上霜(1)
人面不知何处去(2)
语不惊人誓不休?(4)
春来发几枝?(1)
惟有青山如壁(2)
此地无银(1)
应是绿肥红瘦(1)
能共常人较几多(11)
小说(13)
诗?(3)
道是有情却无情(0)
香港巴士阿叔:“你有压力我有压力。”(1)
好的链接(3)
事前/事后诸葛亮(3)
短篇小说(1)



网志存档
2017年10月
2017年9月
2017年8月
2017年7月
2017年6月
2017年5月
2017年4月
2017年3月
2017年2月
2017年1月
2016年12月
2016年11月
2016年10月
2016年9月
2016年8月
2016年7月
2016年6月
2016年5月
2016年4月
2016年3月
2016年2月
2016年1月
2015年12月
2015年11月
2015年10月
2015年9月
2015年8月
2015年7月
2015年6月
2015年5月
2015年4月
2015年3月
2015年2月
2015年1月
2014年12月
2014年11月
2014年10月
2014年9月
2014年8月
2014年7月
2014年6月
2014年5月
2014年4月
2014年3月
2014年2月
2014年1月
2013年12月
2013年11月
2013年10月
2013年9月
2013年8月
2013年7月
2013年6月
2013年5月
2013年4月
2013年3月
2013年2月
2013年1月
2012年12月
2012年11月
2012年10月
2012年9月
2012年8月
2012年7月
2012年6月
2012年5月
2012年4月
2012年3月
2012年2月
2012年1月
2011年12月
2011年11月
2011年10月
2011年9月
2011年8月
2011年7月
2011年6月
2011年5月
2011年4月
2011年3月
2011年2月
2011年1月
2010年12月
2010年11月
2010年10月
2010年9月
2010年8月
2010年7月
2010年6月
2010年5月
2010年4月
2010年3月
2010年2月
2010年1月
2009年12月
2009年11月
2009年10月
2009年9月
2009年8月
2009年7月
2009年6月
2009年5月
2009年4月
2009年3月
2009年2月
2009年1月
2008年12月
2008年11月
2008年10月
2008年9月
2008年8月
2008年7月
2008年6月
2008年5月
2008年4月
2008年3月
2008年2月
2008年1月
2007年12月
2007年11月
2007年10月
2007年9月
2007年8月
2007年7月
2007年6月
2007年5月
2007年4月
2007年3月
2007年2月
2007年1月
2006年12月
2006年11月
2006年10月
2006年9月
2006年8月
2006年7月
2006年6月
2006年5月
2006年4月
2006年3月
2006年2月
2006年1月
2005年12月
2005年11月
2005年10月
2005年9月
2005年8月
2005年7月
2005年6月
2005年5月



个人链接

赤脚走路 一片美丽
寂然世界

RSS 2.0

用户名:
密 码:
 记录我的登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