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一直想找人一起看La La Land,未果。大家好像都不怎么想看歌舞片,我的一腔热忱简直是“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上映在即,我突然像一休哥一样,脑子里突然“叮~”了一声,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退化了吗?你可以自己去看电影呀,明明是连演唱会都自己去听过的人,什么时候丧失了规划独自去做一件事的意识了呢?

所以情人节那天中午,我自己去了电影院。看完觉得非常开心,太阳也出来了,我心里像有个小朋友一样,恨不得蹦跳着走回单位继续上班。电影很好看,但毕竟过于“追梦”,不太适合我这么“丧”的人设,我有18个友邻看了这个片,大部分人都在短评里说“哭成狗”,我觉得他们大概都是有故事的人。可我没有故事,也没有在追梦路上刻骨铭心的ex。

这两天看Patti Smith的Just Kids 也看得如火如荼,我还听了Patti 奶奶的著名专辑Horses,其实我完全不懂朋克音乐,但觉得这张70年代的专也很好听,非常来劲,却又非常自然。我承认我还是有点儿喜欢看单纯、年轻、有梦的年轻人互相陪伴支持的故事。但我好像从来没有梦,也一向不知道自己究竟期待什么样的生活。大约我现在明白了,作为一个双鱼座,我的所谓“人一定会有一个soulmate”的想当然是一种太过奢侈和不现实的念头,我相信真爱的存在,甚至相信有能持续一生的真爱的存在,但是这是太幸运的事,超小概率发生,而平庸如我,大概并不配有这么幸运。最重要的是,这种涉及了他人的人生追求,不是凭一己之力就可以达到一个happy ever after的结局,在这件事上奋斗也没什么用。

Patti奶奶千言万语说到的Robert,有两句话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我们总喜欢嘲笑小时候的自己,笑我是一个努力学好的坏女孩,而他是一个拼命学坏的好男孩。多年之后,这角色会颠倒,然后再颠倒,直到我们开始接受自己拥有善恶两面,我们就这样接纳许多彼此冲突的信条,光明与阴暗。

他在书中题了几行诗,把我俩描写成吉普赛人和傻子,一个创造寂静,一个聆听寂静,在波折不断的生命旋涡中,我们不断交换扮演着这两个角色。

我会想,瞧,这才是两个人生命中的默契时刻,是“颠倒”“接纳”“交换扮演”,这些都是自然而然间发生的,不需要语言和行动上的再三确认。

我早就放弃了我的想当然,一个人的人生不应该以另一个人的参与作为幸运与否的评价标准,所以我想,我理想的生活就是可以一直读到我喜欢的书,看到我喜欢的电影,并且有足够大的书柜吧。

哦,还有就是,我有几年没去过百货大楼对面的万达影城了,里面跟遭过僵尸病毒袭击一样的荒凉,影厅里冻得要死,还弥漫着一股厕所味儿。忆及曾经和小爱排超级长队去买Batman Begins的热闹,让我突然非常想看《桃花扇》,在等进场的时候,我真的在手机上下载了孔尚任,只为再看看这套“哀江南”。

“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写的真好。

neverland 发表于 2017/2/15 10:03:04 评论:0
 

早上送了孩子,往车库走的时候,看到楼群中间有半轮月亮,不很亮,旧旧的温吞的黄色,倒反有几分温柔。

我先想起了“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可是我又不知道我该思念谁。然后又想起了陶渊明的“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同样是为了生计,先生和我却真如云泥之别。就这么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天就亮了。最后想起的是张岱的“尝比之天上一夜好月,与得火候一杯好茶,只可供一刻受用,其实珍惜之不尽也。”

我有时候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某一刻的“受用”,又觉得越是这么美好的东西,就越该是转瞬即逝的,时间一长,甚至不知道它是真实的存在过,或者仅仅是记忆里的一种错觉和一种通感,想想便好,不必证实其真的存在过。

早上我还和小爱说,我真是没救了,看了《万历十五年》,记住的只是类似于海瑞他妈积年守寡,逼他换了三任老婆,其中的一妻一妾还离奇死亡,以及他的老家有鳄鱼这些八卦,但和这些人物有关系的制度、经济、税收等等正经事儿,我都忘得差不多了。但看到了晨间的月,想到了李白、陶潜和张岱,我又觉得似乎我还是可以救一救的。就如1983年在黎巴嫩出生的歌手Mika说的,in any other world, you could tell the difference. 在这么不同的世界上,我看到了月亮,看到了不同时代、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心情下看到的月亮,它突然就让我忘了今天有雾霾,今天是周一,并且我还可以,并且需要自己拯救自己。

今天就继续看《陶庵梦忆》,被《庞公池》一篇搞得沉醉不已,因而翻出田字格本默了两遍苏轼的“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其实这做结的两句终是意难平,不然前面也不会是“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但这大约就是Mika和东坡的偶然的相似。在另一个世界,你总能感到些微不同,即使这个世界只是一个假设。

neverland 发表于 2017/1/16 15:01:59 评论:0
 

记得刚开始看《真探》的时候,第一集就把我看燃了。我跟同事说,“你看了那俩人在车里的对话吗?我简直太激动了因为我发现了一个跟我的宇宙观一模一样的人!”同事说,“你入戏太深了”。但实际上那时候我根本没入戏,因为情节还都没铺开。 

很多人都抱怨这个剧结构松散、节奏缓慢,但我还真是蛮喜欢的,而且年纪越大越觉得即使是破案这么drama的事情,实际上它和生活本身一样,都是在勉力推进着,并且内核非常无聊。就像真正的特工就应该长得像马特达蒙或者穿着棉坎肩的丹叔,而不应该是拉风的布鲁斯南。 

一天以后。 

啊,Rust侦探好帅,我好爱他!他有大长腿! 

作为这一部分迷妹感慨的接收者——我的一朋友说,切,你这个肤浅的颜控,啊不对,你这个肤浅的腿控。 

看到第五集的时候,就基本上是以下这个状态了。 

亲爱的日记,十月天高人浮躁,今天唯一想要继续延展下去的事情是看True Detective,每一天都在加深的浮躁中,跟发烧一样,一天高一度,越来越神经,比如到了今天,我已经到了“啊我被这个剧迷死了!我死了请不要救我!我死了。近五年来唯一真爱!我又是有真爱的人了!我死了。” 

有人说,真正爱看这部剧的是“30岁以上,结婚了,受过高等教育,爱动脑筋,但不那么相信这个世界的人”。我在想,这些条件是缺一不可吗?我真的符合所有吗?像我这种情商低到发指的人,能够担当得起“受过高等教育”和“爱动脑筋”这种明显带有褒义色彩的定性吗? 

最后一集是分两天看完的,然后我瞬间感到了空虚,不知道何时才能再看到这么喜欢的剧了。 

Rust侦探的自我定位是“现实的悲观主义者”“不适合参加party的人”,把我看high了的第一集的“giant gutter in outer space”理论乍一看上去也十分“中二”,但他用了8集的时间,17年的时间,拓展了自己的语意,基本上,我觉得就是“是没错我是个悲观主义者我历经沧桑但是关于这些我什么都不想说除非你非得问我。嗯我工作能力又牛长得又帅有谋有勇有行动力但是我完全不care这些事”的节奏。 

从1995年Dora Lange的案子到2012年的Charles Lake结案,为了哪怕仅仅是一点点的正义和光明,Rust穷其所有,九死不悔,我不知道世界上是否还有比他更纯粹的人了。 

他是一个“真正的”侦探。 

True Detective。 

开始我只是觉得我很爱他,看完最后,又觉得我是尊敬他,似乎我所有的潜意识都被调动出来,争先恐后地想要成为他。但我做好仅仅是为了求世上的一个“真”字就承受苦痛的准备了吗?没有,并且我怀疑我永远做不好这样的准备。因为我是时刻处于摇摆中的太普通的人,贪恋温存,渴望认同,并且越来越缺乏向某一件事去坚持和决绝的韧性和决心。 

我想Rust的搭档Marty也是这样,多年后初重逢时他还带着枪,满满的防备之心,但案子破了,就能一起看星星看月亮谈人生哲学,又或者,Marty和Rust都知道,案子永远破不了,冰山实在太庞大,侦探们能做的,也仅仅是撞破其中一角。其他人都不会为了这一角去撞个头破血流,唯有他们。 

所以我几乎可以肯定,我对Rust的爱已经升华啦。超越了颜控和腿控的范畴,那30+以后,在“不那么相信”的这个世界上,我选择了相信他,和他的坚持

neverland 发表于 2015/11/10 10:31:35 评论:1
 

这几天铺天盖地都是Adele时隔4年之后终于发的新单。我大天朝都如此,估计英帝美帝那边更加泛滥了。

唉,说真的,我还真是一直都相当地爱Adele的这把烟熏嗓,但这一首Hello的副歌部分一开唱,我莫名其妙被一种“起腻”的感觉瞬间包围,就好像突然吞下了一大口肥肉,浑身都腻的想要抖一抖才能甩掉某种多余的冗余感。

于是突然想到一个根本不关我事的问题:25岁的歌手到底该唱什么样的歌才合适?

她才25岁,但恋爱和感情那点儿破事她在21岁就已经沧桑完了。“21”太可怕,全世界从老的到小的,都在就着她的隐私抹泪或嚎叫,就跟吃米饭要就“老干妈“一样,各种夸张的滋味都被衍生出来。

如果换做我,估计妥妥儿已经去跳楼了。

所以Adele一定不是一个苦情的妹子,虽然她那样低声那样婉转唱着“Go to the ends of this earth for you, to make you feel my love”,但实际上她最想做的还是在心里朝着前任竖起中指——在得一堆奖、卖了一堆钱之后。

啊,我多么希望我也是这种妹子!虽然感觉很bitch,但也是bitch里的人生赢家。

所以,25岁了结婚了娃都打酱油了,再开始唱用力过猛到让人起腻的歌,这从程序上讲好像也没什么不对。毕竟这一首又卖得非常牛的样子。

我又想到了可怜的艾薇儿。她25岁时大约也尝试过“起腻”,但大家都不买账,还嘲笑她,所以30岁时她又退缩回“I am the mother f*cking princess”的调调,然而大家还是不买账,还更加嘲笑她。

我感觉我就是这种妹子,是进是退都永远不合时宜,更要命的是还不得要领。这真是,so sad.

neverland 发表于 2015/10/26 11:32:37 评论:0
 

(副标题:小爱同学你总是这么真相,搞得我好想给你生个孩子)

这两天我和小爱同学在讨论死亡。昨天不知道为什么说到《红楼梦》里的判词:“正叹他人命并不长,哪知自己归来丧。”小爱同学说,“有个只关注死人的微博叫‘逝者如斯夫dead’,其中有一个姑娘,她的最后一篇微博是‘看了看逝者如斯夫dead的微博,有好多感慨,好多人英年早逝,生命无常’blahblah……”

今天我专门搜了一下“逝者如斯夫dead”,看了几页,发现,居然看得心里好平静。我没有感慨,也不觉得压抑,只是觉得异常的、异常的平静。所以说,人的生存状态有时候真的蛮奇怪的,看到形形色色的生命停留在最后的状态,真的一点儿不压抑,如果有人问我,现在看到什么样的东西会压抑,我想大约是“神仙眷属灵魂伴侣并肩走天涯看尽长安花”一类的会让我比较压抑吧。

小爱同学今天劝了我,原话是:
“我觉得那些真正想死的人,大概是那种对人生抱着某种期望,但是总是落空,可是心底还是期望的人。其实我觉得生活没有给人一点希望这事本来无所谓,有些人从此看开了也还活的挺好,可是总有一小撮人心里还是抱着期望。

我从小就觉得,如果我要死,一定要在万事顺利,一切都很幸福的时候才死,因为我只是想死而已,如果死的时候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大家会觉得我一定是因为这点不开心去死的,其实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生活给你什么,你就接受什么好了。给好的,就开心地接受,给不好的,就不开心地接受,关键是,接受。

可能有些人试图解决某种不开心,有些人试图逃避不开心。我觉得我一直处在一种抑郁的状态中,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不就是不开心吗,我已经习惯了’的状态。

悲观的人确实少,大多数人不会思考情绪本身带来的东西我觉得,他们的情绪是一过性的。比如有个什么事了,他们就开心了,又有个什么事了,他们就不开心了。”

然后就是副标题。

嗯,我总是会不自觉地陷入一个憧憬理想状态的坑里,但是这个所谓的理想状态又是以自己的主观想法为中心,其实跳出来想想,这样还是蛮自私的,因为我只是很普通卑微的人,没有权利去强行要求什么,所以就像小爱说的,生活给你什么,你就去接受什么,关键是,接受。

这也是为什么我和小爱都很讨厌励志学与心灵鸡汤的原因。小爱同学甚至到现在都没看过《肖申克的救赎》。可我周围的人对“希望”这件事都太过强求,费尽心思也要过得更好更完满(或者至少看上去过得很好很圆满)。但其实好和完满只是想象出来的吧?你觉得完满,就是完满。

很久以前豆瓣上有篇文章叫《我为什么憎恶心灵鸡汤》(地址在这里:
http://www.douban.com/note/303537157/),里面有段话简直不能阐述得更到位:

“一个大学生问于丹:‘我和我女朋友,我们毕业留在北京,我们俩真没什么钱。我买不起房子,就租一个房子住着,我们的朋友挺多,老叫我们出去吃饭,后来我们就不好意思去了,老吃人家的饭,我俩没钱请人家吃饭。我在北京的薪水很低,在北京我真是一无所有,你说我现在该如何是好?’

于丹答:‘第一,你有多少同学想要留京没有留下,可是你留下了,你在北京有了一份正式的工作。第二,你有了一个能与你相濡以沫的女朋友,第三,那么多人请你吃饭,说明你人缘挺好有着一堆朋友,你拥有这么多,凭什么说你一无所有呢?’

大学生:‘哎,你这么一说我突然间还觉得自己挺高兴的。’

说完,于丹似乎对她的回答挺满意,露出会心一笑。

我们如果不加以思考,便会像这位大学生一样,满心欢喜地全盘接受于丹的答案,因为她的答案看起来似乎有理有据。但如果你仔细思考,便会发现问题所在:大学生阐述自己的问题,诸如买不起房、没钱请人吃饭、薪水低,实际上问的是物质上的一无所有,他寻求的是怎样解决这个问题。而于丹巧妙的绕过了他这个问题,采取诡辩的方式答别人的问题,答的全部都是精神上的东西。

这个大学生没有得到他想得到的答案,居然还觉得她回答得很好,这说明,当一个人情绪失落之时,往往更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而忘记了自己最初要的东西,对于一些感性的人群尤为如是。”

《豪斯医生》房子叔也有句名言:“Hope is for sissies.”(说到此,房子叔也总是那么真相,好想也给房子叔生个孩子。)我从来不是那种热血沸腾的“啊希望!希望是最好的东西!像闪亮的羽翼一样!啊我要fighting”的人,如果我能被于丹那样的逻辑治愈,那我活得一点不痛苦,我一痛苦了就去书店买点儿卡内基看看就不痛苦了,但是我做不到,所以我要向小爱同学学习,我把“希望”和“生存意义”这样美好但是又很虚幻的东西高高挂起仅供瞻仰,只去“接受”,这大概是个避免抑郁的捷径吧。

neverland 发表于 2014/12/3 16:05:24 评论:0
 

1993年,18岁的意大利妹子Laura Pausini 穿着老土的西装,顶着老土的增龄卷发,站在圣莱莫音乐节的舞台上唱她的获奖作品La Solidutine(孤独),紧张羞涩但很卖力。

这一首倾诉“马可离开,不再回来。学校长凳空空如也,我无心梳妆,学业荒芜”的青少年俗套情歌,作为她的代表作,一直被唱了20年。

20年来,少女慢慢变大妈,她努力经营着自己所谓的国际范儿diva范儿摇滚范儿whatever范儿,一年恨不得开800场演唱会,而且每次演唱会结尾都要声嘶力竭地大吼一声“Fate l’amore stanotte”(字面意思反正是:今晚咱们都那啥啥吧)。再回头看看1993年,真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我常常想,这样喧哗躁动的舞台,人头攒动,她还会感到“孤独“吗?

…………………………………………………………

上周去看了诺兰的“星际穿越”——年度“励志家庭伦理大片”!可为什么从影院出来后我一瞬间就突然觉得好寂寞?

其实真心觉得“My dad promised”非常的cliché,但再俗套毕竟人家许了诺言,人家还兑现了诺言,这样完满和有始有终,就格外提醒了我自己生活在一个永得不到那段完满的世界和关系中,多少诺言半途而废,或樯橹间灰飞烟灭?越让人感动的就越可能只是文艺作品中比较理想化的东西。

我也不清楚到底要多久才能到达自己内心深处的安静,那种思维中可以单独辟出一块的类似“百姓下棋,牛羊缓归,渔歌唱晚,陌上花开”的角落。四个字四个字的,念上去抑扬顿挫,非常好听,可是它存在吗?如果选我去实践宇航员们那趟全世界最孤独的旅行,我是否愿意踏上最终注定的荒芜之地?

不过实际上,我总觉得每个人都非常孤独。无论是一辈子都在小黑板上解无解方程的,还是在庄稼地里灰心丧气与沙尘暴对峙的,或者在飞行器里枯等同事20年的,还有最最寂寞的安妮海瑟薇,彻底断绝过去,独自面对未知将来,一方石冢葬了爱人。

我们为什么只能选择“孤独”?而人生看似繁若星斗的千百种可能性,走到一个阶段才发现每条路都通往荒芜。我想还是曹雪芹最透彻了,人世间百态写尽,其实结局早在第一回就埋好了,不懂刘心武之流的发癫弄什么续写。

纵看过千百本书,仍是下面这段写得最好: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
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蛛丝儿结满雕梁, 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
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
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
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
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
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
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 反认他乡是故乡,
甚荒唐, 到头来都为他人作嫁衣裳!

真的,我要每天读读这一段,等真读通了,大概就能找到inner peace了吧?

neverland 发表于 2014/11/25 12:48:45 评论:0
 

上个月我跟一个美院毕业的妹子吃饭。

她是在我辞职后,去了我曾经的工作单位实习。以前的同事都跟她说她特别像我,所以妹子对我充满了好奇,两年前就约吃饭,后来我考公、怀孕、生崽,不知不觉就耽搁了一年多,这顿饭隔了这么久才终于吃上了。

其实我早就看过她的照片。妹子的QQ空间里大方挂着一个相册,相册的名字叫“丢到马桶让水流”。

妹子很清丽,大约因为是美院毕业的,所以很懂得拍照时善用光线和角度来代替大浓妆,姿态也很自然真实。从穿衣风格来讲,撞色用得很衬气质,看得出是讲究但不过度讲究的女孩。所以我觉得被人说成“像我”,真的还蛮委屈她的——我既不清丽又很马虎,都30岁了还穿着优衣库的黑白格子衬衣搭SNOOPY套头卫衣上班。

我总觉得这样的姑娘该是飞在天上的状态,年纪正好,逍遥自在,有想法就去努力实现,最棒的是这一阶段的人生总有很多机会去做出不丧失自我的选择。可是她反倒说她羡慕我。我有什么值得羡慕?我若倒退回5年前,都根本不会羡慕现在的自己和现在的生活。

我们聊天时还说到以前单位做的那些节目和片子,还嘲笑了一阵,因为我们都觉得有些节目真的好烂,即使是为了迎合观众,也想不出那种东西能迎合哪些观众。所以我们都认为“才华”是重要的——对自己,对任何人来说都有意义。

不过妹子怅然了一下,她说她爸爸是公务员,年轻时很有才华,但大约在婚姻和时间里终泯然与众人。

“我爸跟我说,这些都会淹没在生活里。”

这些,大概指的就是才华吧。

一位有才华的公务员爸爸说出这么一句话,我觉得简直太伤感了。但更伤感的是,这句话里的伤感我居然挺懂。

“才华”这个东西我说不上有,但总归在年轻时是有点腔调的,还有自我,还有灵感,还有想通过文字表达自己的冲动。现在回想,我二十小几岁那些年虽然过得孤独寂寞冷,但自己总是还有点儿来自精神和发自肺腑的充实感和成就感——我喜欢自己写的那些字,我觉得记录下来的那些情绪简直到位的不得了。之所以不羡慕现在的自己,是因为现在我周围的人(尤其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些人)不断向我重申:我看重的那些,都只是点缀而已,不是生活的必需品,不能投入太多,甚至有必要舍弃,否则就是自私哦。

“这些都会淹没在生活里”。

我还在垂死挣扎。

刚结婚的时候一门心思扎在“爱”里边,现在才想到用“实现自我”来分散分散“爱”的注意力是有多重要。

有时候我的人生观就是非常简单粗暴,过不去的事就死磕,我妈为我好,总是跟我说,“你要活得有点技巧,要学会去争取别人。”可是有什么好争取的?争取的意思难道不是“讨好”吗?讨好领导,讨好同事,讨好公婆,连自己的爱人都需要讨好?可是我这辈子都没做出过(其实也做不来)“讨好”别人的事。我觉得合得来的人自然合得来,不必去争取。那些合不来的,就根本没必要强求着去装作合得来。

张震岳说,破碎的痴梦,丢到马桶让水流。

没错。淹没在生活中的,死磕的,破碎掉的,曾经拥有现在泯灭的,还有对被爱的渴望,这些统统只能丢到马桶让水流,你若觉得可惜,那你便永无安宁之日。

neverland 发表于 2014/10/31 10:05:50 评论:0
 

自从生完孩子以后,我和胡先生开始各种吵架,偶尔大吵,大部分小吵。所谓小吵,就是说着说着家里请的阿姨、婆媳关系、教育孩子等等问题,谈话就会发展到一个诡异的令两个人都不舒服的方向。

我说我怀念刚结婚时那种心无旁骛、风轻云淡、嬉皮笑脸的生活,可是胡先生说,那种生活没有使人成长的意义,现在这种生活才是让你成长的生活。

我真是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啊,我还以为只有青春期的时候“成长”是令人烦躁的所在,没想到我都而立了还是这幅德性。然后我想起了“杀手莱昂”里小姑娘玛蒂尔达问:Is life always this hard, or is it just when you're a kid? 大叔告诉她:Always like this.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我这样的人就不适宜结婚,并不是因为婚姻本身不好,而是我太怪了,并且在结婚生娃后,所有人都会拿正常人的标准来衡量我,这让我很不适应。我觉得如果胡先生没有娶我,而是娶了一个正常的姑娘,他大概会过得更轻松,是我拖了他人生的后腿。

下面说说标题里的问题:我该如何伴你一生。

这个“你”不是指我先生,而是指我儿子。

其实夫妻如何共处实际上并不需要讨论,越讨论越形而上,还不如就这么吵啊吵的互相找准了对方的底线,每次吵架再避开这些底线就好了。老陈去年的神专The Key里有首歌我觉得话不糙理也不糙,“两夫妇怎相对?暴雨横过后变细水,再蒸发变轻烟一缕,幻化云雨在被窝里。”

毕竟是两个大人嘛,若想长久就只能化繁为简。我原本以为对待我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也是如此的原则,只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不怎么赞同。

胡先生是一个具有强烈家族意识的山东人,“喜欢孩子”这件事在他们家的观念里更多是被赋予了“延续生命、传承祖风”这样沉甸甸的意义。而我总觉得生孩子是我作为一个女人避也避不开的义务,这义务到我儿子18岁止。18年以后我会继续支持他的理想和维系他的三观(如果他需要),但更多的干预就既没有必要也非我的责任了。胡先生说,“不行!将来儿子生了孩子,咱们得给带着!”我说,“啊?我30岁生他,他最早30岁生他的孩子,到时候我都六十多了我才不给他带孩子,顶多经济上支援点(如果他实在需要)让他们雇个阿姨,我退休了我要出去玩,出去玩!”然后胡先生还说,“不行!你不给带我给带!”一下把我架到一个“自私”的高架桥上,让我下都下不来。

我发现我们生活中的一言一行都被一些隐形的“政治正确”绑架着。比如,作为一个妈妈,政治正确的表现就是“我好爱我的孩子;一切艰难痛苦累坎坷在看到孩子的一瞬间都觉得值了;为了孩子我愿意放弃一切放弃自我;有了孩子我就应该完全围绕孩子,不逛街不看电影,什么微信微博QQ空间里全都得是各种晒孩子;将来孩子生了孩子,我就是拼了老命也得接着给孩子带孩子”诸如此类。所以我严重的政治不正确了,我说过的“有了孩子,我也想要有自己的生活,孩子是孩子,我是我”,这被盖上了“自私”的戳;我说过的“孩子和爱人比起来,还是爱人更重要”,这被盖上了“自私”的戳;我说过的“照顾孩子,幸福感和责任感绝对三七开”,也被盖上了“自私”的戳。所以我突然觉得,我结婚干嘛呢?我这么自私,这么政治不正确,我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孩子啊,我该如何伴你一生,这件事,看不到遥远的前路。我只是每天陪你玩,念故事给你,起夜喂你,这是你自私的妈妈目前能够做到的事,只是18年以后,实在不知道会怎样。

最后放一张政治正确的合照,希望大家都过得更加幸福。

neverland 发表于 2014/6/27 15:44:29 评论:0
 

记得我刚结婚那会儿,整个人还处在一种光芒四射的漂浮状态,有次和小爱讨论安全感的问题,她说了以下这段话:
“缺乏安全感是我人生最大的敌人。这个跟努不努力,奋不奋斗,挣多少钱,人生25岁前一定要做的100件事做没做一点关系也没有,这种忐忑也不是走夜路、关小黑屋那种忐忑,这是一种发自心底的悲观情绪,不管生活多么的风平浪静一帆风顺,却总觉得下一秒就会发生很糟糕的事,就是会发生,一定会发生,越是顺利,越是高兴的时候就越不安。这么说吧,我的生活中或许没有恶龙,但是总有一只恶龙就在云层之上窥视着,或许它并不会扑下来,可是却成功地让我永远不得安宁。”
没错,虽然我当时光芒四射又正在甜蜜,但却不能对这段话同意更多。然后我就想起了《窃听风云3》里,刘青云替周迅拜佛,大致意思是说,愿你不要遇到不三不四的人。但其实他自己就是不三不四的人。嗯。不三不四的人总是会扎堆在一起,我和小爱扎堆十来年,大概因为我们都是被恶龙窥视的人。
最近我搬进了我们自己的房子,确切的说,是我先生在婚前买的、他独自还贷、房本上没有我名字的房子。他非常努力地布置这个真正属于我们的第一个家,但我却突然就想起小爱在两年前说的那段话。在此我要澄清,这跟房本上有没有我的名字并没有关系,我非常想得开,我一分钱没出,不写我名字也是理所当然。我的恶龙不是房本,而是我突然意识到,从小到大,我住过的每一个房子,都不曾让我产生过真正的归属感。
搬进新家的第一天,我婆婆直接奔向了她的大孙子,兴高采烈说:“宝宝,这是你奶奶家,你奶奶家!你姥姥这次可没来吧?”说实话当时我挺郁闷的,不过天底下的婆媳关系大约绝大多数基本只能呵呵,太计较了也没意思。人家儿子买的房,自然有可能被认为是人家的房了呗,总不能对着一个4个月的婴儿澄清,宝宝,这是咱的新家,咱的,你奶奶家住的是旁边那栋楼。
我希望在这一点上,我儿子比我幸运。所以我尽力陪伴他,他现在每天早上刚醒时看到我就会微笑。而我们都是普通的挣工资的人,大约近期内也不会有钱换个更优地段的房子,他会对他的成长保有印象,童年是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度过,即使长大后要去走四方,也总会有点点乡愁。
我没有乡愁,因为我就没有故乡。我住过5个城市,幼儿园换过2个,小学换过3所,高中换过1所,搬过的家两只手数不过来。所以我适应力很好,从不怕改变,到哪儿都吃得香睡得着,但也从小就觉得,无论自己到哪儿,都永远是个陌生人。
我想起前两天看见有个人说,女人结了婚,对娘家来说你是亲戚,对婆家来说你是外人,说到底就只有一个和你扯了结婚证的人。就这感觉。
和我扯结婚证的那人对我不错,更值得敬佩的是,他买房子没啃老,一分钱都没跟他爸妈伸手,于是住在这个偏远的家里,看着外环线的车流,我觉得,我还是适应得不错,我真诚赞扬老公布置新家的成就,但实际上的感觉还是这样:这是他的房子,我只是借住在他家里。就像以前借住在我姥姥家、我前奶奶家、我爸妈家……对于任何一套房子来说,我都永远是个暂住者。
那你怪谁?嗯。我谁也不怪。所以这篇其实是亲子教育主题的,哈哈哈哈。




才怪。
最后是Dido神曲,神总结。

I haven't never really found a place that I call home
I never stick around quite long enough to make it
I apologize that once again I'm not in love
But it's not as if I mind that your heart ain't exactly breaking

It's just a thought, only a thought
But if my life is for rent and I don't learn to buy
Well I deserve nothing more than I get
Cos nothing I have is truly mine

I've always thought that I would love to live by the sea
To travel the world alone and live more simply
I have no idea what's happened to that dream
Cos there's really nothing left here to stop me

It's just a thought, only a thought
But if my life is for rent and I don't learn to buy
Well I deserve nothing more than I get
Cos nothing I have is truly mine

neverland 发表于 2014/6/5 15:14:50 评论:1
 

不能免俗晒一下孩子,因为带娃真心累!(这是什么逻辑关系?)

像我么?

neverland 发表于 2014/3/31 11:53:52 评论:3
 
  下一页 尾页 (本页为第 1 页 共4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