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越来越老,就变得越来越啰嗦。所以上来博客风啰嗦一下,这是从我05年后就没有做过的事情...但是如果没有把话说出来,就要郁闷致死了...

我以前刚来新加坡,每次打电话老妈都会问很多让我觉得无法回答的问题,吃得饱嘛, 有没有早睡, 上课有没有听懂。只要有一声咳嗽,语气就会更加的重。几乎11年了,几乎到现在为止,这种情况一直没有改变,我回复的方式还是一样,只是我习惯了。就算不是老妈,是另外一个我非常亲近的女人,我也是以同样的方式,想来真是"仄恶".

可是可是,最近发现我开始变了。我开始经常分心,牵挂着N多事情,而且都不是自己的事情,不是国家大事,不是工作的事。

... 不知道方方上班辛不辛苦,她一定有很多怨言找不到地方说, 但是她又不愿跟我说...

... 哒弟嘟(我的小侄儿)上 潮汕话的幼儿园 (我的母校) 有没有哭...

... 什么时候可以带我妈妈来新加坡玩一下...

... 爸爸的嗓子究竟怎么了,打电话的时候可以听出非常沙哑,是不是回去要带他去体检...

... 哥哥现在的工作怎么样了...

... 两只猫猫在家里独自呆了这么多天了,有没有事情...

 

甚至,这种牵挂跨越了一度空间,高达三度....

 

... 每天都得看一下北京,揭阳和益阳的新闻,看看有没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发生...

... 天天进学校了没有,适应吗 ...

 

老实说,有一段时间,我是非常的恼火。按照我的能力与智商,我如果无法集中精神工作,肯定做不好事情的。但是,这种东西是 "无变" (意思就是没有办法) 的,我似乎散失了控制自己的能力。

是的,这种东西不是 “无变”的,是我在改变了。从我正式做为两只猫咪的主人,开始管理一个房子(以前住一间,现在住一套),加上过去的三个月的闭门思考,我真的有点变了。我算是开始学会牵挂, 开始学会把家庭和工作分开,就算是现在,我天天睡在NUS的office 里面,晚上还是2、3点才睡,工作已经不是我的生活全部了。

老啦,真的开始变啰嗦。对家里人也变得特别敏感,就像我老娘一样。看到哒弟嘟额头上有个疤,心里就想,叔叔一定去买个好的药膏给你擦。听到其他朋友说方方的工作或许不是很开心,心里非常的着急,但是一点"变"都没有。

很可笑,我活到这么老了,才开始不会那么自我,过去的生活感觉都是灰暗残缺的。当然,庆幸我还在算是年轻的时候步入正轨,没有颓到“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时候才来后悔莫及,这确实归功于方方和其他朋友对我的培养。最遗憾的,就是曾经给其他人带来的漠视或伤害,希望我能够用剩余的人生去去弥补。呼呼,继续好好的做人吧,能够进步总是好事。

Rexis 发表于 2009/9/29 2:40:33 评论:2
 

 

 

潮州话口音,很平和的语气,确很有说服力。

Rexis 发表于 2009/9/17 19:37:43 评论:0
 

非常轻松的一次户外活动。后面公司有会议,需要早点走,要不然跟大家去吃东西,肯定很爽。有空再回来SG骑车,明天暂回广州小屋,继续奋斗。

我的着装非常的不符合场景,应该是短裤拖鞋的....

Rexis 发表于 2009/7/19 2:09:00 评论:1
 

写这篇博客,是因为很多人问我行情怎么样,我想可以分享一下。

行情是一个我常用的口头禅。经常会问朋友,”最近行情怎么样?”  有些人会误认我在问他们的股票的行情等等。我本身完全不涉足这类金融投资产品,行情,在我看来,只是职业、经济状况的统称。这么职业或经济也就代表了对方至少1/3的生活。

很多人问我,像我这样的公司,在经济不景气的行情下会不会受到影响。这必然会的,只是我还没有感觉出来。主要的原因是,我还是觉得我们有做不完的项目,还是不敢随意接新的项目,因为接了之后,做不出来,就傻了。

Techsailor 一直说要保证质量。其实,我们这个质量,不单单是我们的做出来的网站的质量,更多的是服务质量。老实说,我们做的网站,经过专业的人一测,还是会有很多的毛病还是可以改进的地方,但是我们的服务质量都是着手在一些小小的方面做起,让客户知道我们非常在乎他们的项目。举个简单的例子,我经常喜欢半夜跟美国的客户开会。一方面时差上有区别,更多的是,我要让他们感觉到,他们不用把时差当成一个问题,而是一个优点。按照他们的时间,12点开完会,我们早上10点开做,他们第二天上班就看到我们把东西做好了。给他们的感觉就是,我们24小时都在工作。客户发email给我们,一分钟内回复,跟两个小时后回复,虽然都是使用同样的时间,但是在客户看来,这差别非常的大。有些人说高质量需求更多的付出,对于服务行业,质量很多时候,只是对资源,包括时间在内,更好的组织罢了。

好的服务不代表客户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很多时候,我很想跟客户大吵一架,把他们骂一遍再来谈需求。我的意思是,我们把客户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情来做,如果自己都不满意,肯定不能做。这样,我们做出来的网站,偶尔会让客户觉得超出他们的期望。

服务质量除了带给我们小额多余的工作量,也带给我们口碑,一个最好的销售、市场推广渠道。我们很少做销售,虽然还是有做,但那些真真正正签合约的,基本上都是在第一个会议就在谈需求和维护服务了。

老实说,Techsailor就是这么简单,我想不出其他原因,为什么我们会有源源不绝的项目可以做,为什么人手永远都不够,为什么行情这么不好我们还是有东西可以做。当然,源源不绝不代表我们赚的钱很多,反而,由于对质量要求比较高,我们不得不减少接项目,少赚点钱。这就是Techsailor目前最大的挑战,怎么做才能够接受多点项目。


也有些人经常跟我说,我们做网站这一行的现时行情竞争很大,不好做,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借口,做网站博大精深,到现在Techsailor 都只是入门罢了,怎么会有竞争很大的情况呢?不是每个人都做得来的啊。就好像很多人都会打篮球,但是要打到职业化,是很不容易的啊,所以不是每个 ”会打篮球的人” 都可以参加比赛,不是每个人会点HTMl和编程就可以做网站。需要成熟的技术积累,需要对网站的一个专业的敏感度、需要有服务质量。

而我们的销售靠的是服务质量形成的口碑。行情虽然不怎么样,但是总有些人想要做网站,总有些人能够介绍他们给Techsailor, 这就是我们得以生存的原因。当然,我们真的只是停留在得以生存的阶段,如果服务质量可以保证的情况下,真希望能够多接一点项目来做啊。

 

Rexis 发表于 2008/12/13 12:34:17 评论:5
 
Rexis 发表于 2006/11/17 12:43:56 评论:2
 

Wuvist 跟我说做RCB的时候,我想都没有想,就说好。原因只有一个,我喜欢有争议性的东西。很多人都喜欢有争议性的东西。而至今,没有任何一个网站能够把争议性的东西做得好,而有争议性的网站,通常不会差到哪里去。

争议的话题,有时候需要一个结论,有时候不需要结论,但是越多人参加,争议的话题就会有深度,就能够发掘出更多隐藏的内涵,甚至真相,而以至得出来的结论非常的有说服力。这就是集体的智慧。如果从现在起,80% 的人指着一只狗说这是一只猫,逐渐的,这只狗就真的成了猫了,先不管它是不是真的成了一只会喵喵叫的猫,慢慢得别人就会习惯,猫也会汪汪叫的。这就是公众舆论的力量。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至少网络上,有道德的人多过没道德的人。如果能够通过这个媒体来让这些有道德的人声音更大,这样有道德就会很快成为一种社会风。有道德Cool! 或许这样能够推动国家的道德建设。这也是RCB的宗旨。

我非常喜欢胡锦涛说的八荣八耻,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好像听到别人唱Rap 一样,觉得“好Cool”. 慢慢的斟酌,觉得胡万岁的总结很中肯,而做为国家主席高高在上的他,能够提出如此中肯的话,说明他与社会的接触非常的接近。我们可以不管谁讲了这些话,这些话有道理。RCB是一个把八荣八耻精神推广落实的具体方案,一个非常有中国特色的web 2.0 网站。

不能不做。

Rexis 发表于 2006/11/16 7:54:06 评论:0
 
"If you're interested in building a business to make money, forget it. You won't. If you're interested in building a business to make a contribution to society, then let's talk."
Rexis 发表于 2006/11/4 10:19:08 评论:0
 
Rexis 发表于 2006/11/3 1:15:58 评论:1
 

Case 4 September 19, 2006 Wharton

Sometimes, there are some situations are just not negotiable, unless we are able to create new values that enlarge our bargaining zones to have intersection.

This is a lesson I learned through this case. it is a normal case. I have to sell a jeep and the buyer wants to buy a jeep. However, he can only afford an amount which I am able to accommondate with. and we could not reach a conclusion. I was wondering that is really weird. He saw my advertisement and i have put a price there and yet he said he did not have enough money for that kind of price. I could not believe that and i was scared that could be a trap. I was firmed and he was firmed. I tried to explore other values which i can afford but not reducing the amount of cash i will get. None of them struck the bell. he did not want to tell what he really wants. or, i could not trust him. I was pretty defensive in negotiation.

Professor Blum gave us his definition of negotiation:
"A negotiation is an interactive communication process that potentially take place whenever you want something from somebody or they want something from you. "

It struck me indeed. In his definition, everything in life, almost every communication with another party is a negotiation. I must admit that I have prepeception of the negativity of negotiation. See how the two words assemble each other at the first place. To a person for whom English is a second language, negotiate ~ negative. Haha, joke aside. In Chinese, people only "negotiate" when there is bad things happen. Well, but bargaining is a life long activity. My mum is a high standard "Walk Out" player and I started to see her walk out strategy since 5 years old when she brought me to buy my brother's 8 years'birthday gift, a small basketball.  The "walk out" worked so well that now I still remember. So, negotiation is part of our life. However, I want to redefine it as:

"A negotiation is an interactive communication process that potentially initiates exchange of values between people".

Sorry Professor Blum, but I feel that my definition is more succint, to the point and accurate. "whenever you want something from somebody or they want something from you." sounds weird to me. Take an example of robbery. A robber wants to rob a passenger on the road. He does want something from the passenger and he shows  his knife or gun to pass a message to the passenger that he is threatening and dangerous. The passenger sends back message that he is shocked and scared. It is an interactive communication process that potentially takes place when the robber wants money from the passenger. So is it considered as a "negotiation"? There is no exchange of value and it is a zero sum interaction. I guess, by common sense, it is not a negotiation. If there is thing called Bargaining Zone, then "or" should change to "and". Both sides must benefit in one way or another for a negotiation to takes place and end with a deal.

Rexis 发表于 2006/9/21 11:34:36 评论:15
 

"Rexis,为了中秋吃月饼,也许现在可以开始减肥了~"

看到这句话,我要感慨一下。说真的,我最近真的是在减肥,而且今天称了一下,发现我最近做得最成功的就是这件事了。三个星期前我的体重是80公斤。是的,我真的很胖。而且在美国,很容易胖。基本上,很多时候都是Pizza, burger...连续吃很多天。吃到体形都有点像汉堡包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别人减肥,我也开始减。都说了,我是一个喜欢效仿的人。于是我就开始减肥。一开始是开始吃少,过了两天觉得没有作用,毛了。开始不吃晚饭了。很惊叹自己的决心。我一直认为,如果让我不吃晚饭,还不如把我枪毙了算了。可是偏偏我就能不吃晚饭了。不如说今晚我就没有吃晚饭。我的上一餐是下午三点的午饭,而且到今天已经有三个星期了。除了偶尔跟朋友出去吃饭应酬,基本上,还真的是一直没有吃晚饭。肚子饿了基本上是喝东西,还是吃水果...水果量还是照常,不多。而且,我现在喜欢上了吃Salad...

感慨一下。什么时候我终于看破了... 我现在的体重,是72公斤, 标准得不得了。跟我4年前在JC一样。Technically speaking, 这几年没有长大过....估计现在华初校服拿出来穿,就可以跳mass dance了...

当然,整个过程,显然没有这么简单。我花了不少功力去克服困难。而我用得最多的,除了效仿,另外就是Visualization.

因为有朋友也在减肥,所以我每次想要吃东西,我就会去努力去想,如果现在换成是谁谁,会不会吃呢?不会。那么我也不要吃。要不然别人可以减肥,我不可以,多差劲。于是,胸有大志的我,就可以说服自己不知东西。这就是效仿的力量。

另外,我找了一个偶像,于是我选了比较瘦的吴彦祖,然后把他的形象visualize成我减肥之后的形象(如果这么好就好了),然后往那个目标看齐。于是除了坚持饮食方式,我的运动量也增加了...

于是,我有了一个标志性的成功。当然,这只是一个充满鼓励性的开始。我这个人野心很大。现在减肥了,我就想更多了。于是,我要让这个良好的方式成为一种习惯。我要有吴彦祖的身材。哈哈。我可以做到。至于中秋吃月饼... .... ...

Rexis 发表于 2006/9/15 8:47:10 评论:0
 
  下一页 尾页 (本页为第 1 页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