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外之音
红颜笔忆女儿事, 碧落诗成故人章。 回眸一笑, 神采千年飞扬。 三生不弃, 却叹别离太长。 残亭惋风, 风不语, 旧事重提, 还费思量。 乱世不改, 本就女儿芬芳……
复活节快乐

每次我喊叫:“我还能比现在更倒霉一点吗?”就一定会被告诫:“千万别这么说~霉无止境,阿弥陀佛~。”

于是,果真,我觉得,我的每一天都更霉气过前一天,没有最霉,只有更霉。

 

这种时刻通常有几条固定的指导方针教我怎样做。

 

第一是文字逃避,比如说在桌上挑几本最重最大最学术的著作翻开,将自己团团堆住,然后电脑屏幕中开两个左右一样大的窗口,左边打开WIKIPEDIA随便一个专业条目,比如CORTISON吧,右边窗口就可以写自己的网志小说之类的了,爱写啥写啥。其中诀窍是不能每本书都在最中间翻开,要有前有后,有的是一章的题目页,有的是叙述页,有的是资料来源页,并且要挑两本中间夹上彩色细纸条。任它是谁探头过来,只当在进行深度的学术探究,便是大声出个气,也应该是不好意思的了。而我要逃避的主题,在众多学术巨匠的著作纸堆中可以显得很渺小,很无存在感,很可以乎视掉。

 

第二是吃东西。注意,这不是逃避的一种。吃东西的时候要直面困难,直面挑战,真的猛士(猛士居然是一个五笔词条!!),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接受不断增加的waist line!而吃东西的真实效果就在于,血涌向胃肠,脑袋就会变笨,于是蓝蓝的天上白云飘之类脍炙人口的诗句都可以作为心情灵药来使用了,更不用说多巴胺之类能把超级可卡因都比下去的人造魔药~

 

第三是整理电脑文件。文件要排序,时间,作者,主题,来源,重要性,关键词,结构,一个大点儿下有五个小点儿,每个小点儿有三条注释,每个注释有不同举例说明,巴啦巴啦巴啦。照片要排序,时间,人物,地点,事件,以及触发条件,使用次数,发送往返记录,优先权归类,巴啦巴啦巴啦。音频视频要排序,这个就太麻烦了,要做文字转录,要做中心思想,要做感受总结……好忙,我真的好忙,工作量实在太大,忙得没时间吃饭睡觉,还有什么是重要的呢?

 

然后我发现复活节就在我天天这样忙碌不知霉运多的生活中到来了。有豆包形状蓄了满满一泡泪的乌云在窗外,有各位师姐平均每人八厘米厚的phd thesis围着我,有半铁皮柜的奇巧牌巧克力存放于触手可及的距离(这本是我的地震及战时储备),有公家“任摧残”牌电脑专给我一个人使,我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耶稣哥,我忘了准备十字包和彩蛋来供奉你;春分(秋分)的羔羊,去上帝花园的小路你比我知道得多;巴比伦的伊丝塔,将爱刻在几千年以前;每年这个时候,其实是异教风情的大联合。

 

对国人来说,这是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日子。

 

可是啊,所以,连这样的日子我都记得,祝你快乐。

Happy Norther
Happy Souther
Happy Wester
Got it !
Happy Easter

 

 

弦外之音 @2011/4/20 13:27:02 评论:1


真的有人这样蠢

我很少写下字来骂人。

怕留证据是其一;其二是觉得影响形象,我并不是个爱骂人的人;其三,骂他就是降到他到高度啊,回头再让人用经验打败你,多么得不偿失。

可是我就是想做这样一件损人不利己的事了。

本来以为人老了,气性不再那样大,今天留下证据,一是证明我还年青,有活力有火气;二是自我批评,以后看了知道自己也有不慎重不要脸的这么一天,今后改了,再也不了。

骂人最后还是中国人骂中国人,真是气得想乐。

一回来就被导师训了,不是说我工作不好不努力,而是实实在在说我脑子不好使。

同研究室的同事也是华人,讲话聊天自然多些。问起我的研究计划,我无所谓,讲就讲了有什么大不了,又不是发明专利的,研究设计也同导师探讨过了,觉得与别人分享下还能得点指导意见什么的。再说了,做关于人的研究,难道我还怕别人剽窃?我的研究对象签了协议自然只是同我做。

自我感觉良好就是这样。觉得谁会那样蠢啊?我都同我导师讲好的研究计划,同在一所研究单位,我还怕有人抄不成?混这个圈谁不要名声谁不要脸,抄我的创意也要上交领导,领导难道会不知道?

于是就这样光明正大滴被抄袭了。

还TNND是我亲口讲给人家听的!

导师训我训得凶狠。

人家上交的博士研究计划同我基本是一样的。换了稍微不同的一组研究对象而已……

是,没错。我先交的,她后交的。导师们全都知道我们讲过话的。导师们找她谈了话摆出了“借鉴”我的创意的问题。谈话而已。人家的计划该怎样还怎样,毕竟研究对象再相似也还是有一点不同嘛。而且人家又没逐字抄嘛,一句都没有的嘛。

我就想抽自己一耳光算了。真的我就这样蠢。

领导们都知道她抄我的设计。那又怎样?损失的还是只是我一个人。我损失了我的独创性。人家没费多少力就一大篇设计出来的。导师们又不会开大会召告天下她错了我对的。她只在两个导师面前丢一点人又会怎样?又不会影响人家学位,又不会影响人家进程。也不会扩大范围给别人知道。而且同所就我和她两个华人,说出去难道会特别给自己长脸?

而我如果同其它同事讲,我就变成那真不要脸的了!我就是真泼一盆脏水出去,指不定还泼我自己身上。要不然,我就只能像现在这样,把这一盆脏水自己闷着头儿一口一口给喝了。

我以为,不会有人这样不要脸这样蠢,做学术都爱惜羽毛,谁读书读到这个地步也不想干那让人骂自己八辈儿祖宗的事儿。可惜我忘了,人若不要脸,那才真能天下无敌。

我妈教我吃小亏沾大便宜。全错了。

不要脸才能沾大便宜。

而这盆脏水真是喝得我恶心想吐。地沟油喝下去估计就是这味儿了。

明天周一见到她,我依然要笑得可爱些。就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毕竟我那可怜的导师不知道忍成什么样儿才能忍着不用脏话骂我是人间第一蠢货。

我也知道,这样的事,今天发生了,明天还会有,后天多得是。而这样的人,这里有,别处更多。

谈不上伤心失望什么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今天我一口一口就着泡菜把这个暗亏吃下去,也是自做孽。人家说我智商二百情商二十,果然干出这种挖个坑请别人把我埋了的事,我还恨不得担心有没有让人家的皮鞋沾上泥土呢!

好吧。我除了财迷,不靠谱,混子以外,现在还是个蠢货了。小沈阳家老婆讲话:“安上个尾巴你就是驴。”

我要安份。我要漂亮。我要平安毕业。

在此发放如来神掌一枚。如果今后我还这样蠢,请任何路人手持此文将我抽飞,越远越好,我真不想再看到自己了。

弦外之音 @2011/2/27 21:19:22 评论:12


祈雪

我最喜欢放烟花爆竹,无论央视的公益广告怎么劝都没有用。

传说中的死心眼就是我,哦呵呵呵~

最高兴这次回国过年收到了许多许多的烟花爆竹,还大方滴拿去散人,引来许多观赏的小孩子们羡艳的眼神。

 

二踢脚还是不敢放的,那玩艺儿的制做工艺有待商榷……喜欢放炮与喜欢玩儿命还真的是两码事耶……不过大年初一那天我爹带我去“旅游”,看到人家冰上放二踢脚,蔚为壮观。

 

我们说,过年放烟花爆竹是一种仪式的话,对我来说与其讲是什么破旧求新,不如说是祈求下雪啊。

 

玉帝爷爷,下雪吧!

 

我好喜欢下雪呀!

 

你看,我放了那么高那么多的烟花想你看到,我点了一挂又一挂的鞭炮想你听到,我铺满地的红艳艳的炮衣想你感觉到,我想下雪啊!

 

电视剧里有看到过人家跳祈雨的舞蹈。祈雪就比较没有听说过了。真让我跳,还要好好去查一查民俗学的资料什么的。

 

我回去这段时间下了两次雪。很惊喜地,我想它下雪,一出门,就下了。大片大片的雪花,痛快地很。我喜欢夜里下的雪,喜欢雪花落在头发上站立着的样子,喜欢想像第二天早上将会出现的景象,喜欢在雪地里滑倒,喜欢车灯投射的光束里雪花滚来滚去,喜欢人家看到雪露出一脸惊讶的样子,真是看到就笑个不停。一想起来,嘴角就一直挂着笑。

 

据说两次都是大面积人工降雪,真的是全国人民都感受得到我真诚滴呼声啊。

 

只是大地太暖了,一天就融化。玉帝爷爷耶稣哥哥,我开心得从楼梯上摔下来,还不能多留给我几片白花花的大地吗?

 

我家没有不化的雪,也没有不落的烟花。

爱我的人们哄着我,安慰我,送我去永远不会下雪,也永远没有烟花卖的地方。

我亦知道,人不能要求太多,不能贪得无厌。

是我的终会回到我身边,或被我回去身边;不是我的我只能站在旁边看,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如果那边的烟花可以永远不落下,我情愿被困在这里的永夏。

祝你们幸福,在会下雪的地方,去做自己开心的事,一定会幸福。

弦外之音 @2011/2/24 10:15:35 评论:1


我的有爱的弟弟妹妹们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是只有哥哥的人。

我是家里最小的,所以但凡有什么不满意,上到天要下雨下到蚂蚁搬家,只要站在门口直着脖子嚎一声:“臭哥哥~~~!”

屋里就会跳出个大人把我两个哥哥敲一遍:“不要欺负孩子!”

而我的哥哥们惯性滴宠爱着我直到现在。与取与求。宠爱而没有理由和自知。

让他们说我这人儿有哪里是优点,有什么可爱之处,或哪里长得比较好看,只怕他们想破了头也是没有答案的。在那么长的时间里,我只知道哥哥=男人=爱我=无限度让着我。

而我就这样被他们惯得让人说“只适合在宠爱中生活了”。

而我又惊奇的发现我今天其实是想写我做姐姐的心态的……

 

相比我的两个哥哥而言,我不是一个好姐姐,不是一个好的“大孩子”。弟弟小我十一岁,大妹小我一轮,小妹小我十三岁。

弟弟刚出生时我同他住过一年多,天天抱,天天玩,天天教说话。他是我活色生香的大玩具,而他现在的记忆里,其实已经不复有当年那个跋扈的小姐姐了。弟弟飞去新西兰的时候没能去送他,他探亲回来也没能去接他,他学英文我没能教他。我只知道我的弟弟现在过得不错,电话里已经是港台腔,长相已经无比男人了。话说我们家的哥哥弟弟都很Man啊,这真的影响了我的异性审美观。

两个妹妹知道学我的时候我已经开始臭美了,所以她们自始至终没看到家里哪一个算是奋发向上的榜样。一昧听大人讲“你要学你姐姐”,这也太空洞了吧……学我一样不着调吗难道?

而我是多么没有威信的一个姐姐啊。她们知道怕哥哥,就是不怕我。我叉着腰脸红脖子粗喊了无数遍“吃饭不许看电视”之类的话早就被无视掉了。连“挑食的人长得不美”之类的也一直被嘲笑。再有什么“不要乱花零用钱”“不许同怪薯熟讲话”什么的,只能无数次喊给空气听(握拳,流泪)。

我是想当个好姐姐的。

身不能至,心向往之。

可是我也知道我的妹妹们同我不一样。

比如我从小是想当公主娘娘大小姐之类的人物,而我的妹妹们比较愿意成为大姐头……可以追着男孩子揪着打原来竟也是一种追求啊!

而我小时候想做科学家,想做编字典的人(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妹妹们则只想做一个普通人,普通到什么样的标签都多余,最多是漂亮的普通人。一个要嫁有钱长得帅的外星人,一个要嫁制服男……

大人说,姐姐有追求,姐姐爱学习,妹妹们没目标又贪玩。

可是我的妹妹们过着美丽简单快乐的生活,一如我今日所能看到的,会变成美丽开朗的女郎,而无所谓成为什么,追求什么。

我不希望我的妹妹们像我,天天在抱怨,天天在后悔,天天愁得直掉毛儿。

人家说现在的孩子们早熟,她们也许真的比我更早看开些,选一些最喜欢的,最简单的,最不添忧愁的日子来过。从好日子里长大的孩子,幸福一辈子非常的理所应当,孩子样儿得弥足珍贵。

她们所选所做的,才是人生中最贵的。

而我这个财迷,却算啊算啊算不清楚。

我不应该鼓励任何人好吃懒做,可是我又见不得我的妹妹们生活中有一丝愁云惨雾。

我不希望她们像我一样长大,于是她们绕了个道,向着另外的方向跑去了,而我手搭凉棚远远望去,貌似那边的风景也是不错的。

妹妹呀,我希望你们永远是美丽无忧的小姑娘,可是你们终于都在我背后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长大了。原来剩在原点的自始至终只有我一个,一脸惊讶地望着你们。只剩我一个,以前要我的哥哥们背着我,现在要我的妹妹们哄着我。只剩我一个,从来都没有长大过。

我赫然发现我的小妹妹“情人节美好回忆”写的是“那个。。。”

你可愁死姐姐了……“那个”是哪个啊??????还省略号???????

你说你们这些比我小十好几岁的孩子!我是应该担忧啊?还是担忧啊?还是担忧啊?

好好好,我们说好做好朋友的,我不发愁,我不着急,我不紧张……打男生我也不紧张,美好回忆我也不紧张,我叫不紧张……

下次见到的时候,能不能安慰一下你们这个胆小如豆的姐姐,这个越长越不如你们的姐姐?你们是金光闪闪的妹妹(你们知道我对金子的感情),只要你们安慰我一下,我保证,我再也不担忧。

弦外之音 @2011/2/24 7:30:05 评论:6


五百年

我愿化作石桥,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只为你从桥上走过。

 

剑雨中帅气的僧人讲到这里咽了气,引无数小女生眼泪汪汪。

 

某人从椅中跳起大叫:“这个色和尚!等五百年也要看人家裙下风光!”

我绝倒……

弦外之音 @2010/12/27 20:52:41 评论:7


找个好女人不容易!

嘿,亲爱的你,

一起吃拉面,一起感叹,找个好女人不容易!

 

因为那么不同的原因,在这个垃圾课程里见了面。

TAFE设计这个东东不是学东西的,就是搞社交的!

 

也感谢它这样的垃圾,才能在一起骂骂人,在战火中产生革命的友谊!

 

看着那个鬼火般的月亮,就会感叹,

人和人怎么会这么不一样!

有一个情调火星人,发暗号给她的火星基地说,她见到其它的火星人。

有一个妈妈桑,品学兼优又非要做风尘女子的扮相,特长是扮演暴毙的蜗牛。

有一个琼瑶公主,漂亮的脸,还会放大鼻孔,一张嘴就是“屁~~~~~~~~~啦!”

还有一个认牌不认人的猫,有钱也买没钱也买,上身只认识包下身只认识鞋。

 

地球太危险了!

我们是濒危动物!

 

跋山涉水,翻山越岭,保有了自己的个性和小命,

而比这更不容易的是,

找到其它的好女人。

 

惟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只有仁者能够做到该爱就爱,该恨就恨。

大女人当如是。

 

不要怕吧,不要怕分开。不然我唱革命的小调给你听?

所谓天将降大任,所谓山水有相逢,所谓劝君更进一杯酒,故人常在阳关等,所谓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友情提示:这是反问句,不用回答我!)

我的朋友们,2014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在香港太古广场等你们。

 

弦外之音 @2010/12/22 8:20:00 评论:2


还真是古老的话题啊

我随机临床试验的对象是大肚婆。

然后很多大肚婆都是很闲的,并且因为怀孕很开心,很健谈,见谁都可亲那种。

于是运动班时经常与她们闲聊。算是捱钟点的一种好方法。

澳大利亚非要说她自己是个欢迎移民的国家,那好吧……总之这些澳大利亚女性经常会摆出非常尊重我的样子问我比如这样这样会不会offense到我,那样那样会不会与我宗教有冲突之类……还好吧。

然后会被问说,介不介意涉及政治话题,聊天经常把到的话题,比如人权啊民主啊台湾啊国籍啊之类的事。

我一向不介意。

说实话我很倾慕她们大肚婆们的思想觉悟的……其实真的是相当滴高!

而我总是说,我不介意她们对中国有任何正面或负面的看法。你有你的看法,我有我的看法,看法不同,不能决定你就不是个好人我就要用氢酸钾药死你之类。相反的,我是很乐意听听别人的想法的。内心深处,看着有些人背书一样重复报纸上的话还是很有趣的。无视自己的恶趣味。

然后可能是我的态度实在是太软趴趴的吧,一而再再而三被问到“你觉得台湾是不是中国的呢?”

如果有“再问就毙了你”这样的选项的话,我一定会勾出来的。

真的是欺负我软趴趴啊!你敢不敢问人家“以色列算不算一个国家啊”?

我很喜欢我的台湾同学朋友们。

我非常不想让他们不舒服。

而我总是用自己的实话来回答提问的人,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觉得台湾越来越不像中国的一部分。而最近几年我觉得台湾越来越像中国的一部分。

就是这样的。

这个没有什么谁看不起谁,谁觉得自己比别人好的意思。我一个河北人为啥子要看不起台湾人么。人家台湾人都挺好的。当然若有台湾人看不起我,那咱们就来比比看好了。

至于对待那些占了土著人土地的澳大利亚白人,人家诚恳滴倒了歉,能送还的送还,能退款的退款,除了说一句历史的错误不能被纠正啦以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有什么用么。

总不能说,TORRENCE ISLAND根本不是澳大利亚的一部分吧?

而我自己,我觉得我已经很正视这些话题了,从我自己的角度,从我自己的岗位,和责任。所谓在其位谋其事,作为中国籍小老百姓,应该关心的我关心,应该说的实话我说,应该有宽阔的心胸和眼界,应该尊重其它人的观念想法宗教信仰,也应该团结爱戴台湾同学,一如团结爱戴所有的同学。

而外交部国务院的家伙们,他们的职责远远不止这样。

 

 

弦外之音 @2010/11/17 12:35:14 评论:3


我亲爱的大脚趾

小时候看过一首“先贤”的诗,叫作“我的大脚趾”的吧。

意思是说“我亲爱的大脚趾,我尊敬你的诚实”。

好吧,我也会。

 

我亲爱的大脚趾,我尊敬你的诚实

谢谢你告诉我,我又营养不良了

水肿又虚胖;

我亲爱的大脚趾,我尊敬你的诚实

一边痛,一边不痛,原来我是长短脚

不知是先天还是后天发育不良?

我亲爱的大脚趾,我尊敬你的诚实

即使我拒绝承认,年龄的秘密

你却从来不撒谎;

我亲爱的大脚趾,我尊敬你的诚实

因为你亲吻着大地

我虽超过一七零,却无法同你比高尚

因为你永远朝向前方

我会写奋进的小诗,却也一路迷惘

因为你坚实的力量

我能扮鬼扮马,却脆如薯片一样

我亲爱的大脚趾,

我亲爱的大脚趾不要离开我吧

不会离开我吧?

 

弦外之音 @2010/10/1 15:19:45 评论:1


解梦

小规模标题党。

我并不会解梦。

 

话说我的导师为我找了一位心理学的大牛牛加入我的SUPERVISOR团队。此牛牛盛名在外:极其护犊,她的学生只有她才骂得,别人谁说她咆哮谁。刚好她另一个学生演讲排在我后面,我在听。此人讲完之后照例院里人会问些相对比较刁钻的问题。学生还没答,牛牛就跳出来给人家一顿教育啊~!让人家觉得自己怎么这样二怎么能问问题呢真是太不是人了回家吃自己吧……

啊,牛牛下星期将加入我的导师团队啊!我下次答辩的时候如果牛牛也跳出来把上司们骂得狗血样,到时候来报告我是什么心情。(吓死了吧已经)

而我并不是搞心理科研的。

只是我的孕妇们需要我加入很多的质性研究才能试图解读到她们稍微多一点。

而我的新导师牛牛大师认为梦是无预知性的,到头来只是您对已经发生过的一些事产生了符号性质的想法。

而我发现我的上下句并没有啥联系。傻了。

 

有无数的时间,我醒来,然后觉得,这是多么与众不同的梦呀,录之。然后等我乱七八糟滴忙过一些时候想起要“录之”的时候,完全不记得自己梦到什么了。我知道它发生过,因为它就坐在脑中那个角落,神态安详。可是我看不清它的长相,触不到它的肌肤,也无法捕捉它的声音,如果它真的试图告诉我什么,它也会因为我鸭子听打雷一般的表情而,失望。

也许是梦到了某个已经被我忘记的人吧。或者忘记的事吧。

在喜欢卖弄的年纪时,读了许多大师的著作(当时真的是以不读纯文学读物而自豪的),偏又想不起来的那个谁曾写过的,我们从来不会忘记,记忆如同五斗橱,内容总是在里面的,只是有时候卡住了,拉不开,或忙乱而找不到钥匙,或因为重击而使橱柜变了形,要很费力很费力才能拉开。

这样的解释我深以为然。真的是找到了一个开脱的借口:喔,我就说嘛,我从未忘掉你啦!你一直在那里呀,只是我没有打开柜子而已,就酱。这样想的自己,就从来没有错过了,勿需再为不记得而自责。

我甚至不知道在那个刚刚被我忘掉的梦里,我是否用巧劲儿拉开了一个柜子。

反而我又开始安慰自己,我并没有忘掉这个梦嘛,梦在贴有梦的标签的柜子里,只是我没能打开柜子而已,会一直在那里的。

而有这种可能性:我梦到了自己曾经的梦。

 

也许我可以找那么个时间,包起包头,抄一块花抹布,来个大扫除。摸摸弄弄所有的柜子,看看我都有些什么样的宝贝!

而我不能在眼皮上挂起“内部整顿,歇业一天”的牌子。我过着一种太忙太琐碎的生活。

我的梦们,我所有记不起来的记忆们,等等我,坐在那里等等我,千万不要走呀。我终究会有一天过来,我们聚一聚。我从来不想忘记,从来没想过。

弦外之音 @2010/9/3 10:51:51 评论:3


穿衣服的苦恼

之前哪个才人说,小胸好WA!至少小胸穿那种米老鼠的TSHIRT上面那个米老鼠不会变型啊~

所以就想说穿衣服真是苦恼啊,我羡慕人家大胸的原来人家有人家的惨处,仔细想想我还真没见过我那些大胸姐们儿穿 过图画的TSHIRT……她们连有古董扣子的衬衫都不穿的……真是谁有谁的可怜。

你羡人,人也羡你。

那个什么姐说我好,说我身板儿同相片儿似的没什么衣服不能穿的。我告诉你我苦在哪里:

我我我

我前前前天人家才同我说冬天你怎么穿这么少呀看着就冷。我去!我穿了四层了不算内衣!我知道我就是一骨头架子成了吧?就是这个天,如果你穿得不显厚其实你看着就INAPPROPRIATE我知道!这不美好吧?结果谁看我谁冷。

说夏天好了吧?夏天好个P啦!鬼佬前凸后翘的最喜欢穿长长的连身裙挂脖子的从脖子到脚骼,人家穿上那个法式啊那个飘啊那个风情啊……我穿上站在那跟个筷子筒似的!不够人笑的!

还有说我身高。我身高它就是个事儿!事儿它二大爷!好死不死说为啥咱没能进娱乐圈儿?当模特又不够高还差两厘米,如果走国际路线那就还差六厘米呢我。那拍电视电影吧。死去吧电视电影……道具组的东西都是迷你的是吧?是给TEA CUP PIC配戏的吧?我站中间儿我就是一巨人!格列佛游记啊?看看日本杂志奶奶的人家都没有上158的!

说到身高全是气啊,全是泪啊。

现在的什么蛋糕裙裤,花边热裤,针织短裤,多美啊?多潮啊?多那个啥啊,是吧?给我一穿全变内衣了,完全不敢出门儿!这大腿露的,不是我不紧跟时代问题是不挨着泳池的时候它什么时代也没有这样儿的!

还问我愁什么,这天天愁得我都直掉毛儿!

 

弦外之音 @2010/8/14 21:06:13 评论:4


  下一页 尾页 (本页为第 1 页 共19页)  
导航
博客风
弦外之音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follow me on Twitter
    红颜笔忆女儿事, 碧落诗成故人章。 回眸一笑, 神采千年飞扬。 三生不弃, 却叹别离太长。 残亭惋风, 风不语, 旧事重提, 还费思量。 乱世不改, 本就女儿芬芳……



    网志分类
    迷 myth(43)
    奔雷 thunder(22)
    团扇团扇 shaped life(65)
    山经 mountains(5)
    海经 oceans(9)
    风 style(20)
    雅 elegant(8)
    颂 praize(15)



    网志存档
    2017年12月
    2017年11月
    2017年10月
    2017年9月
    2017年8月
    2017年7月
    2017年6月
    2017年5月
    2017年4月
    2017年3月
    2017年2月
    2017年1月
    2016年12月
    2016年11月
    2016年10月
    2016年9月
    2016年8月
    2016年7月
    2016年6月
    2016年5月
    2016年4月
    2016年3月
    2016年2月
    2016年1月
    2015年12月
    2015年11月
    2015年10月
    2015年9月
    2015年8月
    2015年7月
    2015年6月
    2015年5月
    2015年4月
    2015年3月
    2015年2月
    2015年1月
    2014年12月
    2014年11月
    2014年10月
    2014年9月
    2014年8月
    2014年7月
    2014年6月
    2014年5月
    2014年4月
    2014年3月
    2014年2月
    2014年1月
    2013年12月
    2013年11月
    2013年10月
    2013年9月
    2013年8月
    2013年7月
    2013年6月
    2013年5月
    2013年4月
    2013年3月
    2013年2月
    2013年1月
    2012年12月
    2012年11月
    2012年10月
    2012年9月
    2012年8月
    2012年7月
    2012年6月
    2012年5月
    2012年4月
    2012年3月
    2012年2月
    2012年1月
    2011年12月
    2011年11月
    2011年10月
    2011年9月
    2011年8月
    2011年7月
    2011年6月
    2011年5月
    2011年4月
    2011年3月
    2011年2月
    2011年1月
    2010年12月
    2010年11月
    2010年10月
    2010年9月
    2010年8月
    2010年7月
    2010年6月
    2010年5月
    2010年4月
    2010年3月
    2010年2月
    2010年1月
    2009年12月
    2009年11月
    2009年10月
    2009年9月
    2009年8月
    2009年7月
    2009年6月
    2009年5月
    2009年4月
    2009年3月
    2009年2月
    2009年1月
    2008年12月
    2008年11月
    2008年10月
    2008年9月
    2008年8月
    2008年7月
    2008年6月
    2008年5月
    2008年4月
    2008年3月
    2008年2月
    2008年1月
    2007年12月
    2007年11月
    2007年10月
    2007年9月
    2007年8月
    2007年7月
    2007年6月
    2007年5月
    2007年4月
    2007年3月
    2007年2月
    2007年1月
    2006年12月
    2006年11月
    2006年10月



    个人链接
    ivollo|创意门户
    给我一点温馨
    女子俱乐部


    RSS 2.0

    用户名:
    密 码:
     记录我的登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