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志介绍

爱生活爱毛毛

导航
 博客风
 猫的neverland首页
 联系

网志分类
 碎片(226)
 猫猫(28)
 初见(51)
 乐音(8)
 光影(24)
 阅读(5)
 吃喝(9)
 贪玩(42)
 闲言(18)
 恋物(2)

网志存档
 2017年10月

 2017年9月

 2017年8月

 2017年7月

 2017年6月

 2017年5月

 2017年4月

 2017年3月

 2017年2月

 2017年1月

 2016年12月

 2016年11月

 2016年10月

 2016年9月

 2016年8月

 2016年7月

 2016年6月

 2016年5月

 2016年4月

 2016年3月

 2016年2月

 2016年1月

 2015年12月

 2015年11月

 2015年10月

 2015年9月

 2015年8月

 2015年7月

 2015年6月

 2015年5月

 2015年4月

 2015年3月

 2015年2月

 2015年1月

 2014年12月

 2014年11月

 2014年10月

 2014年9月

 2014年8月

 2014年7月

 2014年6月

 2014年5月

 2014年4月

 2014年3月

 2014年2月

 2014年1月

 2013年12月

 2013年11月

 2013年10月

 2013年9月

 2013年8月

 2013年7月

 2013年6月

 2013年5月

 2013年4月

 2013年3月

 2013年2月

 2013年1月

 2012年12月

 2012年11月

 2012年10月

 2012年9月

 2012年8月

 2012年7月

 2012年6月

 2012年5月

 2012年4月

 2012年3月

 2012年2月

 2012年1月

 2011年12月

 2011年11月

 2011年10月

 2011年9月

 2011年8月

 2011年7月

 2011年6月

 2011年5月

 2011年4月

 2011年3月

 2011年2月

 2011年1月

 2010年12月

 2010年11月

 2010年10月

 2010年9月

 2010年8月

 2010年7月

 2010年6月

 2010年5月

 2010年4月

 2010年3月

 2010年2月

 2010年1月

 2009年12月

 2009年11月

 2009年10月

 2009年9月

 2009年8月

 2009年7月

 2009年6月

 2009年5月

 2009年4月

 2009年3月

 2009年2月

 2009年1月

 2008年12月

 2008年11月

 2008年10月

 2008年9月

 2008年8月

 2008年7月

 2008年6月

 2008年5月

 2008年4月

 2008年3月

 2008年2月

 2008年1月

 2007年12月

 2007年11月

 2007年10月

 2007年9月

 2007年8月

 2007年7月

 2007年6月

 2007年5月

个人链接
  -----猫de窝-----
  天涯猫窝
  晴耕雨读
  -------老友记-------
  妹妹
  npc
  TBOR
  大户
  胡胡
  萝卜
 
  kat2e's bits n bytes
  kat2e's猪头小猫
  nikita
  蛋蛋
  若男
  蔫儿坏
  一人一
 
  ------杂七杂八------
 FlickrColorSelectr
 madmao
 madmao天涯
 mo
 rapbird
 shengyanlong
 songtaste
 yaoyifan
 yupoo
 はっちゃん日記
 安静
 巴黎影像
 白兔超人
 北纬23度
 蔡康永
 曹斐
 春树
 丁三郎
 豆瓣
 耳折れ兄弟
 风信子花香
 瘋小貓的華麗冒險
 顾小白
 韩寒
 和菜头
 猴子
 老徐
 篱笆网
 李寒
 楼上的路卡
 绿妖
 女巫店
 欧宁
 傻逼秀
 苏醒
 檀姜
 桃七
 田原
 兔斯基
 兔粥粥
 王者
 网不易
 戏楼
 小白
 小二或者koko
 小小
 新闻下水道
 月光博客
 做菜的秀逗

累计浏览:515800
RSS 2.0

用户名:
密 码:
 记录我的登陆信息
 
  


这样看呢。。。。。。。。。。。。就还好。。

一发功!!。。。。就酱了。。。

而在21号下午之前。。。我还是这个样子。。。

 

 

搜累哇。。

顺我意的那位。。。下次还是不要这么顺了。。。请务必阻挠一下吧。。。




贫尼法号济颠

剥莲蓬,大拇指肉甲分离,疼死他大爷我了,这什么人生啊!据说活到奔三第一次吃新鲜莲子的人的人生是苍白的?

一会儿又有快乐女生看,上周的收获是听到郁可唯唱万物生,不要脸的博主我立刻二话不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这歌学了!

(一想到快乐女生速度打电话叫了五只鸭爪一只鸭脖这种节目最适合吃垃圾食品了

下午和某只简单磋商了一下在其鼓励下动手自裁——好久不自己动手剪刘海手艺会生疏的么。。。剪完我说我觉得轻松多了但是怎么看起来这么像济颠啊?顶着一个坎头翻出上上篇blog贴图看后于是内牛满面。。。

嗯。

以上。

周末你是愉快啊,还是愉快啊,还是愉快啊?!

哼!




还有什么不快乐?

还有什么不快乐?

有很长一段时间她一直相信着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正在发生着,但是只要你不知道,它就好像不存在,所以我要坚持不知道。

如果说“一直相信着”,不如说“强迫自己相信”更恰当,这句话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成了她的法宝,只要她把它从心底请出来像咒语般诵读,就可以神奇的消除充斥或即将充斥的,疑惑,抗拒,愤懑,失望,沮丧,甚至绝望,与此同时,她还可以短暂逃离出困顿的情绪,去感受释然,欢乐,满足,幸运。

就这么一直过来了,微笑始终多于哭泣,不能说是不好。

我们当然可以站在道德或人性的制高点,居高临下的说:她只不过是在逃避而已,真是懦弱。

是的,祭出这句话时,通常是用于处理无法面对的事实,不但无法面对,而且深知那就是残酷的事实,没有办法接受,没有可能改变,没有能力帮助。

可是,如果不想想办法,很容易就被负罪感与无奈压的喘不过气来,逃避和崩溃,前者显然是更好的选择,我们应该庆幸她没有在那个深夜拉开窗户,跳下去。

所以说自我欺骗,换个角度来看,未必不是一种更明智的面对。

如果太累,就坐下来歇一歇;如果口渴,就先绕路去河边;不要病倒在半路,才有可能到达终点。

不快乐,是一个必须的存在,既是对接受事实的一个缓冲,也给了自己认清内心真实想法的时间。

在接受事实之前,她全盘接受了自己的不快乐,沮丧,还有绝望,不再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羞耻,虽然痛苦仍旧如影随形,她始终相信大情况在慢慢好转。一个错误永远不是只有一个人造成,一个错误也不该由一个人背负结果,如果对方抽开共同承担的肩膀,她也不必再勉强负重,要落地的石头终究会落下,那是和地心引力与时间同样不可抗的结果。

现在她知道,事实的存在,她知道她其实早已知道一切,从此以后,她不会再设定自己不知道,事实就是那样,但她已不在意了。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正在发生着,知道了,又能怎样?

不快乐。

不,快乐。

你有什么不快乐的事,说出来让大家快乐一下:)




当爱情只剩下十二个小时的时候

转自:康永博客

 

当爱情只剩下十二个小时的时候
我只好设下七个关卡 ........

我会用尽全力的抱一次
看对方会不会也用尽全力的抱我
 
我会索取一个吻
看看这次索吻
能不能换来对方也向我索取一个吻
 
我会有一次在斑马线前停住
看对方会不会察觉了  然后走回头来牵我的手  带我走过去
 
我会写一张小纸条  撕成两半丢掉
看对方会不会把纸条捡起来  拼凑着  阅读
 
我会在对方背对着我的时候
在心里默默呼唤十次对方的名字
看对方在这静默的几分钟里
会不会彷佛听见了似的  转过头来
 
我会从睡眠中醒来一次
看对方是不是也会同时醒来  望着我
 
最后
我会说一次"我爱你"
然后看看对方回答我的是
 
"谢谢"  ?
 
"真的吗" ?
 
"我也是"  ?
 
还是那个正确的
 
"我爱你"  .........

 

=======================================================

这七个关卡也曾出现在我的生活,有我做到的,没做到的,有对方做到过的,也有对方没能做到而选择放弃的——突然意识到,纵然勇气与激情都已不再,曾经经历过也算是某种幸福,无论是快乐的,还是悲伤的回忆,都在同时证明着一件事,那就是两个人曾共同经历过的,叫做爱情的东西。

 

放图~

感谢今天和我一起花痴的某小姐

感谢把我的腿拍的又细又长的某小姐

不记得正在说什么

感谢把我脸拍的很小的某小姐

花痴姑娘在佯装

花痴姑娘淹没在眼袋的阴影下

我会在对方背对着我的时候,在心里默默呼唤对方的名字。

请帮我拍一张,看起来很幸福的照片吧。。。。

 

最后的最后,因为刚看完《野猪大改造》,所以试图cos野猪改造前的寒样。。。会害怕的同学请迅速下拉不要看。。恶趣味的同学就可以点击观看大图,眼神很到位的说~

 

 

其实还是想说点什么的,但说出来的未必是心里话,心里话却也未必有人想听。

以上。




雨日

去车站送人,走了八百次的路还会坐过站,终点也没人清场,一觉醒来发现又快到家了。。。囧

路过广深线售票厅的时候,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粒小图钉在强大的引力前翻来滚去风中凌乱的画面。。。不如顺便买张票去广州?。。。还是不要了。。。撤退~~~~~~~~

mp3里还是上次在小新家拷的那些歌,明明调了随机播放却始终只循环几首,也懒得去弄,耳机里一直响着Maximilian Hecker的吟唱,下雨了,人们撑起伞却并没加快步伐,树叶很绿冷气很凉,车窗上的一道道雨水像是可以径直流进我身体,额发已经长到遮住眼睛,不想管它,而男人一直在唱:

There is no ending to this life
That I've to live with endless sighs
Oh, can't you see I'm falling now?
Oh, could you hear these words somehow
But I can see the sadness in your eyes
And I can see the sadness in your smile
Hold me now
Heal my wounds
Hold me like you did
There is no ending to this life
That I've to live with endless sighs
And all I know is that my head is gone
And I am falling now
You don't miss me
You don't love me anymore
You don't need me

我昏昏欲睡。

过天桥,爬楼梯,动作太猛,血液冲上头顶,一个疼痛爆发。

黄耳朵流浪狗从车站旁的树坑挪到了药店门口。

很多人奔跑,很多人步调平常,很多人窃窃私语,很多人四处张望,没有人在笑,我想笑笑,又不知笑些什么。




半缘修道半缘君

在我那鲜少更新的QQ空间标题下,一直留着半句诗: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由着对这诗的偏爱,留意到好友里的两个人。

女生的签名刚刚改成: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男生的签名跟着就变成了: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真是,留下的半句诗没为我带回我的青鸟,补全我未写出的后半句,却引得我见证了一段别人无意间透露出来的,如火如荼的爱情。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都是不想说穿的骗局。




2:23分

晚饭时,旁边那桌是两个阿姨加一个十几岁男孩的组合,阿姨们用家乡话聊的水深火热浑然忘我,男孩于是屁股上长了钉子,在凳子上扭来扭去东张西望几近左右手互搏,我多事,心道看这孩子能扛多久,果然片刻后他终于爆发了。

只见他,把桌上一杯冻柠乐喝到见底,开始用吸管挑那片柠檬,呵,不过是玩柠檬啊,小儿科了,没意思。。。

却见他,用嘴衔住柠檬片的一半抬起了头,什么!难道他要。。。。

啊!真的吞进去了!!!不嫌酸啊。。。囧。。。

又见他,用手指捏住两片嘴唇。。。开始咀嚼。。。嗯,不捏住的话会喷出来吧。。。那么奇特的表情了都。。。

 

啊呀呀~牙痒痒的我恨不得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对他说,同学,赶紧回豆瓣冷笑话小组报道去吧。。。

============================

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怎么的就唱起了那首久违的老歌,轻轻的唱下去虽然段落难分,但竟能完整记起歌词,一句一句,边唱边回味,发觉如今再唱这歌,心下俨然已是另一番境地。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象朵永远不凋零的花,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
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是永远都难忘的啊,所有真心的痴心的话,永在我心中,虽然已没有他。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也曾伤心流泪,也曾黯然心碎,这是爱的代价。

也许我偶尔还是会想他,偶尔难免会惦记着他,就当他是个老朋友啊,也让我心疼,也让我牵挂。
只是我心中不再有火花,让往事都随风去吧,所有真心的痴心的话,仍在我心中,虽然已没有他。

============================

看到别人写的话,写的真好,转来。

 

你说,也就是认了。好似一切平衡像我倾去,你缄默,不解释便是认了。
我偏是要清算,自作聪明打了笔墨官司,看看到底隐忍的恨和故意的误会是不是还能让你白衣无瑕的说
亦是好的

 

这宿命主义的认了从来不是慈悲。是你妄图无视所有的让我克制抑郁的症结,还轻描淡写的冠上好的来指鹿为马。
可这要怎么言说,无处溃堤。想来,也唯有憎笑。

 

我们的需求从不互知,即便知道,也以极不体面的方式忽略和遮掩。
我不可再恨你,爱你的时候也仅仅满足你闲暇时的念想,其余毫无功用。恨你,于你于我都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我竟是不能和半个人类为敌的。我不恨你,是不能和无需逆转的人事较劲。
而非是体谅你,若有体谅,那只能是可怜你。

 

我承认你是善良的,哪怕连那点自私和沾沾自喜都是。可你从来不懂如何去爱,连热情都没有了,只能幻灭。
我同你说,如果我不是那么敏感和有索取,或许你可以当个无害的人。

===============================

at last

人们像风一样经过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入夜

突然就不知道说些什么了,轻狂与黯然原来是相伴相生的一株并蒂花,我知道我一直都不乐观。

今年五月在大华兴寺那尊四面佛前许的愿一一得来了好消息,有天夜里我突然想到要去还愿才是。。。还没找到人同去,佛前那段路,我还不想一个人走。。。那日许愿我极虔诚,闭着眼,跪了很久,没有香灯烛火缭绕,在那山顶上,落在我身上的,只有静寂的夕阳与风。

在风的主页看到这句话:“毛毛,有个等待也不错~”,不知道是谁写,也不知道是为何而写,像是一场雨的第一滴雨点,轻轻砸在一片叶上,染浓了绿。我似乎也在等待着什么,一直,一直在沉默的等待着一个不可能的什么,撤不回步,就像是故事里的人们在等待那个总也不来的戈多,日复一日重复着无厘头的对白和毫无意义可言的行为,好让等待看起来更像是等待那么一回事儿,我也并无例外,在这样的深夜,敲出这样的字,像个白痴。




睡前许愿

明天别再甩澡球太大力撞门撞到破皮了啊~




你不知道的我——无理由遛图x8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本页为第 2 页 共4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