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志介绍

不疯魔,不成活。

导航
 博客风
 书来处首页
 联系

网志分类
 秋叶叠思(5)
 浊酒浇愁(3)
 香茗清闲时(16)
 灯火阑珊处(3)
 无忌狂言(9)
 咏传(3)
 原野猎笔(8)

网志存档
 2017年12月

 2017年11月

 2017年10月

 2017年9月

 2017年8月

 2017年7月

 2017年6月

 2017年5月

 2017年4月

 2017年3月

 2017年2月

 2017年1月

 2016年12月

 2016年11月

 2016年10月

 2016年9月

 2016年8月

 2016年7月

 2016年6月

 2016年5月

 2016年4月

 2016年3月

 2016年2月

 2016年1月

 2015年12月

 2015年11月

 2015年10月

 2015年9月

 2015年8月

 2015年7月

 2015年6月

 2015年5月

 2015年4月

 2015年3月

 2015年2月

 2015年1月

 2014年12月

 2014年11月

 2014年10月

 2014年9月

 2014年8月

 2014年7月

 2014年6月

 2014年5月

 2014年4月

 2014年3月

 2014年2月

 2014年1月

 2013年12月

 2013年11月

 2013年10月

 2013年9月

 2013年8月

 2013年7月

 2013年6月

 2013年5月

 2013年4月

 2013年3月

 2013年2月

 2013年1月

 2012年12月

 2012年11月

 2012年10月

 2012年9月

 2012年8月

 2012年7月

 2012年6月

 2012年5月

 2012年4月

 2012年3月

 2012年2月

 2012年1月

 2011年12月

 2011年11月

 2011年10月

 2011年9月

 2011年8月

 2011年7月

 2011年6月

 2011年5月

 2011年4月

 2011年3月

 2011年2月

 2011年1月

 2010年12月

 2010年11月

 2010年10月

 2010年9月

 2010年8月

 2010年7月

 2010年6月

 2010年5月

 2010年4月

 2010年3月

 2010年2月

 2010年1月

 2009年12月

 2009年11月

 2009年10月

 2009年9月

 2009年8月

 2009年7月

 2009年6月

 2009年5月

 2009年4月

 2009年3月

 2009年2月

 2009年1月

 2008年12月

 2008年11月

 2008年10月

 2008年9月

 2008年8月

 2008年7月

 2008年6月

 2008年5月

 2008年4月

 2008年3月

 2008年2月

 2008年1月

 2007年12月

 2007年11月

 2007年10月

个人链接
 蛋蛋
 肥狼
 画来
 依来园

累计浏览:108711
RSS 2.0

用户名:
密 码:
 记录我的登陆信息
 
  


相去儿童节好些天了,一边总想写点什么附和一下腾讯的“六一精彩回忆大征集”,一边又总难得下手,莫非又是书生积习作祟?小时候那些个陈谷子难芝麻事儿,不提也罢。
可到底是狠下心来开头了这篇文章,我怕真有电影里的2012年,即便没有,我也担心哪天因为无聊的过活而结婚了,然后理论上再有儿童绕膝,再后就彻彻底底丧失了儿童的优越感,届时小时候的感觉怕也是彻彻底底烂在了回忆里,永远不被提起。
我自己有一个恶俗不堪的名字,打小就有。小学中学那些年父亲一直说给我换名,因为名字的版权不是他的,给长子命名的权利被爷爷抢了,大概心有不甘吧,可终究因为疲沓的习性没能作为。到现在,我人也俗习惯了,却不愿意改了。听说他拟定好的名字叫得运,他早年的记事本中都用了这名字,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三岁上幼儿园时?)我爷爷嫌李得运嗡嗡地不够响亮,就改了,没有征求父亲母亲的意见。彼时父亲也不在家,母亲自然是随爷爷了,大概在家庭主妇看来给子嗣命名是男人们的事——中国人几千年的“传承”。
照目前我的性子,我还真是嗡嗡地那种人,这倒不是拥护父亲的先见之明,其实我并不喜欢他的选择,很多时候都不喜欢。倒是一直在想象母亲如果给我取名的话会是怎样的,根据名字代表一种需要、一种期待的逻辑,母亲从小到大每天对我的期待就是“吃饭”,若是让她做主的话非得叫我“李吃饭”。我并非不吃饭,而是吃饭总不积极而且挑剔,弟弟也是如此,令母亲伤透脑筋。为此母亲在家常准备健胃消食片,收效不明显,母亲别无他法,只得隔两天换一种荤菜,而蔬菜我们是不会看的。
小时候每天早上的穿衣最是费劲,特别是冬天,一层又一层,在记忆里为我穿衣的常常是奶奶,我要捣乱不摆正姿势,常常屁股上挨上两巴掌,直到最后将鞋牢牢的绑在脚上,才算完工。我一直怀疑母亲向外婆隐瞒了什么,以致于我出生后好长一阵子外婆没搞清楚我是男婴还是女婴,出生后几年内外婆为我置办的衣服,全是女孩的,更郁闷的是,十岁生日,她仍然为我买了女童装(记得不清楚,好像是左襟布花的白衬衫),虽然彼时她已经确信我是男孩了。
很长一段时间我的教育是由爷爷直接负责的,在他的思维里,孝悌第一。于是从小到大他跟我重复了很多遍董永的故事,如何卖身葬母,如何和七仙女缱绻,董永之子如何寻母,一边讲,一边叹息他的那些故事书被曾祖母趁其不在家当废品卖掉了。后来我看见了电视剧里的董永,不晓得是否为演员的缘故,其行动之处,厌恶至极,巴不得王母娘娘把他灭了。夏天的乘凉,便是爷爷复述他年轻时看的小说和戏剧的时间,大都还是关于孝道礼仪的精神。
和大多数孩子一样,从小我未有疑义地背上了沉重的书包,书包不断被岁月镂空。一学期双肩包,一学期挎包,轮换着背,以防因为书包影响骨骼的生长。有些时候老师没有布置家庭功课,就索性把书包放课桌里,两手空空飘飘欲仙地回家,到家就被爷爷喝住,盘问书包所在是自然的事,接着就是“学生的行头不能丢”之类的训话,气氛很严肃,审判一般,悸于这种气氛,以后回家遇上没有功课,书包里放上语文、数学,得防着抽查(多数是抽我背书)。好在中学后我的课业爷爷逐渐弄不懂了,就逐渐放宽了政策,但像看电视还得通过批准才可以,而且时间往往是有限制的。
一有放假的空闲时间,爷爷见我没在家,第一个反应就是去邻居家寻找,多半也能找着我,然后把我领回家,训之于“学生应与书为伴”等等等等。久而久之总结出——爷爷眼里是容不得我玩,连闭目发呆都不行。老年人的话听多了就当耳旁风,实际上我仍想法设法穿越封锁去找邻家小孩,并形成了定时回家探风的机制,只要在爷爷眼里隔小段时间能出现,便无大碍。奇怪的是我很少挨爷爷打(能回忆起来就某次因为无休止的骂人,左右来回抽了好几个耳光,嘴都打肿了),怎么就那么畏惧他呢,现在也没想明白。
较之于学,对玩的印象就浅淡了不少,因为独处占了我不少时间。印象深的在高年级时有打乒乓、军棋,再小的时候就算弹珠(实际的跳棋子),画片。还有皮筋顶有印象,貌似这个男生少玩,爷爷唤我回家时,大多是和小鱼儿(邻家小孩的乳名)正跳皮筋,扫兴的事重复就如伤疤总是被揭,伤口就永远留了下来。课间放学后打乒乓是一件盛事,记得好些次玩到天黑了,回家进门时需要侦查。可是接连几天的晚归,大人们是不能不察觉的。最惊险的算是小学一年级(或者在二年级)的“弹珠事件”,有段时间我从同学那赢来了不少弹珠,在家存放这种玩物我需要考虑规避风险,一旦被爷爷发现,人财两空——除了没收“赌资”,训斥是必要的。想来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几十颗弹珠放在了爷爷睡觉的席子底下。有天早上起来听母亲在谈爷爷晚上睡觉不舒服,我猛然觉醒了,紧忙转移了那些赌资,接着那几天我不敢直着眼看爷爷。
我开始上学的年龄较小,去登记上小学,学校说我年龄小了接受不了知识,当时还差几天我就满六周岁了,爷爷在办公室和年级主任吵嚷起来,“小孩没学怎么知道他接受不了?”“年龄这个是有规定的。”“什么狗屁规定?”。。。。。。掰理由是爷爷所擅长的,没有理由总会掰出理由,有理由时更是得理不饶人,年级主任无奈最终收了我做小学生。事实上这于我来说,不见的有多少好处。
怯生——我与身俱来的习性。少讲话是我每个年龄里的共同特征,发展到后来,父亲见了我,发现我不会待人接物,不会说话,觉得我是他人生的失败。
每每和同学谈童年,我的语言很少,那样的暗淡而缺乏光彩,实在是无从说起,不晓得这是悲哀还是幸运。对于牵涉权威的事我们不常去细分它的好坏,而总是糊弄一番,无责任可问,社会是如此,我随之。
ps:抱歉地提一下,这篇网志是我直接复制前两天的日记,在排版布局上偷懒了,所以看起来有些别扭,密密扎扎颇费眼力。



弱冠当头

如果按阳历算,今天是我二十岁的生日,。。。这点我差点忘了。

其实吧,也没有人知道我的年龄,就连我娘也不清楚,它永远是我和心灵的秘密。




我和娘亲看奥运

虽说喜欢看奥运,但不大希望挨着娘亲看奥运。

佟文正用厚实的身躯将对手死死的摁在地上,我的娘惊叹着。随后,用买火腿分辨前肢还是后肢的眼神掂量我,半晌喃道:我看哪,你只当她的一个腿。

我的娘,这。。。。。这哪跟哪儿嘛?不要总拿我的身材开涮好不好。。。

 

中国男蓝和德国队比赛开始了,我的娘认认真真屏气凝神滴盯上电视,冷不丁的嘿道:哟,那不是姚明吗?我也冷不丁的口水倒抽堵了喉咙岔了气(咳、咳、咳、、、),没事,我能忍。

姚明两次发球,首次不中,我的娘很生气很沮丧,扯高了嗓门对我嚷道:你说姚明那么出名,怎么连个球都发不进?

想了半天,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谁说出名就一定要进球滴,啊!啊!啊。。。。。。我倒。。。

 

 




死皮赖脸,奔死奔活,我也要见你

不容易呀。。。我死皮赖脸,奔死奔活,又闯了进来,这块禁地,我的网志。

还以为见不到你了哦——博客风。我和你的不了情,天知道,地有闻,我又怎么舍得你呢?

我想你,想到天荒地老,想你,想到开水冒泡。想急了你,我狂点鼠标,你的不在,我的无奈,闷哉,闷哉。。。

烛光火里,我在回忆我的戎马生涯,星光树下,我在琢磨我的花样年华。我思了一篇又一篇,几多浪花,吧嗒吧嗒,醉意拍打。。。

日子就这样过着,恍恍惚惚,懒猪懒猪,我无意,它也无心。说实在的,对于过日子,我无话可说,就像中国男足,多说无益。。。

叹息一把:博客风,受苦了,关警闭,痛苦无际!

那个中国电信,说好的君子动口不动手,我给你磕头,难为我跪下黄金膝,写下本日记。你是老大,行行好,发了得啦。

好了,结束废话,彻底深呼吸,憋住,预备,发送。。。。。。念经。。。。。。



恕道

你必须有理想,但是不要公然鄙视那些鼠目寸光的人。你必须有操守,但是不要公然抨击那些蝇营狗苟的人;你必须培养高尚的趣味,但是不要公然与那些逐臭之夫为敌。

我们做好事,别勉强别人也照着我们的样子去做。道德是一种修养,不是一种权力。道德最适合拿来约束自己,不适合拿来压制别人。道德如果成为运动,也是“自己做”运动。

“恃清傲浊”比恃才傲物的后果更坏,人们之所以尊重道德,就是因为道德无害。如果道德成为他们毡上的针,背上的刺,他们就要设法拔去。人们之所以提倡道德,是因为道德可以增进社会的安宁和谐,不希望引起纠纷,造成波澜。否则,他们就要对不道德分子加以安抚了。

这就是以道德自命的人应该守的分寸。




咏梅


花中君子  梅花
霜雪抵挡不住你昂扬,寒冷阻拦不住绽放, 你是报春的使者,你是春天的新装                  

王安石 

 墙角数枝梅, 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足雪 ,为有暗香来。  

梅花绝句(之—) 陆游  

闻道梅花圻晓风, 雪堆遍满四山中。 何方可化身千亿, 一树梅花一放翁。

梅花绝句(之二)

幽谷那堪更北枝, 年年自分着花迟。 高标逸韵君知否, 正是层冰积雪时。

梅花绝句(之三)

雪虐风号愈凛然, 花中气节最高坚。 过时自会飘零去, 耻向东君更乞怜。

早梅 南朝·谢燮

迎春故早发,独自不疑寒。 畏落众花后,无人别意看。

江梅 唐·杜甫

梅蕊腊前破,梅花年后多。 绝知春意好,最奈客愁何?

雪树元同色,江风亦自波。 故园不可见,巫岫郁嵯峨。  

唐·王维 杂诗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 来日倚窗前,寒梅著花未?

杂咏 唐·王维

已见寒梅发,复闻啼鸟声。 心心视春草,畏向玉阶生。

忆梅 唐·李商隐

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华。 寒梅最堪恨,长作去年花。


江上梅 唐·王适

忽见寒梅树,花开汉水滨。 不知春色早,疑是弄珠人。        

再和杨公济梅花 宋·苏轼

莫向霜晨怨未开, 白头朝夕自相摧。 斩新一朵含风露, 恰似西厢待月来。

赠岭上梅 宋·苏轼

梅花开尽白花开, 过尽行人君不来。 不趁青梅尝煮酒, 要看细雨熟黄梅。  

雪梅 宋·卢梅坡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 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香。

雪梅 宋·卢梅坡

 梅雪争春未肯降, 骚人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 雪却输梅一段香。    

新栽梅 白居易

池边新栽七株梅, 欲到花时点检来。 莫怕长洲桃李嫉, 今年好为使君开。

墨梅 赵秉文

画师不作粉脂面, 却恐傍人嫌我直。 相逢莫道不相识, 夏馥从来琢玉人。

白梅 元 王冕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墨梅 元 王冕

我家洗砚池边树,朵朵花开淡墨痕。 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        

明·唐寅 题画

雪压江村阵作寒,园林俱是玉英攒。 急须沽酒浇清冻,亦有疏梅唤客看。

 
与薛肇明弈棋赌梅花诗输一首 王安石

华发寻春喜见梅, 一株临路雪倍堆。 凤城南陌他年忆, 香杳难随驿使来。

忆梅 李商隐

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华。 寒梅最堪恨,长作去年花。      




足球*篮球*网球*羽毛球*乒乓球*画来

画来会玩很多球,一样也玩不转,至少是人转球不转。。。

大一上期体育课选了足球,其实和上长跑课没什么区别,还n次受伤,记不清次修眼镜~~~

跟足球的最早情结是高中时在别人的忽悠下买了一套球服,为的是应聘班足球队替补的替补,当时球服印号,店主问我要什么号,只道是“别人不要的号给我来一个吧”,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给弄了个3号,后来长时间没用,生了霉,大概也就扔了吧~

大一下期就改行篮球,这是个无敌古怪的举措,凭着两只无敷鸡之力的手、两条蹦达不高的腿外加一幅玻璃瓶底的眼镜,我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篮球,何其的大气凛然。老师常常在篮板下观摩我们打球,而我是好几次把篮球眼睁睁地准准地朝老师头顶砸将过去,而眼镜还是一如既往的碎。幸好考试时老师没给我穿小鞋,轻轻松松地及格了

于是,大二上期继续篮球,关键的关键在于,我决定要发奋图枪,为集体争脸,于是乎我闭关修行,潜心苦学,上课跑大树底做少林功夫梦,扮演方世杰。梦终究是梦,久了也没有兴致;趁老师没看见,跑网球场去偷学网球,后来才发现我的仇恨值是极高的,玩久了,球拍扔杀对手也是合理滴~~~

玩大球,暴力又危险,为了眼镜的安全,大二下期,我怜香惜玉地选了羽毛球,据说羽毛球要刚柔并济,方可至上层。。。对,球场上我很活跃,很卖力,好几个球在我手下都死于非命,身首异处,羽毛飘兮头飞扬。。。

昨天下午画来去玩了心仪很久的乒乓球,姿态很飘移,动作很麻利,只是最后仍然no winning。。。




话说QQ

目前有两个QQ号,一个名为“得运”,另一则名“得行”,多用得行,常隐身;每个号有一个QQ宠物,男的叫作北,女的叫近西,主人当然就是他们的画来先生了哦~

Q号一上线就有人加,然后就问:你叫什么名儿;几岁了。。。到最后就是:你怎么不说话呀;你傻了啊;真没良心;没心眼。。。

想来想去,这社会有了QQ,天使和魔鬼对上了话;神仙和凡人对上了话;名人和庸人对上了话;牛郎和织女对上了话;布什和拉登对上了话;画来和阎王爷对上了话...............

因为陌生,所以勇敢;带着面具,酣梦在一个舞会里,极有安全感,这是Q聊聊们华丽的精神享受!

近西,二代宠物,天生丽质,人见人爱,深得主人画来的宠爱




仅有一个

画来要上大三了,嘿!这不知不觉的,就变老了。

几年前还总听见奶奶说:哎哟哟~我孙儿咋一下长这高了~!可总也因为我的无知,我的幼稚,我的倔强,气得娘亲掉泪珠。娘亲的眼泪可不是那么好赚的,有时候是要用鲜血赔偿的,就是挨打了。小那阵儿都被她撵出家门好几次。还好每次都是做戏罢了,我才不至于无家可归,到底是亲娘嘛。

花样年华,真的很刺激,有极端的开心,有优裕的哀愁,有动人的恐惧,有那么多的那么多。。。

尽管那么多,也那么些不那么多。。

大学两年来仅用过一个手机号,不是因为号码唱起来好听,只是不想麻烦自己,也不想麻烦别人

大学两年来仅拜过一个英语老师,不是因为老师课讲的漂亮,也不是因为老师漂亮,只是对于她的提问我可以说sorry。

大学近两年来仅用过一个理发师,不是因为他的手艺有多么高超,只是被他剃头时心里不害怕。

大学两年来仅叫过一个姐姐,不是因为她有多么优秀,只是在她面前可以没大没小。

大学两年来常在嘴里嚼山楂片,不是因为山楂片有多么可口,其实它难吃的要命,只是有一个信念:吃山楂片可以变壮,变壮,变壮啊!哪怕变肥也可以呀,我真的不想瘦了。。。




看书乖癖

看neverland的上瘾时态,看到买书的上瘾我想了良久,心里盘算自己从小到大买了多少书,除了教科书,跟学习相关的资料书,有印象的实在是太少了,不是不上瘾,而是自己看书有个乖癖,不愿看太厚的书,不管它是否精彩,如果太厚,看书历程都有可能夭折。

所以我看长篇小说就不上瘾了(也没看完过一部长篇小说),买的书一般都不超过300页,而且看过的书也屈指可数,完整的看完第一本书是《论语》,不仅因为它薄,还因为孔夫子说的话字少,当然还因为我爱好古文。诗词篇幅短,我自然也就喜欢,特别是词,格式相对古诗来说没有那么严格,我更是喜欢。

相对于看书,我更喜欢看报,尤其是《环球时报》,如果时间紧,我也得把它的头版内容,导读内容给了解了。


ps:在同学电脑上打开我的博客风主页,由于显示器是19寸宽屏,先前的模板看起来特别别扭,就换成了现在这个模板,整个屏幕都充满了内容,感觉能好点~




  下一页 尾页 (本页为第 1 页 共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