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颜记的BLOG

关于刘德华:看网上有新闻说,2011年刘德华会举行巡回演唱会,纪念出道三十周年。不禁惊叹,三十年了,真的有三十年么?长长的岁月无声流过。刘德华出道二十年的时候,在红馆举行演唱会,那时正值非典,我、清文、师困在校园里复习准备考试,与世隔绝,偶尔接受来自校外的她们的探望,隔着栅栏,远远地说几句话。后来,我生日,偷偷地让QT送啤酒过来,我和清文第一次醉酒,哭了笑,笑了哭。一个在西安的朋友翻墙出去买了我喜爱的刘德华的演唱会的碟片,当做生日礼物寄给了我,至今我还收着。

转眼,流年。

三十年了,又一个十年过去了,这十年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改变了这么多,喜好,发型,面容,性情,可是对他却没有变,还是喜欢他,喜欢他唱的歌,看他所做的一切,包括他结婚,都是欢喜的。至少,他对她很专一,很深情,不公布婚讯,但也没有绯闻,我们不应该苛求。他结婚,终于安稳,是好事,我们应该祝福。

2011年,如若可以,我还想要去看他的演唱会

 

关于选择:最近面临的选择有些多,心中难免有些纠结。左顾右盼,或者听人言说,再也做不出一个决定。别人的经验当然好,或许可以使我们少走弯路,但放在自己身上却未必合适。黄小琥的那首歌写的真好,别人的话随便听听,自己做决定。

小事可以任性,大事却要冷静。

可是,又有什么是圆满的呢?物忌全胜,事忌全美,人忌全盛,不过都是要有取有舍,总要有舍弃的,有舍才有得。如果做出了选择,那就努力做好,努力习惯吧。

或许这样也不错,或许也不无道理

 

关于争议:若,你不知道曾经他是怎样对我,那么,就不要猜测吧。他是一个我可以信赖的人,无关亲密,但是很亲近,我能为他做的并不多,仅此而已,不想别人说什么。

 

关于幸福:happiness中间的字母是i而不是y,电影里面这么说。《当幸福来敲门》这部电影是猪先生推荐给我的,搁置了这么久,新近才想起来看。情节很简单,道理大家也都知道,但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却难有人会能做到如此,坚持、努力并不难,可是接二连三的状况还能做到如此地坚持确实非你我可以做到。

想想自已有时还没有遇到一些困难、挫折或者只是不顺心、不如意,便觉得沮丧,好像上天对自己不公怎样,真的矫情。这又有什么?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会一帆风顺。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这是我从小就会背的句子呀。

所以,在你沮丧的时候,在你失望的时候,在你想要放弃的时候,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过去就好了,或许下一个路口就会看到柳暗花明了

PS:也别忘了有一项技能是很重要的,努力也不能使蛮力的

 

关于垃圾片儿:前一段时间实在是无聊的紧,看了那么多的垃圾片儿,想要研究一番,可是,我还是做不到风轻云淡,竟然看的我恶心。

盘点一下我所看完的垃圾片,最垃圾的一定是《异度公寓》了,《嬉游记》我实在不能看下去。

萧蔷是美女的,我从小就知道,《小李飞刀》里的你美到让人惊艳,虽然当时我不会用惊艳这个词,但在我小小的心里觉得这样的美也只能天上才有吧?你现在还是美的,如果你不甘心美人迟暮大可以选择不出演这一类的片子么,恐惧片不是说你面无表情、头发盖着脸就恐怖了,您不能老是摆出美女的架子,又要维护自己的形象,又要遮掩年龄,怎能不让人觉得您是一花瓶呢?女人在不同年龄应该有不同的美吧?

 马天宇真是个帅哥呢,以前我妹迷恋他的时候我还很是不屑,确实长的挺标致。但就是这个帅哥在整部电影中只出现了三种表情,帅气的微笑,帅气的皱皱眉,帅气的摇摇头,排列组合,重复使用,翻来覆去。人是天才,人是绅士,好像对谁都很暧昧,到最后我也没明白他到底爱的谁。

那个女二号,叫什么来着,对不起,没记住。要长相没长相,要演技没演技,要名气没名气,居然还一人饰两角,我不得不很恶毒的猜测,潜规则了吧?不是说戴上眼镜就可以装高知当姐姐的,也不是说穿的恶俗冒个傻气就能装个演员做妹妹的。还有导演,现在科技也这么发达了,电脑也这么普及了,如果你真的做不好一人要同时面对面现身的场景,那干脆找替身看背影,我们真的不介意的。

还有职员甲,路人乙,护士丙,丫就算是一群众演员,不科班出身,没受过正规训练,咱能不能把舌头捋直了好好说话,您以为是在演话剧呀?

关于那个垃圾剧情,实在不愿评了,但我从来没有说过这是一部恐怖片,如果你想找怕,那劝你还是别看了。但如果你觉得这也不好,那也不好的,不妨看一下,让你真正见识到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没有最烂,只有更烂呀。

 

关于减肥:加菲猫说,我刚结束为期14天的节食,唯一减掉的就是两周来的时间。

 

朱颜记 发表于 2010/8/11 10:31:18 评论:3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很贪心的人

我从来都不敢提过高的要求

也不奢望

只是,我只想要你十年

只十年就够了

十年里我会守着你,为你负责

可是,即便是这样也不行。­

结果却总是最坏中的最坏的那一个

­

我庆幸,我不是一个很浪费很奢侈的人

李光跃说,我是一个好孩子

他说我做的已经够好了

够么?

我怎么觉得自己始终是力不从心呢?

还好,我没有买车

至少,暂时不会因为钱的事情再添头疼

 

我跟vivi说,我不去新疆了

虽然计划了一年,但我依然放弃了

有些事情可以放弃,有的却不能

我不能想像没有他的世界会是怎样

如果他不在

即使是给我一个整个世界,也无法圆满

 

关于爱情,这也是奢侈的东西吧?

我从来都不期待锦上添花的美妙

我更向往的是雪中送炭的温暖

如果不能

那么不要也罢

只一辈子守着他也好

朱颜记 发表于 2009/8/6 18:23:30 评论:5

那些细节或许不是真的发生过,但是在记忆中却一直闪烁。记不清全部了,写下片段也好。­

一­

最近天气闷热,动也不想动,晚上上课的时候也是大汗淋漓,我很庆幸每周只有两节课,偶尔热的还有想脱水的感觉,不知道天天晚上去运动又该怎么样。空调不停的开着,嗡嗡响。一旦停下来,仿佛归于一片沉寂,静的又有些慌了。­

热,不愿出门。买了一件百家好的爱心机器人T-shirt,baby-fox的黑底蓝黄小碎花蓬蓬纱小短裙,固执地想要再买一双dr scholl's的白色人字拖。暖不让,坚持想让我买卡洛弛的凉鞋。好像我对衣帽鞋物的要求并不算高吧,我不介意牌子,但只买我喜欢的,或舒服的。棉的舒适,麻的随意,丝的飘逸,纱的纤细。偶尔买一件于我来说的奢侈品,但,万万不敢动的是绸缎,闪亮,圆润,华丽。看到它也会有些流­恋忘返,却不曾买过。我纵有这些小小的情绪,却没有如此强大的气场。也喜欢,或者是因为喜欢,才不敢拥有吧?怕为物所累,怕不知道如果收拾才好。对人也一样,喜欢到了极致,却只敢远远的望着了,怕不知道如何对待这样的一个人,怕自己表现的不够完美,怕自己会茫然不知所措。藏在心底,便永远是一袭华美的旗袍。

微微有些倦意,她们说我的睡眠质量不好,每天晚上都会做梦,午睡也会。有些梦记不清细节了,有的却清晰如同刚刚发生一样。

梦里做了些什么呢?记不起来了。但是她那幸灾乐祸的笑却浮现在眼前,她在我的耳边嘀咕,我听不到她说的话,却有着倔强的表情。我应该是有些愤怒了,但是我隐忍着。我十六岁的时候,我很尊敬的语文老师便教育我们说,一个好的女子要懂得包容,懂得隐忍,要乐观,向上,热情,聪明,要学会体谅别人。那些话我一直都记得。他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的身体应该微微有些战栗吧,我用沉默和倔强回应着她,任凭别人从眼前走过。他停了下来,站在我的身后,轻轻地握住我的手,我的手很凉,他的手很暖亦很坚定,就这样静静地纂紧我的手,一股暖意涌上了心间,霎那间,我泪眼婆娑。

他不是我爸,不是我哥,不是我男朋友,却如同亲人一样对我不离不弃,他不会说什么样的话语,就这样默默地支持我。

有些想要下雨了,天阴着,如同谁沉着眼的样子。没有风,没有任何的征兆,不知道这样的压抑又会有怎样的恶劣天气。一切都不可知。

我仿佛成了一个垃圾桶,听着他们或者她们的倾诉。是是非非,我有些恍惚。我越来越有些不敢相信我看到的,我听到的和我知道的事情。我想要事情简单一些,可是偏偏却不。口是心非,我有些迷惑。我甚至不能分辨谁是真谁又是假,谁是可信的,谁又是不可信的?或许,我无论怎样做出的判断都是不付责任的吧?无论是对于自己,还是对于别人。可是,那些是非纷扰又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犯了错,亦承认,却被不依不饶。心里委屈,忍不住挂在了脸上,爸妈知道后,只是简单的劝慰了我几句。第二天,事情基本上已经明了,妈妈打来电话,无别事,只是问一声怎么样。我淡淡的说了声没事便挂了电话,眼泪却簌簌直落。因为怕牵挂,所以,我从来不在家里讲单位的任何与我有关的事情。

我知道,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其实,我想要的并不多,不如,你送我一场倾盆大雨吧。瞬间解暑的那种。

 

朱颜记 发表于 2009/7/8 14:05:22 评论:3

终于可以看到刘德华了,等了这么久,可以看他的演唱会,直到进场前一刻心里还是忐忑不安的。

怕,怕太多太多的事情。怕天气不好演出会取消,怕时间来不及赶不到会场,怕人太多进不去,找不到位子便开始了,怕看不清他的脸,怕不能完完整整地看完他的表演……

进场之后,有点儿雀跃,忍不住地蹦了起来。一个人进场,找位子,看得蛮清楚的。这个时候才发觉,原来内场前排是不怎么检查的,可以带包,也可以带相机,我都没有带,有些遗憾,但可以专心看演出也很满足了。

人真的好多呀,杭州、南京、香港、韩国的歌迷都有过来。那我也算是代表了开封喽,力量有些单薄,但心意已足。



原谅我的E6吧,两百万的像素,我在第十排坐也只能在没有开场的时候拍成这样了。
我都已经很后悔,很懊悔没有带相机过去了,所以,看不清楚的话也不要责备我哦。



看台上基本上也坐满了人。



我还在听刘德华的歌儿,可是我怎么觉得还是演唱会上的好听。我以前是很喜欢他的,但在看了他的演唱会后,更加的着了迷。他就是有这样的魅力,也有这样的魔力。
他不介意讲自己已经老了,已经快要五十岁了,岁月在他的脸上已浸染了痕迹了,总有一天,他也会长满皱纹的。可是,怎么还是那样喜欢他呢?
看到他之后,哭了又笑,笑了又哭,我不懂得该怎样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喊的嗓子都哑了,现在还哑着,不敢大声讲话。听他唱一首首快歌,跟着节奏舞动。听他唱一首首慢歌,跟他轻轻地合着。我想我是疯了。
连续三个小时的表演,他的嗓子也哑了。如果他在六十岁的时候再开一场演唱会,即便是跑很远,我还是会去看的。

演唱会从八点到十一点,曲终人散,意犹未尽。心里不知是被满满的幸福包围着,还是被掏空了一样,再不想说话。



关于昆曲

苏州昆曲博物馆藏在中张家巷路,说是藏在这里是因为它的确不是很好找,很小的一条街,很不起眼的一个地方,一不小心会错过。这里往来的人很少,即便是在周末,也很少有人在里面参观,走在这里,觉得时间都过的慢了一样。











透过半掩的门,我偷偷的往里看,那个老师正在指导。那个穿蓝色上衣的男子一张口唱便有一种很惊艳的感觉,余音渺渺,绕梁不绝,我站在那里就那样扒着门看着,听着,好像随着时间穿梭回到了千年前,那样美好而又明艳。我想不出用怎么样的句子来形容这样一种感觉,我所在的城市有太多的浮燥,没有这样的空旷清幽,体验不出这其中的妙处。他悠悠扬扬地唱着,吴侬软语,不只说的是女人。唱起的是千年的邂逅,只是夜长人奈何,谁又知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琴弦上,你要记得问秦淮旧日窗寮,破纸迎风,坏槛当潮,目断魂消。当年粉黛,何处笙箫。是不是我们不够智慧,才惹来这一场场等不起的等待和一场场分不开的分离。













《烂柯山·前逼》








《玉簪记·偷诗》




画展·艺术家

看完昆曲,也差不多时间要离开苏州了,沿平江路走,路过艺术桥画廊,门口贴着宣传画。
仔细看,竟然是艺术家的新作展。很惊喜,问店员,他是不是在昆山。店员很亲切地讲他现在在苏州,只是没有在平江,过几天开酒会的时候会过来,就可以见到他了。然后很温和的对我笑。
可惜没有时间了,不过在这里能看到他的画也觉得蛮好的,好像在丁香巷没有偶遇到那个打着油纸伞结着丁香的姑娘,那在丁香巷旁边遇到他的画展也有一种原来你也在这里的感觉。
艺术家的画确实蛮不错的,我不大懂得艺术,只懂感觉,很是喜欢。
艺术家的画不让拍照,那就贴上一张宣传画吧。


旁边有一所房子叫“筑园”,初看起来很不起眼,进去才发现别有天地在里面。










平江路




我的苏州之行很快就结束了,虽有遗憾,但是看了演唱会,听了昆曲,看了艺术家的画展,也算是圆满了。

朱颜记 发表于 2009/4/1 13:45:03 评论:3

周末要去苏州,啦啦啦

周末要去看刘德华的演唱会,啦啦啦

 

朱颜记 发表于 2009/3/25 10:03:58 评论:3

   我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牵扯在一起的呢?我记不清了。我们为什么会牵扯在一起呢?我也说不清楚。
  
  我穿白衣,生活平静,每天缝着婚纱,看着别人甜蜜幸福的瞬间。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生活会被打破,不知道从哪一天起,我开始了梦游。大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在梦游的时候都做过什么,但我很清楚,那不是我所想的,那并不是我的梦,或许我只是进入了某个人的梦境。
  
  那天,我睡得正好,突然就被警察给吵醒了,他们说我肇事逃逸。我很愤怒,也很迷惑,我明明在家里睡觉,怎么可能驾车出去还撞了人?可是录相上确实是我的样子,这让我很说不清楚,他们都以为我疯了。然后你就出现了,当我无力和警察争吵试图说服他们的时候,你开始为我辩解,你说所有的一切皆源于你的梦,你在梦里梦见了相同的场景,只不过,梦的主角是你,而现实的主角却是我。
  
  或许是你诚恳的样子让警察有些信服,又或者哪有什么人会愿意为另一个不相干的人冒死顶罪呢?在心理医生那里,她说,我们是两个极端,一个是爱的偏激,一个是恨有偏激。我在你的梦里游走,做着你想做的事,这就是事实。她还说,黑白同色,我们本是一体,如果想要消除这种现象,那么我们相爱吧。
  
  那时候才发现,我尽是白衫,而你是一袭黑衣的。和一个陌生人相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更何况你心里还有心爱的人。你否定了她,而我亦然。
  
  回到家后,日子还是一如既往地过着。偶尔我会有莫名的伤痛,而你会来看我,你的眼神里背负着有歉意和内疚。我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但却受了伤。你领我到一个地方,那里是我曾经多么熟悉的地方,可是,我却再也不想去了。
  
  我不爱那个人,甚至恨那个人,我不愿意他再在我的生活中出现,即便再见,我也希望只是个路人,不想与他有任何瓜葛。可是,你怎么能做那样的梦,要我做屈辱我自己的事情呢?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爱她?
  
  我知道你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不睡,我也很辛苦避免着噩梦的发生。我们交替睡觉,这样便可以错开那些梦境。你睡着的样子像个孩子一样,光洁的额头,样子很甜美。可是,我们这算是在做什么呢?又不是爱人,也不是亲人,我们却要住在一起,我不愿意这样面对你。
  
  你的家里还保存着你和她的亲密照片,你舍不得扔掉。还有,那条蝴蝶形的链子对于你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跟她有关吗?很想再多问你一句,可还是说不出口,我与你不应该熟谂到问那句话的地步。
  
  你把链子送给了我,我很喜欢。不是因为是你送的,只是喜欢那条链子,那只蝴蝶。你知道吗,在遥远的中国曾有一个叫庄子的人,做梦自己变成了一只蝴蝶,后来不知道是他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变成了他。那样的梦有些绮丽,空幻,但我却喜欢。
  
  你终于把你们的照片扔掉了,可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你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做梦去找寻她,在梦里与她纠缠。这是一场宿命吗?我可以逃脱吗?我想知道我发生了什么,又害怕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
  
  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是该感激你,还是该恨你?
  
  你将我的手与你铐在一起,我好困啊,你让我先睡。你比我要辛苦吧?要不然你怎么会比我还先睡去。你又梦到了什么,哭得如此伤心?
  
  一起去寺院,撞响那座钟的时候,觉得宁静极了。那日的阳光真好,虽然有些晴冷,但心情很舒畅,是许久都从未有过的轻松。和你在一起,搭石块,像个孩子一样笑着。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认真搭石块儿的样子很好看?
  
  我没有声响的离开让你着急了吗?没有,我没有离去,我只是听到了某种的召唤和指引,去寻找那只蝴蝶。可是,我不知道最后的指引竟会让我来到你面前,你对我笑说这个季节是没有蝴蝶的。是啊,冬天了,可是我坚信它的确是有的。
  
  你又把我的手锁在了一起,你相信这样的我很安全,不会走掉。可是,你憎恨那个男人吗?那个我不屑的,夺走你心爱的人的男人。你是因为我恨那个男人,还是因为她呢?
  
  你杀了他。不,是我杀了他。我的手上还沾满了他的血。
  
  你没有办法再为我辩解,我不怕待在监狱里的,其实,我在哪里又有什么区别呢?你来看我的时候我已经不再恨你了,看到你将自己折磨成那个样子我也很心痛。其实,不管你再做什么样的梦,我都不会恨你了,因为,我爱你。
  
  我没有逃脱宿命,你可不可以忘了过去,和我在一起? 黑白同色,白天和黑夜,现实和梦里,我都是你的爱人。
  
  你要走吗?请带上我。在去往那里的路上,在奈何桥边请等等我,变成一只蝴蝶,我也要找到你。

朱颜记 发表于 2009/2/27 15:06:52 评论:3

我第一次看到用“清浅”这个词来形容爱情,好像是在洁尘写的一本书里,写的应该是三岛由纪夫的一篇小说。

以前小的时候,不知道“清浅”这样一个词的妙处,就好像不懂得“好”字的好处一样,总是喜欢那种浓烈,绚丽的词语来形容爱情。

是啊,我承认,我是一个很俗气、很肤浅、很喜爱热闹与喧嚣的女人,至今我对色彩的审美观依然如此。彤红菜绿,明黄亮紫,我偏是喜爱这样的色彩,明艳,浓烈,如油画般纯粹,容不得半点的融合,浸染,偏是这样的固执,或者俗气,但谁在意呢?我喜欢。

所以,我会一眼看上一条尼泊尔的裙子,满眼都是色彩堆砌的花朵。我还爱那条彤红菜绿爬满了凤凰牡丹东北花布做成的裤子,穿着它在人们的注视里怡然自得。

我偏是这样的自我,随意,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好吧,扯的有些远,本来是想要说爱情的。

我不知道现在正当其道的爱情观都是怎么样的,“我爱的比你少,抽身比你早?”每天工作,看电影,看书,听音乐,做手工,网上淘宝,偶尔逛街,偶尔旅行,这样的我确实有点“宅”,我承认。或许有些不合拍,但是我只讲我的。

有时候在想,爱情或许就是一场绚烂的烟花表演,刹时明灭,超然美丽,但是熄灭了,人也就散了,想着繁华后的寂寥,心里又难免生出几分荒凉。正如莫文蔚在歌里轻轻的唱着:我给你一场爱恋,你又给我多少时间。

最近在看《浮生六记》,写的是沈复与陈芸的爱情;看王小波的情书《爱你就像爱生命》,从不知王小波也可以讲出如此缠绵肉麻的情话。但,或者,爱情本来就是肉麻的,谁也难以逃脱。

好吧,我在爱情这件事情上,或许从来都没有明白过。这是一件怎么严肃的事情啊,每次我面对它的时候都会觉得紧张,心跳,头脑发昏,脸发烫,我再没有办法挥洒自如,于是望着那条条迷途,心中充满惶惑。

所以,不好意思,一不小心爱您爱多了。所以,我失恋的时间会比恋爱的时间长。

vivi与钟秋的爱情从来不显山露水,不着痕迹,有时候想,没有什么惊心动魄,轰轰烈烈的事情,就是这样淡淡的爱着,挺好,但心里还是会有些酸酸的感觉,觉得有些悲哀。


一刹时把前情俱已昧尽,参透了酸辛处泪湿衣襟……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朱颜记 发表于 2009/2/21 10:19:53 评论:1

 

朱颜记 发表于 2009/2/4 17:28:17 评论:2

严格来说,2008年过去快一个月了,年终总结也写了好久了,再想写下自己的2008,或许很不精彩,或许不够完美,但正像《溏心风暴》里说的,哭有时,笑有时,悲伤有时,欢乐有时。

2008年,确是无言话已。

一月到二月,我有些偏执,有些神经质,或许说了过激的话,或许做了冲动的事情,又或者知道了错,太过用力的想要挽回,将自己弄得体无完肤,终归,我只是爱的多了些。

三月,我开始喜爱上的摄影,用照片纪录自己的心情。路,雪,花木,可是无论怎样的景象都觉得荒凉些。

四月,我看《小王子》,终于明白有些东西的界限并不分明,感情或许就是其中之一吧?我不是那人的玫瑰花,小狐狸注定是孤独的。我又走那条路,四季变化,沿路的风景也在变,心情也在变了吧?

五月到六月,没有什么好说的,日复一日的工作,我很上进,态度亦好,加班也无所谓,忙碌也无所谓,委屈也无所谓。我憧憬着一次旅行,前路不可知,但或许会是一个出口。

七月底,八月初,终于成行,兰州、甘南、川北、青海沿线。一个人在路上的忐忑很快消散,以前做的决定我不知道对不对,但是对于这个决定,我很清楚是对的。我仿佛经历了一次蜕变,重获到了新生。挥挥手,告别从前,有舍有得,重新整理自己的生活,从容而平静。

八月里,认识了那个叫vivi的女子,让我很庆幸,也让我的这次旅行变得有意义。

九月,工作,购物,生活。

十月,青岛、威海、烟台。喜欢上了这种生活方式,在海滩上的清晨打电话给想打的人,心情很纯净,再也没有了纠结,那些往事,都过去吧,全都过去了吧?

十一月,和别的人看了《李米的猜想》,影院里的我哭得一踏糊涂,说不清楚是因为李米,还是因为自己。那些照片上的图像,终于有勇气寄了出去。

“珍重,再见”在心底我这样轻声而又坚定地说。

十二月,我亦何喜,我亦何忧?

 


 

感谢生命里出现过的人,爱过我的,正在爱着我的,和我爱的。

感谢曾经、正在为我所做的事。

 


 

 你曾经说过的一切
 我想我都了解
 你没说过的那句话
 我也能体会
 无法让你爱我
 一定是我的不对
 我当然无言以对


 应该要走的留不住
 不如把手一挥
 应该要来的躲不开
 就勇敢面对
 无法亲手擦去
 你为我流的泪
 我感到万分惭愧


 有人说失去了失去了
 才懂什么叫做后悔
 我想说不能留住你
 是我不够完美
 想起你为了我
 流的每滴伤心泪
 我只能说一声
 感谢

 

 

朱颜记 发表于 2009/1/20 12:58:09 评论:4

      

最近有些滥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到了冬季的缘故,看了几部颇有文艺气息的电影,自觉也成文艺小青年了,有些小忧郁,动不动就被戏里戏外的人或事弄得泪水涟涟。

看完了李安的家庭三部曲,许久不能平静,又看了一遍夜奔,老片子了,依然被黄磊的旁白给弄哭了。

其实,我不喜欢那个林冲的。

黄磊念台词的功夫真是厉害,刘若英的声音也好听。摘了下来

 

      很久没有给你写信了,你好吗?
  知道今秋是你的归期,心里有莫名的高兴。
  
  我该送什么当作见面礼?
  
  真是不可思议,我们那么熟悉,怎么可能还没有相遇。
  告诉我,你最想念什么关于家乡的事?
  我离家太久,家乡对我比异国还要陌生。很多看来理所当然的情感其实并不纯粹,比方乡愁、亲情,虽然读过很多对它的描述,但我找不到属于它的声音、颜色和气味,还有爱情,理所当然的爱情。这对我是另一个讽刺。
  我的感知依靠接触,好比琴弓压在弦上擦出来的声音,至少我可以听见它,感觉它振动我的指尖和胸口。我不迷恋虚构的世界。
  
  你的话让我惭愧,我是这样心甘情愿的沉浮在一个虚构的世界里,那些戏台上的忠义和情爱。昨天看了《牡丹亭》的[寻梦],还是哭了。比起现实生活,我更熟知那些戏曲故事里的人,他们的悲喜冷暖。有时候一句唱词就能让我落泪。我但愿你不至于觉得我可笑。
  
  不。也许我回来,是为了在家乡埋一滴眼泪,好让我这一生也有乡愁。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是被戏开锣的那一锤给请出娘胎的。我周岁的那天,爹把云天楼买下,命中注定了我对戏带有这样的痴迷。
  戏园子在开演前有一种奇特的静谧。四周的天窗是开的。戏不能见光,所以有阳光的时候它就隐藏起来,而我却可以轻易地找到那些隐藏的片断。
  
  
  为什么要逃?
  不知道。
  
  是他。我发誓,在这一刻前我从来没有想过他就是荣庆班挑梁唱[夜奔]的武生。那张安静的脸,那双总是回避开的眼睛……即使见过他的身手,我还是不能相信。
  
  第一次收到你的信,真的很惊讶。在国外这些年,除了家书,没有人给我写信。
  我在燕京大学选了外语课,需要找个人练习英文。
  结果是我的中文进步了。
  我喜欢和你通信,我没有想过你是我的未婚妻。也许是因为越过了这层关系,我们之间才有更多。
  这是最幸福的,也是最不幸的。
  
  
  也只有林冲。
  我始终想知道,当你眼睛触到林冲的那一刹那,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我不是看,我是听。我对声音极其敏感。一开始,我被他唱腔惊骇。我问,他声音从哪里来?他离得那么远,声音却可以像一根锥子直锥进我的心里。我不知道他在唱什么,可是我竟然听到他胸口一种郁悒和悲愤。那是千军万马化作一滴男儿泪,那是暗夜孤身被弃置在荒野里的悲凉。我能懂。
  空荡荡的台上,连一块简易的布景都没有,但那是一个世界。随着他的肢体,他的眼神,我像被催眠一样,接受一切他给我的想象。山路、庙门、月冷星稀的寒夜。他只一心要逃。
  
  
  我并没有找到我要的答案,我甚至连林冲的下落都没有找到,他消失了。
  你呢?
  我这里上演了另外一出戏,你不会感兴趣的。云天楼除了经常出借给皇军集会,唱鬼子戏,已经没有戏班子登台演出了。但是,我还是经常一个人去那儿。空气里还有那些飘散不去的声音,戏台上还有那些叫人悬念的故事,只是这些故事里多了些属于我自己的。
  我这里是一个礼拜七天千篇一律的演出。我独来独往地生活在纽约,和家乡失去了联系,只有你,你像是我与这个世界的脐带。读信和写信使我相信,我还在这个随时等待末日到来的城市里活着……活着,究竟是不是一种悲哀?我答应你要找到答案,否则我愿意把我的触角折断栖身在这里。一辈子。
  我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关于活的悲哀,在我这个沦陷的黑色城市里无所不在。你的父母他们幸亏老早到南方避难去,你家现在已经成了某个军团的团管司令部。那天骑车经过,看见你的窗口开着,很想喊你一声。
  我该不该跟你说林冲的事?我遇见他了,他在塘沽的码头干苦力,靠着挣来的一点钱,养着一个半残不死的人——黄子雷。我能想象你的心情,活着,竟有那么多不可理解的事。黄家自从日军占领了天津就整个垮了,他们原本掌握的码头货运,全都落入日本人的手里。这一家子的鸦片鬼,没一个得好下场。林冲并没有告诉我,他为什么会和黄子雷在一起。他只说他病倒了,不能丢下他。但我知道,他离开以后黄子雷透过各路人马打听他的下落,听说林冲是在最落魄的时候被他找到的。
  我告诉你他已经改名字叫李从了吗?我还是忍不住跟他说了你的境况。当我提起你,他混浊的眼睛里有了光。分手前,我把你在美国的地址塞给了他,我不知我在想什么。林冲连字都不识,何况英文呢?在这昏黑的世界里,可不可以求一点希望?一点光明?
  
  林冲上船的时间是1941年,正好是在美国加入大战的时候。那艘船在中途被征当为货物运输船,直接开到了欧洲。经过无数的周折,当林冲进入曼哈顿港,见到自由女神像,大战已经结束。尽管这样,他还是没有踏上美国。1949年,你来纽约,我的黑夜才逐渐远离。
  林冲被移民局以非法移民的罪名起诉,等待直接遣返回中国。由于当时战争刚结束,大批的难民潮都涌进美国,移民局的作业混乱又缓慢。就这样,他在监狱里又关了两年。当我收到移民局的通知,看见那个水晶玻璃的大提琴,已经是1947年的冬天了。距离林冲孤单地死在医院里,整整一年。我无法想象,这会是我们再见面的方式。
  那个大雪的夜晚,当我一个背转身,我和林冲既是生离也是死别了。这些年,我的梦始终是在那条雪夜的道路上无止境的奔跑,或者梦见自己赶赴医院,见他最后一面,握住他的手,对他说出我的爱。
  我感激我这一生,虽然它是那么遥远又漫长,我始终有你听我说话。
  我们的事,也只能对彼此说。
  所以,你明白我此刻的孤独,是吗?这个城市还在,我还在。
  有人走过我身边,问我这三块墓碑。我说,这里埋的,一个是我妻子,一个是我爱人。
  我还是决定把你摆在我们的中间。

朱颜记 发表于 2008/12/29 17:24:23 评论:2
  下一页 尾页 (本页为第 1 页 共2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