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左右的BLOG

打印了妈妈的病理,仔细看了几遍。

又跟主治大夫做了沟通,确定现行方案是否需要调整,同时化疗间隔期介入中

小左右 发表于 2012/11/22 12:22:03 评论:2

回到今天。

今天是妈妈被确诊来的整整第三个月。生活一起正常,体能较好。治疗配合度很高。

这短短三个月走来,我们步步惊心,忐忑不安。我在QQ签名上偶尔会发泄情绪的言语,得到了很多人的关心式的问询,但我从来没有正面回应过。一方面我自己内心还不够坚强,不能随时扒开那道伤疤,正式血淋淋的残酷事实。一

小左右 发表于 2012/11/15 20:10:34 评论:1

9月9日。

端端和棠棠一个9号,一个10出生。从未很认真过过生日,但这一年,我跟爸爸商量着,说端端和棠棠都大了,一起过个生日吧。

边说边难过,心里其实想着,不知道明年妈妈是否还能陪端端过生日。

想多留些照片,想多给妈妈一些美好的感受。

饭桌上,妈妈身体有些不适,我看得出来,但装作没关系的样子--我知道妈妈不希望让大家扫兴。端端棠棠和姥姥拍了很多的照片。

是为纪念,珍惜眼前人,活在当下。

我们一直在期待着10月底的复查结果。

10月14-10月19日

这期间我去北京参加ITSS符合性评估 独立评估师的培训,接到老家电话,说奶奶情况不好。

10月19号下午,奶奶去世了,爸爸在赶往老家的汽车上,打电话安排邻居们帮忙。而我第二天凌晨,便开车赶往老家。老家的葬礼仪式很隆重,而我,披麻戴孝,跪在奶奶棺材前大哭的时候,更是比别人心里难过很多。

按照老家

小左右 发表于 2012/11/15 20:01:35 评论:0

8月23日-9月

至此,我所带的资质管理部门完成了公司的一个重大资质,进入调整期。而根据工作安排,我开始接手行政和人力资源部门的工作。

家里就主要靠爸爸每天照顾着,除了护理,爸爸更重要的工作是观察妈妈的变化。好在这段时间,妈妈各项症状逐步减轻,尤其是疼痛感和剧烈的刺激性咳嗽。她自己十分乐观,也十分配合的进行调整。

出于做一个女儿的本心,我很想请一段时间长假陪妈妈。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陪在妈妈身边一起

小左右 发表于 2012/11/15 19:29:49 评论:0

8月22日。

度日如年,非常深刻的理解这个词。

在8月16日,检查出来的第二天,我们就给妈妈用上了治疗骨转移的唑来膦酸。结果妈妈在8月17日开始,呕吐不止,大量出汗,直到几乎虚脱。我们担心极了,又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如果这个时候告诉妈妈她身体出了问题,或许妈妈就直接崩溃了。。。没有谁可以很冷静的接受这样的事实。毕竟,我们都是普通人,关于生与死的哲学问题,不常出现在我们的生活和思考范围里的。

因为无法判断问题的原因,我们更担心她的呕吐和盗汗是否因为肺癌本身引发的或者是药物反应。但冷静想想,妈妈未检查出来之前没有这样几乎无法控制的呕吐,所以判断是药物反应,但咨询医生后,又查了血项,才知道妈妈因为体质虚弱,这两天频繁去医院感染了病毒。输液治疗后,反应全无。

松了一口气。

这个事情让我们给了我们警告:妈妈看起来跟正常人一样,但她的免疫机能已经非常的糟糕,任何细菌或病毒感染都有可能引发其他并发症,如果感染肺炎,对妈妈来讲,将是致

小左右 发表于 2012/11/15 18:26:53 评论:0

 

8月20-8月21日

爸爸在家呆了两天,终于耐不住了,坐车来了这边。来了之后,我们依旧没有说什么。

晚上,爸爸看着妈妈整晚的咳嗽,且疼的翻不过身来,心里明白了些什么。

第二天早上,我们让妈妈去楼下公园锻炼身体。爸爸推脱说自己还困,要继续睡会,妈妈自己下去了。

爸爸问我:你妈妈的情况不好吧?

我反问爸爸:你觉得呢?

爸爸说:我觉得不好。

我咬咬嘴唇,嗯。

爸爸问:现在是什么情况,发现的早吗?

我问爸爸:你觉得呢?

爸爸说:不太乐观对吗。

小左右 发表于 2012/11/15 16:05:11 评论:0

8月16日--8月22日

第二天,我带妈妈去找了那位医生,因为提前有了充分的沟通,他非常配合的跟妈妈说了"肺结核"的诊断和常规的治疗方案。

妈妈虽然有些疑心,于是她问医生:我怀疑我是不好的病呢,肺结核哪里有骨头疼的呀?医生解释说咳嗽时间长了引起的神经辐射,疼痛感是正常的,开点药就好 了。另外也间接告诉她,她的病是因为免疫力低造成的,需要长时间治疗并且一定要增加营养,规律性生活。妈妈有些放下心来。但毕竟医生是专业的,她也不会想到我们已经跟医生有了充分的沟通。

回到家,她自己说,我都做好最坏的打算了。我要是得了不能治的病,你要把我送回老家,我跟你爸爸就在老家过。

我心里刀割一般疼痛。但脸上还是平静如初。并且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并没理会她。

晚上,我躺在她身边,跟她天,说自己小时候的事。妈妈突然说:你以后再生个女孩吧,等你老了,都没

小左右 发表于 2012/11/15 14:21:52 评论:0

2012年11月15日。

开篇就一个日期,不是我想写日记。而是,今天是妈妈查体发现肺CA以来的第三个月。

整整三个月了。

从现在看来,2012可能不是世界末日,但对我来说,几乎是灾难性的一年。年初因为工作,持续加班几近虚脱,在项目接近尾声的时候,婆婆查体发现疑似癌症,几经周转后,万幸只是疑似。7月份奶奶连续摔了几个跟头,造成脊柱骨断裂,进了重症监护,之后一直卧床不起,且精神恍惚。直至10月19日下午去世;妈妈在8月份回老家照顾奶奶半个月后,发现背部疼痛,几乎难以忍受,催了几次不肯回来就医,直到我开车回家硬是把她带回来。

8月12日--8月15日

开车回来下午四点,我就在医大一院给她办理了检查手续。开始检查,是从颈椎查起的。但阴差阳错,因为妈妈做过脑膜瘤手术,头部移入过钛金板,所以医生需要当时的病历以确认是否材料的材质,而暂时放弃了做核磁共振。当天晚上,我发现妈妈咳嗽的非常严重,以至于整晚不能睡,且大量咳痰。所以跟姐姐商量,我去上班,让姐姐先去给她看带她看呼吸内科。

做完胸部CT后,姐姐打来电话说,CT显示左肺上叶有增殖性病变。医生建议做加强CT。结果下午才能出具。我当时就给一个做医生的表哥打电话,从网上查询,所谓增殖性病变的意思。并且总结后,给姐姐发短信说:增殖性病变可能有三种情况:一是炎症,比如肺炎,但因为妈妈从没有发热现象,所以可以排除;二可能是结核,但结核传染,可妈妈在老家照顾奶奶那么久,奶奶刚刚从重症监护里出

小左右 发表于 2012/11/15 13:50:05 评论:0

孤独那么深,

只能对视灵魂

有些话

永远只能说给自己听

                            ------------前言

1.

此时充满房间的,只有自己细微的呼吸和墙上的滴答声,睡意迟迟不肯来,让人懊恼。凌晨四点电视里播放的电影,无趣老旧的不负责任,她睁大眼睛努力捕捉每一个镜头却看不到心里,把电视关掉却又无事可做。

­其实她更愿意温吞吞的沉在自己关于未来的想象里,而不要这样无味的消磨凌晨那冗长而缓慢的时间,更不要在这个时候,让过去某一秒钟的悲喜叨扰现在的安宁。她多么希望能将自己的感情和这个巨大而浩渺的时空隔离开来,让历史与未来界限分明,那她才不会像如今一样沮丧失神,也不会因为一点点的寂寞就会情绪翻天覆地。

如果她能够,如同飘在天空中的天使一样,用立体的站位和更广阔的视角俯瞰和环视某个街角上来往拥挤的人群,而他们嬉笑或怒骂或面无表情,都是可以静止了的,----人会不会在一段感情里感受到美好或受到伤害,完全跟置身其中的程度有绝对的关系,----很多时候,你认为你痛不欲生辗转反侧的时候,他还毫不知情,甚至对他来讲,那痛不值一提---那是因为他早已抽身离开了那段感情啊。

如才看来,相对于这个世界来讲,一个人如同微尘,都是渺小的。渺小到所有的快乐与伤痛,只与自己有关。更何况在爱情里受伤原来是稀松平常的事,谁也不能将这种痛放大的别人的身上。

有人问她,婚姻是什么,爱情又是什么?

她思索良久,认为这样的问题太哲学,无从回答。但有一个很好的比喻:婚姻是一本自传,身在其中的时候,不知其含义,当真正走出那个角色再看问题,却是感慨连连。假设当初若这样,结果大概会那样,然而这一切将是假设。假设的结果永远比真实发生过的结果动人而圆满;而爱情大部分会是代序或者他序,显而易见,爱情的对象往往不是婚姻里的那一个。

而很多人,旋转流连在代序里游走,迟迟无法进入叙实的自传,大概是担心:习惯了用第三方的视觉去看待自己的生命旅程,看透悲喜离合,如何说服自己亲自去经历和体味.

2

有人问她什么是幸福,她几乎沉默,不能轻易回答,但又犹豫着给出自己的看法:明白自己所追求的,并一直在自己所追求的路上奋斗,不疾不徐,亲眼看到自己所要的一点点靠近自己的过程,就是幸福。她强调了过程,而不是所追求的事物本身。

这多少听起来有点辩证,其实她还想补充一点:幸福是单纯的选择,没有完美的结果。

比如她的感情,曾经有路人甲给她物质的生活,路人乙给他丰满的爱情,但惟独没有人能够将爱与生活同时给她---常常是这样吧,无人例外的所谓的鱼和熊掌,可这现实如同玩笑一样摆在她面前,她必不能视同玩笑般轻率。---最终她选择甲,因为她很清楚,物质生活是种显性的美,可以炫耀,可以从容,而精神生活只是一个人唯美的内心以及内心的福祉。那么表面的物质要放在身边继续物质,继续显性,而精神之恋呢,必是放在内心的,必是深邃深刻深沉的,必是永恒的。

这有什么对错呢,只要是自己选择的,并且对自己的选择不后悔,不迟疑。别人又有什么权利质疑呢。

那句话说的很好啊,鞋穿在自己的脚上啊,只有自己知道你要选择什么样的鞋子走路,至于是否舒服,若你认为被鞋子卡到血肉模糊都不计较,又何尝不是幸福呢?---因为痛也是一种体验,你能完全将它剥离出你的感受吗?

3

对于过往,她只有一个态度:让爱停在那里,不来不往,不闻不问,不喜不悲,就那样兀自静悄悄的站着,不试图抹杀记忆—谁都知道爱是恨的根源;不继续擅自想象,过去的历史即是过去,不让它打扰今天。

也因此,与乙的那段苦恋以及细节,她已经没有了观点。因为时间越久,她越发现,感情的事,三言两语很难讲清楚他和她之间究竟是谁对谁亏欠。时隔多年,其实都是忘记了的,他不过是一尾鱼,随意吐了个泡泡,她的心海就荡漾开来。而他又潜入海底。不言不语不作为,深深的潜入海底,连海都不晓得他是不是有眼泪。

尤其当她开始理解这个世界上所谓个人与个人,独立以及爱的关系,她更不曾再为他再失眠,只是偶遇他们共同拥有过的朋友,有人无意说起关于他的消息,她会心有波澜---虽然并不愿意面对这样的情况,让别人会暗自揣摩,事情过了这许久,她是否依旧心伤,或者她是否还挂念他。但她并不为此懊恼,就如同sammi回应“郑许复合恋”时发表的声明里有一句话:谁和谁曾一起过,总难免会成为彼此一辈子的话题牵扯。

她完全理解。

只是,在偶尔像翻看旧影片一样观摩自己的过往,或不堪的,或心花怒放的,或短暂而极致美的岁月,谁可以,一脸从容,无动于衷?

3

人往往是这样:因为有了温暖的生活,有些感受就不再重要,不是善忘,是习惯趋向幸福的本性。

与甲,没有反复沉沦的激烈的爱,但相安无事,她希望一辈子就这样了,安然的心拒绝因谁而起浪潮。闲暇的日子,她拼布做手工,种花养鱼,躺在阳光里读仓央江措的诗,小资且文艺的滋养内心。

她喜欢的男歌手,李宗盛,陈升,伍佰都是沧桑而伤感的男人,有浓厚的文艺气息,注重自我表达,有内容而又有主张,有情义而又有原则。尤其陈升,像一个顽皮又略带羞涩的小男孩,专注而深情,才华横溢且宽仁深厚,都是理想的爱情对象。

甲是性格火热的人,乐观但杂乱无章,热闹但毫无原则。而她完全不同,她安静,注重内心感受,完美主义并没有安全感。这样冰与火的两个人,开始觉得相处乏味并艰难,他认为常常面对一个冷漠的女人,即便多美,但若没有温暖的感觉即是可悲。很多时候,他兴高采烈的回家,看到她平静而没有表情的脸,就像跑完百米,汗流浃背时被泼了冷水一样;也有很多时候,他偷偷打量她看书时候安静的脸庞,内心五味乏陈---他更喜欢她能陪她看看电视,聊聊天;而她,更关注夫妻之间要的是依靠和内心的安稳。他并不一定深刻的懂得。

婚姻是一种关乎忠诚、信任和责任的契约。

与甲这十年八载的年月,让她看见曲折但可以幸福的未来。但这样一个浮华的世界里,生活被无限娱乐化,浮躁的人们在追逐的过程中逐渐忘却内心真正的需求,越是虚妄的、丑恶的却越是被追逐的。

记得有一次在办公室里,不知道怎么就闯进来一位老人,拖着大大的编织袋,本来也知道是比不上从店里买来的东西,但看老人的样子,还是有一丝悲悯。又尊严的接受施舍,于是掏钱买了,但到底是直接扔进了垃圾箱,不是真的挑剔,是隔着包装袋都可以闻到枣腐烂的味道,甜甜腻腻的味道。

原来善良无法换来尊重,给谁信任,都是会被辜负的。

他在一个party里遇见一个女孩,一见如故。渐渐不能自拔。他亦清楚,这样的人只是满足了婚姻里不被满足的热情,而她,是真心的与他过一生----虽然他不能忍受她的无动于衷。

但结局可想而知,她是无比聪明的人,早已察觉,却不动声色。直到某一日,那女子按捺不住,气焰嚣张的在q上挑衅她,而她,一脸平静的道歉---虽然她如此鄙夷这样的女人,但到底,她没有理由责备她,因为她笃定,婚姻不是一次艳遇即可撼动的。他亦承认,那女子,只是一个牺牲品。

事后她笑那个女子,如此轻信所谓爱情。而这种冒昧的挑衅,无趣横生,年轻的女子啊,别拿爱情拯救婚姻里的男人,他们早过了崇拜爱情的年龄,他们需要的仅仅是证明自己依旧有征服力,而你输了,便连同尊严都输掉。

她原谅了他,她其实把尊严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但有些代价,谁都付不起。何况她知道,一个人会犯什么样的错,是因为他渴望什么,而未被满足。

因为,他是她选择的,他的错,如同自己的错。

4

万芳唱得真好,也许有一天,我会谢谢你,让我看到残破的自己,而你也会感谢我对你短暂的死心塌地。

小左右 发表于 2010/11/1 17:14:29 评论:0

 

一、灯

文字所传达的,是一种精神和责任。她的这种感受越深,文字就越发少起来。

爱是一种能力,无论言语、眼神、拥抱、还是文字所表达,都该与爱有关。她很少看同龄人的日志,是因为她不用看也知道,他们大概与曾经的她一样有彷徨无助不知所措甚至自暴自弃危言耸听强说愁滋味若内心不够强大的人,看了,反而会牵强的映射自己内心的虚无,当真这个世界是没的期待和憧憬了。----不看也罢。

优秀的文字是一盏灯,可以照亮行路上的黑暗,让人勇敢面对真实的自己和内心的晦涩失败忧郁和忐忑,可现在有太多的琐碎的无聊的靡靡的小情调,纠结着呢喃着,绕指柔一样销蚀激情和斗志。于她这个年纪,那些小情趣,是可免了的。----不是不要情趣了,只是将视角上升到人文关怀而非以自我为中心的小宇宙……

这些,其实是他教给她的呢。不能不承认,爱情最大的功效在于让人成长,而不是幸福一生。

那个时候,无论是怎样的不愉悦,只要说给他听,她就很容易快乐起来。现在想想,他就像是她的一盏灯,虽只是蝇头光亮,却足以照亮她内心的柔软世界,让她拥有的爱、希望、温暖和力量。

 

二、火

早上起来上班,才知道昨晚落下了雨,是很小声的吧,她居然毫不知情,很少能睡得这样安稳。路边的速生杨和垂柳都萌出绿意了,但在这样凉薄的空气里,那绿有点茫然失措和不达意,仿佛在此时生机勃勃的绿起来是错了时候。地上湿漉漉的,穿高跟鞋一步步踏过去,发出柔软的声音,像是走在江南的小巷,满是小女子的柔情蜜意。空气很潮,氤氲着潮湿着似乎深林和沼泽的清晨。细细的雨丝扯也扯不清的,飘到脸上的感觉像是雾,却比雾通透清亮,又比大雨来的清爽,没有狼狈。

她后悔没有穿布鞋,这样的天气适合抒情又写意的漫步,如果旁边不是立交桥而是一个拐角的公园,如果在低头走的时候会不小心又一次撞到他的身上。

那一次遇到他也是这样的天气,也是这样的清晨,只是那个时候的她没有这样纠缠的心事。那个时候她还没有摘下黑边眼睛,还梳着长长的马尾,她还穿着白色帆布鞋,踮着脚尖左躲右闪的跳跃着,低头拣着干爽一点的路走。就不小心撞到迎面而来的他的身上,抬头说抱歉的时候,看到他满怀笑意的目光。

。。。。。。

可时光不会流转,走了的一定不会再来。

不能不说,遇到合适的人,就像遇到可以点燃自己的火种,无论多么潮湿都会燃烧起来,他就是她的火,跟他在一起,被他宠着哄着,手牵着,拥抱着,什么都不怕。

那个时候,她以为就算全世界放弃她,只要由他,她都不怕。

 

三、隔

其实思念汹涌而来,除了这样的一个天气,一直以来的孤单,还因为那天再收储旧物的时候看到一个小纸条,上面潦草的记了一个网购的用户名,竟然是他的名字和生日做密码,原来他曾经那么悄无声息的渗透进她的生活,无处不在。

难过的是,隔了这么久,生活依然会因为一个细小而微薄的线索,又成为一场再不能醒来的梦,这梦里到处是他的身影,他的笑。他依然鲜活的生动楚楚的晃动在她的每一个黎明。

这痛苦极了,原来这么多年,她一直都在等一个答案,等他责怪她的任性和刁蛮,等他再一次微笑着护拥着她,任她娇小的拳头砸在身上。等他宽容的忍耐着她,任她周折反复的自顾自的分开又和好,他都波澜不惊的,依然好好的对她。只是不知道他如何理解,因为从头到尾,他始终一言不发,任她走回来,又回到他身边。甚至再离开,他依旧一言不发。

只可惜遇到他,却是在自己少不经事的时候。

她想起他的味道,三年了,三年里她再找不到像他一样好的人。又一个微蓝的凌晨,她蜷缩在毛毯里委屈的不能自持,这个时候她才知道:爱情真的来过。她打开房间所有的灯,将所有跟他有关的东西收拾到一个背包里,预定了最早一班开往他居住小城的火车。这个清晨,她甚至来不及喝一杯水,简单梳洗就冲下楼去,去赴一场没有对象,没有约定,结局未知的约会。

这除了莫大的勇气,还有从未消失的隐忍的爱。

列车开动的那一刻,她心才砰砰跳起来,越是临近小城,越是紧张,她才想起来,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她不知道那个手机号码是不是还存在,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结婚生子,甚至,她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这个小城。

她还什么都不知道。

到站后,不多的旅客拥挤着急匆匆的下车,唯有她,漫无目的的缓缓的挪动脚步,肩上还背着那个装满往事和回忆的背包。

天还没有亮,她慢吞吞移步在站台上,这里有人张望着擦身而过的广告,有人幸福的低头微笑。只有她,心里涌动着那一种想见不能见的伤痛,让她对他的思念越来越浓。但隔了这么多个岁月,他还好吗?她还在他的心里吗?

其实是没有勇气见面的,只能短信给他:这里的火车站依旧,小的可怜。然后她买了回程的车票靠在等候区的一个座椅上,无聊的低头数满地的烟蒂。心想着,他会如何回复。

他是否还能从这样的行文里读到她?他是否还能习惯她言不由衷的表达与无处不在的悲悯情怀?

在等回复的这一段时间,分分秒秒都是孤独和寂寞。等了许久,短信响起来,他问:你是谁?

她尴尬极了,是已经遗忘还是刻意避让?都不得而知,她只是明白了:多情原来是多余。

她回复:抱歉,发错了,打扰。

却是片刻,就有信息进来:没关系,你保重。

有泪留下来,其实该预想这样的结局,她知一定是他,却不再是以前的他。

呵呵,是的,保重。

列车迅疾离开那座小城,她打开车窗,将背包丢了出去,再不要背在心里。从此此生,她再没有可能来到这里。

 

四、夜

再回到自己的城市,已是月华如水,她微缩着蜷在毛毯里,如此凉薄。

之前她常常说,此半生过去,如此如此等等的话。当即遭到闺蜜的哂笑:三十如何是半生,小荷才露尖尖角呢。她却一字一句的说:认识他耗尽我一生的情感,离开他,即是后半生的孤独。

从此再不要讲这样的话,纵使依旧难以忘怀他的笑他的好。

爱情有时候,是一个人的事,她爱上他,她离开他,她怀念他,她寻找他。。。。。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在爱情里来来往往。

虽然偶尔在夜里,她还会梦到他,还会哭泣着醒来,但她再不会冒昧却打扰他。

 

五、凉

是不是早就该看透命运的玄妙?是不是太晚觉悟,真正知晓后却无处可逃?是不是她一直盼望缘分却又不相信缘分的必要?

其实无论是真的遗忘还是有意避让,他都在用一种默然的态度呈现这样一个结局。而她,也只能是默念那一句:心事连广宇,灯火隔夜凉。

纵使这是天大的遗憾,她也只能抒情又写意安慰自己。

小左右 发表于 2010/6/25 16:59:51 评论:3
  下一页 尾页 (本页为第 1 页 共76页)